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山区妇女做好人遭迫害 被勒索五万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省阜平县城关镇小坝村54岁妇女杨增花,学大法做好人,却遭迫害十年,被中共当局恶人恶警骚扰、抄家、绑架,关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共敲诈勒索现金五万五千五百元。

杨增花学大法前常年有病,有心脏病、神经性头痛、月子中风,怕风怕凉;1998年8月学大法炼功一个多月后,身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

一、非法抄家 绑架勒索

1999年7月20日后,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杨增花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99年12月31日去北京说明真相。当时阜平、保定盘查很严,她们绕道山西去北京。

2001年,阜平公安局马保忠、王顺海等四人非法到杨增花家抓人、抄家,他们翻箱倒柜,人没抓到,抢走了全部的大法书和大法资料。杨增花被迫害流离失所两个月。

后来,马保忠、王顺海、耿玉斌等人三天两头到家骚扰抓人,没完没了。他们威逼她丈夫说:你们家给点钱,给了钱就没事了。家里人没办法,只好由着公安局纪检书记周秋来、马保忠、王顺海他们勒索现金8000元。

2002年,马保忠、王顺海等人又去她家抓人,杨增花没在家,马保忠,他们又没抓到人,恶警抄家、抓人,留下的阴影,邪恶散布的恐怖,笼罩着一家人。杨增花有家不能归,继续流离失所。恶警再次恐吓她丈夫,又勒索他现金6000元。

二、入室抢劫 迫害家人

2003年的一天,杨增花和一名大法弟子去矿山上给民工讲真相、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晚上10点左右,陈关镇派出所所长带领几名警察到杨增花家抢劫、抄家,抢走了她家价值600多元的双卡录音机和磁带。并把她丈夫(没有修炼)诱骗到公安局,被国保大队张进辉铐在暖气片上,整整铐了一宿。

她的丈夫是从老山前线回来的复员军人,忠诚老实,是大伙儿公认的好人,无缘无故的被抓捕,戴手铐,遭迫害。难怪百姓说:如今的社会就是容不下好人。

三、街上遭绑架 非法关看守所

2005年农历10月的一天,杨增花在街上遇到一名大法弟子,正说话时,恶警范振华骑摩托车带一名警察突然停在她们面前,强行搜查她的书包,绑架了她,给她戴上手铐劫持到国保大队,交给了国保大队张进辉。

张进辉、范振华非法提审她 ,提审完了,张进辉又拽着她按手印,杨增花抵制迫害,张进辉又把她野蛮的拽着塞进车里,拉到了公安局。在公安局里,杨增花被恶警们迫害得呕吐不止,张进辉还命令四个警察,两人架胳膊,两个人抬腿,把她抬进车里,送到阜平看守所。

在国保大队,杨增花被迫害的身体出现异常,她上吐下泻,跑厕所,4、5分钟一趟,跑了几趟,气急败坏的范振华又把她铐在厕所里的暖气片上。

第二天,杨增花又浑身发热,身上起了一片一片的疙瘩,法医检查说是传染病,要隔离。张进辉不敢再继续关人,就趁机勒索家人1500元钱,把人放回家。

四、深夜遭绑架 非法劳教一年半

2005年12月22日晚上10点左右,张进辉、范振华又深夜闯进杨增花的家,非法绑架了她,范振华把她推到车上直接拉到阜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起来。在看守所,一个狱警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她脸上,把她的牙齿打活了好几个,流了很多血。

第二天早上7点多,警察们又把她拽上车拉到了公安局,把她从车上拽下来,又推着她上另一辆车,那辆车上还有两个是恶警们要把她们一块送去劳教的大法弟子。当时杨增花的妈妈也追来,她抱着女儿的腿不让上车,两个警察把她妈的胳膊往后一背,拧了起来,一个70岁的老人,竟把胳膊拧的半年抬不起来。另几个警察把杨增花推搡着塞进车里,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狱医们利用各种迫害转化她,一次一个警察逼问她转化不转化,她说不转化,就一脚把她踢出老远,她头昏眼黑,晕了过去,狱医又命令4、5个邪恶人员把她抬进卫生所抢救。在劳教所,她被逼超负荷,超强度的做奴工,一次累的她头昏倒地,她们把她搀到卫生所,一个姓杜的医生,说她是装的,不愿干活,就一脚把她踢出很远。

繁重的奴工劳动,完不成就要加期,一次次杨增花被累的昏倒在地,狱警们连续两次用手铐铐上她到502医院检查身体,诊断为患神经官能症、血压180度,家人知道后,给办保外就医,被劳教所勒索4万元。被非法关押了10个月放回。

五、骚扰不断

2008年奥运期间,南街社区派人监控,侵犯人身自由,扰民,民不安宁。2009年10月1日期间,城关派出所和社区6、7人到家骚扰逼交身份证,搜查,抢走了她的照片。

迫害十年,杨增花遭受骚扰、绑架、抄家,入室抢劫不断,关阜平看守所,送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敲诈勒索现金五万五千五百元,抢劫财物六百元,共计五万六千一百元。

由于要学大法做好人,杨增花遭受了中共当局残酷的迫害,被勒索五万六千多元的巨款,使一个山区人家付出了多少心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