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口腹之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古人说:“食色,性也”,也就是说,口腹之欲、色欲是与生俱来的。作为一个常人是如此,但作为一个修炼人则是强大的执著。在修炼过程中,是必须要放淡,最后放的下的。

师父在讲法中也多次讲到断口味执著。“食而不味 口断执著”(《洪吟》〈道中〉)。《转法轮》〈吃肉问题〉一节中也专门讲了放下对肉、酒、烟的执著。

本文主要结合我的修炼经历,谈一下对断口腹之欲的认识。

我自认为是一个口味执著不强的人。在“吃”的问题上不太讲究,不特别挑食物,胃口好,什么都能吃。但在什么都会吃中,就掩盖着对食物的执著。女儿经常说我:吃的太多了,太胖了。长期以来也没在意,认为我也没吃多少,近1.6米的个子,120多斤,也不算太胖。最近在吃的问题上,接连出现的几件事情,我悟到是师父在点悟我该提高层次了,是断口腹之欲的时候了。

我家邻近湖泊,亲友中有不少养鱼的。节日时,送些鱼来。我没杀鱼,都是先生杀。前几天烹鱼时,一条鱼尽管被开膛剖肚,还未下锅,到烹调时,鱼腮还在一张一合的,心中有所不忍,还是烹制了。到吃时,我喉咙被鱼刺卡住,卡出血,吞不下吐不出,用尽人的办法,也没用。先生说到医院想办法,我想,鲫鱼刺很小,到医院也看不到,就没去。我知道是家中杀生吃鱼惹的祸,就想该还的还,尽管很难受,很烦躁,还是想听其自然吧。到晚上睡觉也还卡着。第二天晨炼,感觉刺还在,谁知,炼完动功,炼静功时,我一下感觉刺不在了。我眼泪流出来了,心中感谢师父的点悟。

过后我悟到,不只是吃的问题,还牵扯杀生的大问题。尽管大法弟子没杀,但家人杀也是杀生,也是对家人的不负责任。家中出现这样的血腥之事,大法弟子家中的场也不会是纯净的。但家人要吃鱼怎么办?在街上买杀好的。

我喜欢吃烧白、豆花饭。对烧白,不吃也不想,但饭桌上有,总要吃一两个。元旦期间,参加婚宴,中午晚上都吃了两个,结果胃扯到后背痛两天,直到我悟到很快就好了。豆花饭按理较清淡,我是上街买菜必吃的,前几天边吃胃就不舒服了,当我悟到时,马上就好了。

元旦时,亲戚又送鱼来。先生还让我多泡点泡菜,过年好烹鱼用。在我泡菜,抱泡菜坛的时候,一下泡菜坛断成两截,从腹部整整齐齐断一圈,一半在手上抱着,一半在地下。给先生讲,他说好奇怪哟。我也觉的奇怪,不知点悟我什么。

事后悟到,泡菜不是烹鱼吗?一定跟吃有关。后来恍然大悟,泡菜坛从中间腹部断,不就是断口腹之欲吗?断的整整齐齐,不就是坚决的断吗?这是师父对我的“棒喝”。我赶快叫街上的亲戚把鱼大部份带走了,留了少部份。一时还把先生说不通。

能吃、能喝被常人认为是“口福”。作为修炼者则是“口腹之欲”,是必须要超越的。我开始没有想写此文,心想现在还在去“吃”的执著,不好意思。写出此文,是为了曝光它,下决心去掉它。也希望与我处于同样状态的同修,赶快放下执著心,不断精進,直至圆满。

文中所谈只是个人所在层次的认识,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