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郭文燕和家人的苦难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宁夏报道)宁夏大法弟子郭文燕和家人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被单位开除失业,派出所、单位保卫科的隔三差五还到家骚扰、绑架、抢劫;第二个孩子被强制打胎,出生时被中共邪党恶人活活害死了;曾经是警察的丈夫在一次次的迫害下一度精神失常。

下面是郭文燕诉述一家人遭受的迫害经历。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喜得大法的,身心受益。正当我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之中时,大法遭恶人诬陷,师父被诽谤。七月二十日当晚我去了学法点,在学法点和其他五个同修一起交流。突然一阵敲门声,我们打开门一看是银川市西花园派出所的警察,他们身上还带着酒气。他们把屋子搜了一遍,把我们六人带上警车,拉到派出所。有个警察审问我,我对这个警察说:我学法轮功后思想变好了,爱帮助别人了,法轮功让我们做好人。这个警察让我走了。但我的身上当时背着一包的大法书和炼功带被他们抄走了。

抱着善良的愿望,我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到北京,想找有关部门说句真话。我住在北京的一个旅馆里被北京一个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当地的一个派出所(名字忘记了),这里被非法抓进来的大法弟子有近三十人。警察将这些人分别关在不同的房子,一一审问,谁不回答他们就打。有俩警察开始审问我了,我不说话,其中一个小警察竟然用香烟蘸上芥末油往我的眼睛、鼻子里撒。我一点也不害怕,芥末油在我的眼睛、鼻子里就一点也不呛不辣。他一看不管用,也不洒了。这个流氓警察还想把我带出去侮辱,我义正词严的告诉他:我干什么违法的事了?我就来说句真话,法轮功是好的。你头戴国徽,人民警察为人民,你想干什么!他吓的走了,再也没进来。后来我们被送到宁夏驻京办。他们通知了宁夏公安部门,由宁夏银川市的警察把我们抓回来送到新城公安分局,又被送到银川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银川市新城公安分局的警察姜波,还有一个姓郭的,到我当时的单位银川供电局电力设备厂把我绑架到分局,又去我的宿舍抄家。尽管什么也没搜到,他们还是恶毒的把我关到银川拘留所十天。我回家后就和我哥找了单位的主任,主任说我干活好。这样我还是回单位上班了。可是干了一个月左右,公安分局的警察非法给单位领导施加压力,厂长吓的就不让我上班了。

零一年四月我与同修王建华结婚。我丈夫原来是银川巡警队的一名警察。七二零以后单位逼迫他写保证书,要保证不炼功。他坚决不写,就被单位开除了。后来在银川啤酒厂找到了第二份工作。七月二十日半夜零点左右,我丈夫上夜班。银川市金凤区铁东派出所的几个警察跑到我丈夫的单位(银川啤酒厂)将他强行绑架,让他在不去北京的保证书上签字。还将我丈夫押到我家门口逼迫我丈夫开门,我丈夫不开,他们就抢了我丈夫的钥匙开门。我在家中一听好象门口有好多人,就把门反锁了。那些警察在门口嚷嚷说要找撬锁的人。因时间太晚了,找不上撬锁的人,他们才悻悻走了。他们走后不久,我丈夫就回来了,说邪恶逼迫我也签字。为了躲避邪恶的迫害,我们一起离开了家,去外面住了大概一个多月的日子。我丈夫一个多月没上班,派出所、单位保卫科的隔三差五还到我婆婆家非法骚扰。

八月份的一天晚上,我们回到家住。没想到第二天早上门口就来了三十多个人,有银川市公安局、新城公安分局的警察、银川啤酒厂保卫科的,还有铁东派出所的恶警万举才、利东国,还有居委会的。这些人到门口就使劲砸门,我们坚决不开。他们就找开锁的人来强行将我家的门撬开,进门后象土匪一样东翻西翻。最后抢走了两本《转法轮》、两本《明慧周刊》。我们俩也被绑架到新城公安分局。邪恶强行绑架我们时,我丈夫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

到新城公安分局后,我们俩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审问了两天两夜我们啥也不说。后来银川市公安局的恶警李存带了几个警察到关我的屋子,扔下一根细长绳说,不说就把她吊到门框上抽筋扒皮等等。一个女警察大概四五十岁,开始非法审问我。我啥也不说。这个恶警就用苍蝇拍打我的胳膊。我哭着说:我们都是做好人的,你打我干什么?那时已经晚上了。我丈夫在旁边房子听见了我的哭声,担心他们折磨我。由于怕心,学法不深和其它执著心就把同修给说了出来。我和丈夫至今还为犯了这样的大罪而难过遗憾。丈夫经不住邪恶的迫害出现了病业状态被送往医院抢救,他悔恨的说自己出卖了同修,是遭了报应了。后来家里人去把我们要了回来。

回家后,我家楼上的人每天几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砸楼板。他们扔东西、砸玻璃瓶,每天每时我们都生活在惊恐之中。那时我还怀着孩子。不管我俩走到哪,警察、居委会的人立刻就知道了。而且他们过几天来就来砸门。那时恶警非法抄家成了家常便饭。我们就这样被监视住所迫害了一年多。

有一天居委会的一个姓楼的女的又来砸门。我们不开,她也不走。大概砸了半小时左右,我就把门开开问:有啥事?她说要送我一张报纸和一本优生优育的书。我也没多想就拿过来了。我丈夫不让我翻看,说他先看看。结果到晚上他就开始发高烧。浑身滚烫疼痛。整整三天三夜后才好了。他原先在公安的巡警大队上班。第二份工作就是在银川啤酒厂。这次因为这三天没去,工厂要病假条、病历,工厂就以这个为由不让上班了。

我在零二年五月生了头一个孩子。零三年我又怀孕了。我们夫妻俩就回老家陕西,想在那边把第二个孩子生下来。我们回老家租了亲戚家的房子,丈夫在那找了一个工作。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宁夏铁东派出所的恶警万举才跑到我老公公的单位追问我们的下落!最后在邪恶的多次逼迫压力下,老公公说出了我们的去向。铁东派出所的恶警用传真机将我俩的照片传到了陕西省靖边县公安局。靖边县公安局的恶警高某某伙同另一警察到我们住的地方非法抄家,并将我们再次绑架。问了我们一些问题,后来还逼迫我的亲戚(房东)每天及时给他们汇报我们的情况。不久宁夏的警察好几个人开车到靖边去把我丈夫绑架到一个屋子审问了好长时间才放出来。靖边县的公安恶警高某某逼迫我们回银川,不让我们在那里呆了。我们做大巴士回来,到银川南门汽车站售票员不让我们下车,说必须把我们交给警察。不一阵银川铁东派出所的万举才等几个警察开车把我们送回到婆婆家。我当时穿的衣服宽松,恶人没发现我怀孕。

因我们回老家时房子租出去了,我们回来和婆婆一起住。家里人多屋子小。有一次就为这发生矛盾了。为了躲避矛盾,我们夫妻俩就出去在街上转。在街上走着走着发现铁东派出所的恶警万举才在后面跟踪呢!这个恶警发现我怀孕了,打电话叫来一辆警车,把我们拉上车送回家。随后家里来了二三十人。有派出所的、居委会的、办事处的。这伙恶人当时就把我送到东门计划生育医院(专门打胎的医院)强行把我的孩子打掉了。还强迫我家人签字。这个孩子快七个月了,刚生下来还活着,还哭呢,是个女孩。我婆婆说还活着呢!我们抱回去。医生听了就使劲掐孩子的脖子,一阵就没有声音了。就这样我的第二个孩子被这伙恶人活活害死了。

我和丈夫从老家被绑架后,丈夫的第三个工作失去了,紧接着孩子也被恶人害死了,他承受不住这一次次的迫害,有一天竟然神志不清了,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就象傻了一样,躺在床上拉、床上尿,就这样躺了大约半年时间!在他神志不清这段时间,我们在他身边放师父的讲法磁带,昼夜不停的放给他听。零五年五月十三日那天,他清醒了,开始说话了,又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我们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把他救了回来。

我家婆婆和小叔子也是大法弟子。我们本来有一个祥和幸福的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恶警经常抄家、逼迫签字、绑架、骚扰、非法关押,每个人都遭受了迫害。老婆婆被绑架四次,小叔子也被绑架过。我老公公承受不住亲人多次被绑架遭迫害的压力,零六年含冤离世,年仅53岁。

因我文化程度有限,我和家人受过的迫害还有许多没有写出来。尽管我和家人多次遭受迫害,在此我还是想奉劝那些至今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宪法也规定了“信仰自由”,践踏法律,迫害好人的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