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形势变好时注意修去欢喜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西班牙和阿根廷法庭裁决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有罪的消息相继传来后,同修都很振奋,觉的这是讲真相救人的好消息、好契机,同时也感到救人的紧迫。晚上我炼静功时,脑海中反映出两句诗,于是就顺着想下去,拟成一首十行诗。第二天又修改了一下,就发给大法弟子办的网站了。

发出的第二天,我就上网查看,没发表,立即向内找,一下就发现了明显的显示心和证实自己的心:稿子一发出,心里就乐滋滋的,想着同修们看到后,会怎样怎样夸奖自己,多肮脏的一颗心哪!

我从没写过诗,这次写的也并不很艰难,自己也挺满意。这都是大法赋予的智慧,是叫自己用来证实法的,而自己却用它来证实自己。且不说诗歌本身有无问题,就只这颗人心掺杂其中,发出去都是对同修的污染,加强他们的执着。这时我打心里感谢编辑同修,是他们的正念帮助我发现了这颗肮脏的心,及时去掉它。

再继续向内找,发现诗歌内容本身也不在法上。从始至终都带有一种喜庆的气氛,好象常人打了大胜仗庆祝最后胜利似的。自己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种把惩办元凶当成了目地的潜在意识,而且心被常人社会的形势变化带动的近乎欣喜若狂,欢喜心全出来了。这哪里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啊,完全不在法上。这样的诗,又哪里配在纯净而神圣的大法网站上发表呢。

就在这时,一位同事来访。以前我和家人同修曾多次给她讲过真相,她很认同,也已经退出邪党。可这次当我们把江罗被下了国际逮捕令的消息告诉她时,她马上激烈反驳,好象逮捕令是我们下的似的。她的一反常态很令我们意外,向内找,发现还是欢喜心没去彻底,更没有考虑到常人的心理与接受能力,讲真相切入方法不妥当,结果欢喜心被魔利用,应有的效果没达到,反而把她推了一把。

过了两天,又一位同事来访。以前也几次给她讲了真相,她对大法很能认同,也炼功,但对邪党感情较深,不退邪党,属于极左的一类人。当我们同样把江罗被下了国际逮捕令的消息告诉她时,她很吃惊,仔细看了好几份传单后,只是用协商的口气问能不能采用折中的办法,给邪党一个台阶下。虽然她依然没有同意退党,但看得出对她内心的震撼是很大的,临走特意要了她上次没拿的神韵光盘,还感谢说对她启发很大。

两位同事的反应都一反常态:估计很容易接受真相的,结果简直针插不進,水泼不入;估计很难接受的同事,不但接受了真相,还感谢对她的启发很大。这又一次引起我们的深思:为什么两次讲真相效果差异这么大?向内找,是不是还有自己没意识到的心性问题?

两天后,读了《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忽然意识到问题就出在我们太看重、太依赖于常人社会的形势变化了。

救人靠的是大法,靠的是大法弟子从法中修出的慈悲与正念,常人社会的任何形势变化凡是有利于证实法的都可以为我们所用,但它只是辅助。而我们却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易觉察的潜在意识,认为人们一听到江罗被下了国际逮捕令就会认清并脱离邪党,无形中把世人得救的希望寄托在常人社会的变化上了,加上太重的欢喜心。带着如此严重脱离法的人心,怎么能救得了人呢?难怪已经接受了真相的常人竟一反常态。当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人心,去掉它,归正到法上来之后,本来很难接受真相的常人也一反常态,很容易的就明白了真相。

上述的一系列事情使我们更加的深刻体悟到:我们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心促成的,更加坚信师父说的“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曼哈顿讲法》)。

让我们时刻保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的正念,更多更快更有效的救度世人,完成我们的史前洪愿。

另外也想借此告诉有条件的同修:拿起笔来,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写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发表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性的提高。发表了是交流,利于共同提高;不发表是提醒,是点化,利于及时发现人心更快的提高。三件事只有在做的过程中才能及早暴露出心性上的问题,从而去掉它更快的提高上来。师父在等着我们快点成熟,我们绝不能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与期待。

一点体悟,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