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路上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四日得大法开始修炼的,从那一天起,我走过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十四个春秋,这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岁月,也是苍宇巨变的时期,我和很多同时期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很多,当初那个对人生和复杂社会充满疑惑和茫然的年轻女孩,如今稳步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路上。

回头看看自己所走过的回归之路,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生命,生活在人世中的表面依然是普普通通,但内在发生了巨变。走到今天,全因为师尊的无比慈悲和无限威德,给予了坏灭时期苍宇众生生的希望,赐予了弟子们在这部最纯正的大法中锤炼、更新、升华的宝贵机缘。以下是我的修炼体会。

一、在学法小组背法

我自己就是集体背法的受益者。我背第一遍《转法轮》是在周围同修锲而不舍的提醒和督促下完成的,前后过了三年时间。现在背第二遍,背法状态明显好转,我已经不可能不背法了。所以我更能体会背法艰难的同修的难度,但突破过去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参加了一个年轻人居多的学法小组,我们把自己当作一个年轻大法弟子证实法小组,随机的在本地一部份同修中起一些协调作用。我们小组有几位同修背法坚持的很好,从零六年到零七年,这几位同修都致力于把自己背法的体会和同修分享,其中有一位同修排除各种干扰坚持不懈背好法的体会很不错,不少同修都开始背《转法轮》,但两三年来,同修基本上停留在背完一、两遍就停下来了,能坚持得好的同修不多。不光是在背法这一方面,我们整体的状态也停留在一定的状态中,比如营救,大家都很热心的做,但营救成功的事例不多;还有救人方面,大家做资料、发资料,有点按部就班,救人的力度和做的好的地区差距还大。

情况的改善得益于一些地区间的交流,外地有些地方三件事整体做的比较好,我们请了那些地区的同修过来交流。有次交流对我们这个小整体触动非常大,大家在一起畅谈了很多:有一段时间那个地区每个学法小组同修全部背法,年龄很大的同修也背,结果邪恶好象被抑制住了,那一年该地城乡到处可见大法真相资料和真相标语,醒目的真相标语没有人去破坏、撕毁。也谈到同修怎样心系众生、全力救人的具体事例;在营救方面,那里几年来绑架二十个,营救回来十九个;还谈到协调人在整体的作用,协调人应该承担起的责任和付出。慈悲的师尊看到我们应该突破了,安排了这些比学比修的切磋,我们参加交流的同修思想好象被炸开似的,知道该怎么做了。

首先,为了能带动同修深入学法,我们可以在学法小组上以背法的方式学《转法轮》,形成一个整体背法的环境。会编辑的同修把明慧上关于背法的好体会汇集成册,发给同修。小组学法时先背一、两段法,然后再学法、发正念、切磋交流。我们总结出:一.开始时不要安排背太多,不要给老年同修和刚开始背的同修太大压力。二.如果能力强一些的小组,有能背得比较多的,有能背得少一些的,就可以把小组成员再细分成二~三个小组,大家同时轮流背,这样可以节约出时间,使学法、发正念、切磋交流时间有保证。三.学、背《转法轮》和学师尊后期讲法要合理安排时间,都要学好,这一点也很重要。

我所在的一个老年学法小组,开始大半年都不接受背法的方式,一提背法大家就不说话了。慢慢的大家看到很多同修都在背,背法时谈出很多体会,有的体会到很美妙的感受,有的对法理认识更深、更清晰。过一段时间我又和同修切磋背法,还算了一个帐,按每周背两三段的速度,难度并不大,只要坚持参加小组背法,一年背三讲,三年下来就能背一遍《转法轮》。如果我们从成立学法小组时就认识到背法的好处,现在说不定都背完一遍《转法轮》了。这一次同修都认识到了,没有畏难情绪,开始背法,后来学法小组分成两个,背法仍然坚持下来了。

那几次交流后,为了更好的承担起救度众生的责任,我们有了一个自发的义务协调小组,大家都觉的不需要一个总协调人,谁悟的好、悟的正,我们就一起配合去做。在营救方面,大家真正在法上看到了差距在哪儿,从那以后,我们逐步能营救出一些同修了,有些难度很大的营救项目也做成了。

二、正念才能清除干扰

在后期溶入整体的修炼路上,我都走的比较平稳,但有一次被邪恶围困的经历。那一次我去做一件救人的事回来,国安发现了我但并没有行动,而是尾随我到了我的住址。那段时间,我所到之处周围都有国安便衣跟踪。邪恶的围困,使我不能自由自在的接触同修和做救人的事。除此之外,他们的存在似乎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照样平静的生活着,有了大量背法和向内找的时间。静静的向内找,我发现邪恶为了构陷我,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企图加大我的执着,但在师尊的呵护下,有些执着在平时学法交流时就由同修明确点给我:如对欲的执着、对钱的执着(我的钱包被小偷偷了,清贫的生活中我动了对利的执着);有些方面修的扎实一些,如情魔压入我的空间场,企图迷惑我的主念,它一冒头就被我解体了;也有对名的执着,当时还没意识到,是过后一段时间才认识清楚,名心其实是不易觉察又人人都有。那段时间,人世间是国安特务对我的围困,另外空间是黑手、坏神虎视眈眈。同修们都很关心我,我说:“‘大法可正乾坤’(《精進要旨》〈定论〉),这个关我自己能过。”心中还不想要同修帮我。就这样我在家学法背法,便衣在隐秘处剑拔弩张。

直到有一天,我的所为让他们知道再盯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了,便打算动手。那天早晨我起床晨炼,觉的周围能量场特别强,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我一下子明白了,邪恶想非法绑架了,另外空间护法的正神在为我护法。一阵恐惧占据了我的心里,我想着该怎么办,是否要想办法摆脱跟踪转移。我拿出《洪吟二》边学边希望师尊点化一下弟子,但没有看出点化;关键时刻,师尊在看着他的弟子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理了理思想,把恐惧不安的情绪清理掉,因为它不是我,而是邪恶入侵我的空间场。然后给师尊上香,合十对师尊说:“弟子不要流离失所,弟子要全盘否定旧势力,连消除它的魔难形式都不承认;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纯正、无私和救度众生中大慈悲,旧势力不配来考验、迫害;这部大法可正大穹,看谁敢来!”真念定下来后,我带上一些真相资料,出了门。那天我给有缘人送了真相资料,还劝退了一个党员。外出时也看到了尾随的便衣,不过我知道邪恶动不了我,因为那天在我周围,宇宙中有一声巨喝:“看谁敢!”

之后的几天,邪恶的劲儿没了,却还围而不散。怎么会这样呢?正好同修顶着邪恶压力来见我,在和同修们的交流中,我知道了问题所在:我不要同修来帮我,我要自己修出来过关,把邪恶解体,表面上看有正念,实质上还有很强的证实自我的心;过程中内心真实的想法还是执着于自己过关,而不是即便自己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还能无我的坦然的去救度众生、包括救度那些围住我的便衣;还是在保全自己而不是挽救众生。虽说平时也注意修去自我,原来还有那么厚厚的一层为私为我的物质,意识到这一点,邪恶烟消云散,便衣们悄悄的退了,就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过后,我给本地的国安“朋友们”写了一封非常善意的真相信,希望他们能知道真相而获得真正的幸福安康。

在这些事情还没有出现之前,我梦中考试,那次考试我迟到了很多,很多同学都快考完了我才去,副考官已经不发给我试卷,主考官给了我试卷,我答卷时有几道填空题一点都不知道做。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锤炼,我通过了那个境界的考试,在学法中,我進入了一个无的状态,什么都没有。我悟到那位主考官其实是师尊,是师尊珍惜弟子,虽说我平时精進不够,但仍旧为弟子开创了这一切,让弟子能够行。那几天我心中就想那么“无无”是个什么境界呢?师尊在法中为我开示:“想见谈何易 修行如蹬梯 破迷在高处 壮观妙难诉”(《洪吟》)。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实修,我高高在上的心、觉的自己不错的心修下去很多,我真正知道了生命境界的有限,真正的知道了自己修的有限。

三、慈悲对同修

当我逐步有一个协调人的责任时,面对的事情很多,我深有感触的是:为了能更好的证实大法,为了能救度更多众生,为了能真正助师正法,我们应该配合好。要能配合好,要能否定旧势力利用人心制造的种种间隔和矛盾,那就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要有融化钢铁的慈悲,形成一个相互慈悲、共同精進的氛围,形成一个充满正念和慈悲的强大整体。

我表面笨拙,很多时候不善言辞,背法不及同修,炼功也不扎实,有很多缺点。做协调后就被一个长期配合的同修指责。这位同修背法很不错,出口成章,做事情能力很强,救人的心很强,他还有一个优点:坦诚。由于我后来还参与了一个大一点的整体协调,大半年来,这位同修几乎没有停止过对我的公开指责,他认为不让我参与协调,就是为我好,为整体好,因此就不断的告诉大家,我有多少执着,犯了多少错误,出了多少事。我们小组学法几乎都要在他“说”完我以后才能做其它交流。我一思一念中的任何执着都能被他抓住,成为证明我不行、看不起我的理由。

面对这位同修的强势指责和贬低,我每一次都忍。也有忍不住的时候,不管忍住或者没忍住,绝大多数被指责时,我都有人心浮动:如争斗之心、不服气、在上之心、求名的心、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不善、麻木等等。同修每次指责完了之后,都为他自己的自我和妒嫉而说对不起,可下一次依旧。他不但指责我,也指责其他两位新参与协调的同修。我和大家交流,同修对我们不慈悲,我们也没有那么大的慈悲去化解这个矛盾,因为心性不够,在一起的很多时间都在被指责中,影响了做证实法的事,不让他参与大组交流是可以的。但这不是最好的,最好的是我们共同精進,同修有很多优点,那么我们要宽容,要多修自己,不动心;回到大组对他的修炼也有益处。大家都很认同,我就把他请回来了。这位男同修当时还是有些感动,因为他要把我“搞”下去,我却把他请回来。

但是好景不长,同修依旧指责我,因为我学法炼功的基础还是没有同修希望的那么扎扎实实;另外一方面,修来修去,我还有一念:他是不对的,他有哪些地方不符合法。就象师尊在法中讲到的那样:自己有错,也要找出对方的不对。这种向外找、向外看源自于哪里呢?为什么要在心中否定同修呢?冷静下来直面自己,原来还是在维护自我,那一念源自于为私为我的物质。我终于明白了:每次交流都说要慈悲同修,不管同修对我怎么样;但我每次在被指责中都没有慈悲起来,原来还是为我的败物在挡着!在变异的观念和败物中执着同修的执着和没有真正慈悲同修的不足,这完全是天差地别!

因为强大的自我和妒嫉,同修受到了一个挫折。我还是动了一个念,要把那个小组协调好,我知道这几位长期配合的同修的优点和缺点,也知道同修哪些方面的不足要补充,因为同修能力都强,协调好了实修好了会在救度众生中起很大的作用。可是怎么解决同修和我的那道裂痕呢?

也许是因为那一念的纯正,也许是因为在挫折面前不气馁,师尊让我進入了以前从来没有达到的境界:融化钢铁的慈悲。能够无条件的修正自己,能够体谅同修的不足,还能够出于对同修的珍惜、慈悲,和同修一起把不正、不善的东西全部解体,留下纯正,留下值得信任,留下共同精進。之后几天我还没有和他见面交流,那位男同修就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找了我三天,他过去钻牛角尖了,让我吃了很多的苦;他这段时间救人方面又有突破,我们还是要协调好。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我们之间不但内耗没了而且都升华了,以后会配合的更好。这是多少同修跟他切磋向内找、善言劝他、甚至严肃的尖锐批评都没有达到的效果。

我们这个小整体和本地另外一个整体之间的间隔已经有四、五年了。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大家很多次向内找后,我们终于打破僵局,开始融合为一个整体。

在这么多年的修炼路上,不管曾有过什么样的心性摩擦,我没有对任何一个同修心存芥蒂,也几乎能和所有的同修配合。我觉的在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中,我们都要有海纳百川的心胸,不排斥任何一个同修,和所有同修都能成为一个整体,在相互慈悲中共同完成史前大愿、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