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信仰真善忍 一家四人遭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牡丹江报道)六十多岁的王爱芳,家住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牡丹江农垦分局八五一一农场。从二零零二年起,王爱芳和其女儿、儿子及媳妇,就不断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并遭残酷的肉体迫害

光天化日在集市上遭绑架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牡丹江农垦分局八五一一农场龙头镇派出所警察郑连冲,以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六十多岁的王爱芳从镇集贸市场上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数小时后,郑连冲伙同公安局的陈向军等人,闯到王爱芳儿子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柜,在什么都没有翻到的情况下,又把王爱芳的儿子刘启良和儿媳张秀英绑架到公安局;然后这帮恶警又闯到王爱芳的女儿刘桂华家,同样一通乱翻,也没有翻到一点东西,于是郑连冲把自己的同学刘桂华也绑架到公安局。

由于警察在刘家没有翻到任何东西,于是把从刘桂华家搜到的一个小背包,作为散发资料的证据,又从别处拿来一些塑料袋和书,再加上刘启良家的四轮车,经过一番拍照,说是从刘家翻到的东西,作为所谓证据上报到公安局。

在这期间,派出所和公安局的警察欺骗王爱芳说:“你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随便说点什么,我们就放你回家了。”老人义正词严地说:“你们无故把我们娘四个抓到这来,我们犯了什么法?”这警察一看这诱供,欺骗不好使,就强行把他们捏造的东西上交给检察院,检察院又把这所谓的材料起诉到法院。

法院非法开庭,检察院的代公诉人张波当时就破口大骂,认为老太太没有按他们的计划说和做。四位被害人要求把事情说清楚,却都被法官打断,不许陈述事实经过,最后草草结束。

就在四位大法学员要走出法庭时,公诉人和法官们就开始互相埋怨,法官说公诉人:“你们干的啥事,事情弄得不清楚,就催我们开庭,结果人家问你们啥,你们还答不上来,没有证据,整那些玩艺儿还叫人家看漏了,人家一说,你还当庭骂人,叫人抓住把柄了,叫我们怎么说?”公诉人则狡辩:“你们应当按咱们商量好了的说。”这些话都被四位大法学员听见,法警见之吆喝:“快走,听什么!”

后牡丹江农管局法庭在没有任何证据、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强行把刘家四人分别非法判三至四年有期徒刑。

四位大法学员提出上诉,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院来人核实,知道证据和证词都是公安人员捏造的,就不再追问事实了。但是她们说:“知道你们现在这个事是冤枉了,不过冤枉你们就冤枉到底吧,除非你们法轮功修改法律。”说完扭头就走了。于是王爱芳一家四口人被分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和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王爱芳狱中遭迫害真相

王爱芳,女,今年约七十岁,八五一一农场家属。王爱芳曾一身多病,冠心病、肺病、有时犯病全身无力痛苦的生不如死,严重的心脏病脑供血不足,使她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在她绝望之际有人告诉她法轮大法的美好,老人被病痛折磨了大半生,一听到大法就觉得有了生活下去的希望。一九九八年得法后一身疾病不治而愈。为了感谢法轮大法的恩德,为了让更多的人脱离病魔,她把大法的福音传给了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然而这样的好人竟遭非法绑架。

王爱芳被绑架、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这位老人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和在押犯人关系都处的很好。但是有一些刑事犯人受监狱的指使和利用,不断地迫害大法学员,二零零三年四、五月间有一位姓黄的法轮功学员被恶人诬告,被警察迫害。学员四十多人实在忍无可忍,不让狱警把人抓走毒打,狱警一开始来了三十多人要强行把黄姓学员带走,大法学员们手挽手拦住警察不许打人。但狱警用电棍警棍乱打阻拦她们的大法学员,有些人头上脸上被打得鲜血直流,最后还是被强行拖出去遭毒打,然后狱警回来问:“谁还有话敢说?”王爱芳老人举手说:“我还有话要说!”狱警把老人拖出后踢了几脚,事隔不久狱警把老人分到八监区继续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一天晚上下半夜老人上厕所看到走廊里躺着一片大法学员,个个身上都戴着手铐或脚镣,就问值班的犯人:“这是怎么了?你赶快把她们放了,这多难受,这大冷天的把人冻死了!”值班的犯人不敢放,叫老太太去找狱警,结果狱警来了问老人家:“你干什么呢?”老人说:“你赶快把这些人都放了,这大冷天的躺在水泥地上冻死了,我看着难受,”狱警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后来又把老人调到老年班,第二天老人看到一个叫肖玉芬的大法学员被毒打(后被迫害致死)老人手指打人的狱警李晓英说:“你怎么打人哪?”李晓英听后又打了肖玉芬几个嘴巴。老人说:“你怎么还打呀!”李晓英叫犯人把老人拖出去,鞋扔了,站在水泥地上反绑双手站了一天。

二零零三年夏末。老人的二儿子去监狱看望苦难中的母亲,监狱不让接见,他找王副监狱长。王监狱长说:“炼法轮功的不‘转化’不让见”。其儿子说:“你们墙上写的是一个月接见一次,我半年才来一次,你们也不遵守监规呀”。王说:“不行见就是不行见”。其儿子就说:“你们监狱挺黑呀,把人整死了都不能见一面,要不为啥不让见”。这王头目一听气坏了:“让你见,让你见”。狱警问:“怎么让见了呢?”这王头目说:“不让见不行了,你没看都急眼了吗。”

领着接见的狱警问其儿子:“要和餐吗(就是在一起吃饭)”其儿子不知监狱的黑暗,同意了,交了一百三十多元钱买了四盒小菜(即市场上五元钱的盒饭)然后狱警让其母口喊报告词进屋才能吃饭。老人家便说:“报告犯人,我要和儿子接见”。这狱警一听,这不是把我叫成犯人了吗,气得拉住老人就走,老人不干说:“不是你叫我这么说的吗?你怎么不让我吃饭呢?”其儿子也说:“姐妹你也有父母,别这样,她说不好你别生气。”怎么说都不行,最后还是被硬拉走了。钱交了饭没吃成,狱警又不给退钱。老人的儿子临走说了一句话:“我记住你的警号了,我到司法局告你去!”这女警害怕了,无奈用四个塑料盒装了几样菜给老人送去了。

张秀英狱中被迫害真相

张秀英,女,今年约四十五岁,小学文化,八五一一农场二十四连农工刘启良之妻。张秀英因看到婆母王爱芳修炼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也加入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

张秀英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绑架、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哈市女监集训队,遭受了毒打,一次被恶徒打的眼睛青肿,一个月后才消。

张秀英后被非法关押到五监区,遭狱警指使的刑事犯打骂、折磨,被逼码小凳、挨冻、不让睡觉。一次,恶警用电棍毒打大法学员们,并连续两天强行拖出去挨冻。

哈尔滨大法学员赵亚伦被冻了一天后,晚上几个刑事犯还把她衣服扒光,埋在雪地里很长时间。当时那些看守大法学员的狱警怀里抱着取暖器具,有的手、脸还都被冻起泡,而被恶徒冰冻迫害的大法学员一个冻坏的也没有。善恶有报的天理是谁都不得不承认的。

一次下半夜,张秀英被允许进屋睡觉时,一有良心的“包夹”犯人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冻的冰凉的双脚取暖。张秀英慈悲的对那包夹说:“谢谢你,不用这样,我没事的。”那包夹说什么也不干,一边哭泣,一边说:“冻坏了,冻坏了。”后来在大法的感召下,这个“包夹”犯人也走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

连续两天的冰冻迫害,大法学员们拒不配合邪恶命令,不出去,但是监狱出动了六、七十人,强行往外拖人,大法学员们都不出去,有一个狱警拿起一个塑料凳把大法学员马爱乔的头一下打了一个大三角口子,鲜血立即流满全身,有的大法学员上前阻止狱警行恶,结果狱警蜂拥而上,用电棍、警棍、塑料软管一齐暴打大法学员,大法学员们被打的满身满脸是血,被拖出监舍外挨冻,连续六、七天才结束。

在遭受了三年的残酷迫害后,张秀英和婆母王爱芳才出狱回家。

刘启良,男,今年四十五岁,八五一一农场二十四队农工。刘启良得法后做事处处都能为别人着想,邻里之间关系和睦,就是这样的好人,二零零二年四月一天正在家里修车,无缘无故就被八五一一龙头镇派出所的片警郑连冲、陈向军等绑架,陈向军在把刘启良绑架到龙头派出所后,所长李宝军等和刘启良认识的人都躲出去了,让宝清派出所三个人把刘启良毒打一顿。然后把他拉到农场公安分局非法审问。之后,刘启良被当地公检法非法判刑四年。

的刘启良饱受四年冤狱迫害后于二零零六年出狱。

刘桂华遭受的迫害真相

刘桂华,八五一一农场二十四连农工。刘桂华因从小在农村长大,在长期的农业生产中累得一身病,坐骨神经痛更是她难以忍受的病痛,有时真的是痛不欲生。

一九九七年初,刘桂华去一亲属家,看到火炕上一本《转法轮》,书皮很好看,顺手拿起来看了看,觉得书中说的道理很好,从此她走上了修炼的路。她明白了如何做人,她的病也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刘桂华屡遭邪党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刘桂华进京说公道话,被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毒打,因中共的连坐的邪恶政策,八五一一农场书记李利和公安局的赵丹亲自坐飞机把她从北京带回原籍,并强行逼其亲属拿出所有费用。包括他们游玩,逛商店、下舞厅、就连手纸钱都由她的亲属出,共计五千元。没开收据,只是写了一张进京费用表,签字的是赵舟。刘桂华所在连队书记王立田以找回刘桂华为名骗取刘桂华亲属七百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下旬,负责监视刘家人的农场员工张荣景(现搬至宝清县)看见刘桂华在家看书,便报告了八五一一农场公安分局的郑连冲,(郑和刘桂华是同学)郑连冲和赵舟等人连夜开着警车闯到刘桂华家非法抄家,刘的丈夫不让翻。郑连冲等恶警就将刘夫妇强行绑架到八五一一公安局,关进看守所,并指使在押犯人迫害他。刘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患有癫痫病,恶徒借口他是装的,更狠毒的打他,经过四十多天后才放他。而把刘桂华关押了九十多天。

邪恶的万家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因有同修被绑架而受牵连的刘桂华再次被陈向军、赵舟等绑架进看守所。陈向军、刘利等人以同修的一份询问笔录作为迫害她的证据,强行把她劫持到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刘桂华同许多大法学员遭到难以想象的残酷迫害:打骂、人身侮辱、码小凳、不让睡觉,这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恶警为了“转化”刘桂华,曾经把她的两手捆绑起来,倒吊在柱子上,一吊就是两天两夜,连大小便也不放下,要拉裤子里,就将脏裤子脱下包在她的嘴上,还用胶布将嘴封住窒息她。刘桂华曾绝食三十天反迫害,恶警就用暴力灌食迫害她,用胶管往食道乱插,弄得疼痛难忍,不让灌就毒打,打得她全身都是伤。平时经常不让睡觉,夏天站在太阳下曝晒,冬天光脚站在地上。

一次,狱警们围着打一个不肯灌食的老年大法学员,刘桂华大喊一声:“不许打人”那些恶警们一愣神的功夫,已经绝食十多天的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抱起老太太往外跑。那些愣神的狱警们明白过来了,蜂拥而上,医院的院长照她脸上打了一拳,立时鼻口出血,又一脚把她踢倒,直到打得她昏迷不醒,三天没有知觉。这类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直至二零零一年末,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了一年痛苦的刘桂华才被放回家。

再度入狱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刘桂华与母亲、哥嫂又一次被绑架,在那暗无天日的恶党统治下的社会,无处伸冤,她又一次受到了共产党的迫害,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被管局法院判刑四年,关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不想,她刚迈进监狱的大门就被狱警毒打一顿,原因是她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经历集训队邪恶迫害,刘桂华后来又被关到五监区。

刘桂华不承认自己是犯罪,所以不报数,不穿囚服,狱警就叫包夹她的犯人毒打她,用电棍电她、冻她七天。刘桂华为制止这些邪恶的迫害要求找狱长谈话,揭露狱警们的罪恶,没得到允许。后来狱警再打她,她把电棍抢下来扔了,一群武警上来,要往死里打她,副大队长陶淑平说:“别动她,一会她还有用。”然后对她说:“你不是要找狱长谈话吗?让她们领你去。”结果刘桂华被她们关进小号,推到小号里说:“你不要找狱长谈话吗?在这谈吧。”恶警端来一盆凉水放在露天的小号里的水泥地上,然后扒去她的衣服裤子、鞋袜,套上一肥大囚服,双手被铐在铁栏杆上,不许她上厕所,每天只给一小碗玉米粥,不吃饭就用开口器把嘴支上,插胃管强行灌食,折磨了二十几天后才放她出小号。

从小号出来,五监区副大队长陶淑平又把她用手铐铐在监舍床头上,早上五点一直到半夜十二点,才让睡觉,每天给两个馒头,二十多天后要过年了才放开手铐,这时的刘桂华已经是骨瘦如柴了。

过了年,刘桂华的二哥从家乡来看她,副大队长陶淑平按监规让见了,但接见后,陶淑平和狱警李某找刘桂华谈话。刘桂华认为自己不是犯人,不说自认犯人的报告词,也不进屋,陶和李在屋里等了很长时间,一看她还是不说报告词,开门就在大厅里把她一顿毒打,刘桂华的脸打青了,眼睛打肿了,很多人实在看不下去,都敢怒而不敢言,打完后陶说:“这回也让你接见了,你也应该服从我们的管理了,你还不领情,太不象话了。”。刘桂华说:“让接见是法律上明文规定的,不让接见是你们在违法。”

狱中这种迫害的事情太多了,一直延续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她出狱为止。

兄妹俩讲真相再遭绑架

刘启良、刘桂华出狱后以卖对联为生,过程中,他们把自己几年来遭受的迫害真相告诉还有一点善念的人们。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刘启良又被八五一一农场二十四连长陈志友的叔叔陈忠运恶告给陈志友,陈志友虽然是刘启良的同学,但为了个人自身利益,给公安局的陈向军打电话恶告刘启良。

一月二十五日晚,八五一一农场公安局、治安股股长“六一零”头目陈向军及王剑辉、李兵、司机王某等人,在陈志友的带领下,闯进刘启良家非法搜查、抄家,陈向军还拿出一张空白搜查证,添上一个破坏法律实施的莫须有的罪名,然后把刘启良双手铐上,拽出大门,开始殴打。

五天后,陈向军拿着三张拘留证,强迫刘家签字。刘家拒签,陈向军自己就把家属的名字签上。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刘桂华到龙头镇卖对联,讲真相,也遭人恶意告发,被宝清县龙头镇派出所副所长郭连海绑架。

后刘启良兄妹与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劫持到密山市连珠山镇农管局看守所。

后她和哥哥及另两位大法学员一齐被恶警绑架到农管局看守所,恶警然后又拼凑了一些所谓的材料,农垦法院从四月至五月八日先后三次对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都因证据不实、事实不清中宣布休庭。五月十二日,农垦法院秘密开庭宣布,非法判刘家兄妹四年徒刑,另两位法轮功学员三年徒刑。四名大法学员提出上诉。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牡丹江农垦总局中级法院在上级压力下,无视事实及律师的有力辩护,硬是维持一审判决。

法院人员还无耻地说:“知道你们现在这个事是冤枉了,不过冤枉你们就冤枉到底吧,除非你们法轮功修改法律。”

刘桂华在农垦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被迫害致病,被看守所送到管局中心医院外科,被诊断为液气胸,医生认为有生命危险,要求家属办理保外就医,家属找到国保大队要求保外就医,警察一边欺骗刘桂华签字同意出院后果自负,一边背地里与监狱联系,骗取刘桂华勉强吃了几口饭,然后把四名大法学员分别劫持到牡丹江监监狱和哈尔滨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哈尔滨女子监狱查出刘桂华病重不收,农垦看守所长王平一看各处都不收,最后将刘桂华弄到哈尔滨监狱中心医院,哈监中心医院说“没有生命危险”。哈尔滨女子监狱只好留下刘桂华,但很快就下病危通知书,当时刘桂华吃饭就吐,被诊断心脏移位、肺器官失去功能。监狱逼家属交医疗费,家属拒绝,并要求马上保外就医,监狱只好同意保外就医。

由于多年来被恶党残酷迫害,刘桂华的身体器官功能严重失调,加上生活困难,至今她的身体未能恢复。据了解,刘桂华目前身体极度虚弱,不能干活,肺部疼痛。

希望那些迫害过她的人能良心发现,不要再骚扰她,帮助她度过难关。在这里我替她谢谢所有关心过她的人。

直接迫害责任人:
电话区号为(0467)
陈向军:(宅)5085857 手机:13199425068
李斌:(办)5085211
李伟:5086507
赵舟:5185986
八五一一公安局值班室:5085239
公安局长:5085220
教导员:5085940
农场书记:5085203
牡丹江管局公安局长辛连军(宅)5061818 (办)5062508
副局国振福:5062038 5062011
国保大队长刘利:(办)5060395 5062319 手机:1594667649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