解脱困惑 走正修炼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二岁,是一九九七年初得法的老学员。得法初期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真谛和做人的道理,从而使我在灵魂深处就坚定了一修到底的决心和信念。“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破坏大法,残酷打压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也曾去过省政府上访,也曾几次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也曾遭到中共邪党五次绑架和三次非法拘留迫害,对于邪恶的迫害也从来没有动摇过自己坚修大法的信念。师父对大法弟子要求的三件事,虽然和那些精進的同修不能比,可是也觉的法也在天天学,天天背,炼功发正念也不间断,讲真相救度众生也挺用心。满足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状态,修炼中低标准要求自己,致使在过心性关的问题上还在常人的层次中徘徊,不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有时还不如一个常人。

从得法至今已过了十三个年头了,按理说自己应该修的很不错了,可是按照大法要求标准差距太大了,特别是在过心性关时总是没能过好,大多表现在我和老伴(同修)之间,主要表现,一是:听不得不同意见,我行我素、独断专行。在证实法的事情上,我们俩人意见有时发生分歧,不能相互配合,协调不到一起,强调自我。比如二零零零年底去北京证实法,老伴也同意一同前往,但她担心不知这一去得多长时间能回来,更不知能否顺利返回,要把家中的事情安排一下,过些日子再去,由于我对时间的执著,坚决不同意,自认为她在拖我的后腿,因此我们之间产生了矛盾,谁也不能走了,怎么办?情急之下,强烈的执著心使自己失去理智,走向极端,采取逃避矛盾,独闯单行,不辞而别。老伴和家人见我失踪,去向不明,尤其是在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最疯狂、最严酷的日子里,他们都急的团团转,给老伴和家人在精神上造成极度恐慌和心灵上的伤害,在北京遭邪党人员绑架,拘留后回家中还是逃避不了,要过一次大的心性关,可自己总是不能向内找,认为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做的没有错,我做事别人不能干扰。正象师父所说的:“我要怎么样学好法,我怎么样为大法做工作,我怎么样能够提高,我怎么样能够做的更好;总感觉是在学大法,而不是身在大法当中的一员。”(《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这是师父把我为私、为我的执著讲的淋漓尽致。

二是:不叫人说,一说就炸,老伴出于对我的人身安全着想,每逢我出去做事,都要问这问那,叮嘱要早点回来,有时出去时间长了,或中途又去了什么地方,拖长了时间,回来后免不了要多问几句,然后就过不去了,有时可能是帮我过心性关,对我说一些很难听的话、或无中生有刺激心灵的话。我这个人,生来就忌讳别人说自己不实之词,越不愿意听,她却偏偏要那样说,自己感到委屈、冤枉,一听就炸,于是就用最伤感情、绝情绝意的、非常狠毒的话進行反击。认为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不赌、不嫖、不乱花钱,你不应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有时矛盾激化了,我就逃避,带上随身所用衣物、大法书籍到大儿子家或乡下去住,出走时如果老伴上前阻拦拉扯,有时还失去理智的对老伴拳脚相加,大打出手,给老伴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儿女们因此对我极大的不满,做出常人都做不出来的恶行,更谈不上师尊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你也在常人中,你就得听那些不好听的,你就得能听那些不好听的,(鼓掌)否则这个最基本的修炼问题你都没解决,自己还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讲的这段法也曾学过多次,可一接触实际,就把自己当成常人了,自己真是明知故犯,有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甚至给大法抹黑,因此,在本文开头用老学员自称。

师父的《曼哈顿讲法》,我每学一遍都有新的收获。当我拜读第四遍时,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两行痛悔的泪流了下来,深切的感到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和为了弟子的提高用心良苦。同时也感到对不起风雨同舟、坎坎坷坷共同生活四十多年的结发之妻。想至此处,我走向师父的法像前,双腿跪下向师父说:“弟子错了,没有听师父的话,从今以后一定按大法标准归正自己”。

师父的话使自己感到如梦初醒,原来自己有错不能叫人说,一说就炸,除了自己心性的问题,还有另外空间物质生成的因素。现在师父把另外空间那个实质的东西给我们摘掉了,真实感到如释重负,顿感轻松。打开困惑自己多年的心结,解除了对老伴的误解,发自内心的感到对不起她,几十年来老伴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特别在邪恶对我几次绑架、非法拘留、迫害期间,为了营救我而苦苦奔波。虽然她对我说过一些难听的话,冤枉过我,也可能正如师父说的“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曼哈顿讲法》),师父明确把自己说成矛盾的对方,看弟子还能不能悟,还用什么心态对待矛盾,作为师父的弟子,总不能对师父恶语中伤大逆不道吧。矛盾产生了,采取什么方式解决矛盾,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心性问题了,而是尊师敬法的极其严肃的问题。法理清晰了,观念转变了,于是我诚恳的向老伴赔礼道歉说:“过去我们之间的争吵,都是我的错,对你说过一些不中听、伤感情的话,还打过你,我错了,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大法弟子,从今以后我一定要改。”老伴看我能向内找自己了,她对我的态度也转变了,对我说:“你扯回头了,真能改就行了,我也是脾气不好,我也得改”。我们夫妻之间长期困惑的矛盾,通过共同学法在师父的感召下烟消云散了,我们又愉快的,齐心协力的投身于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

“重锤之下知精進 法鼓敲醒迷中人”(《洪吟二》〈鼓楼〉)。师父把另外空间实质的东西摘掉了,但是后天形成的观念、习惯、脾气、秉性、个性还如影随形,那今后就一定要做到“时时修心性”(《洪吟》〈真修〉),真正的用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责任,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