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哥罗锦基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本文是一个弟弟对兄长的纪念,是社会底层民众对中共邪党的控诉。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我哥哥罗锦基被共产邪党夺去了生命,年仅五十四岁。我哥一生都遭受着中共邪党的剥削、迫害

一九七零年,我哥在受邪党十年愚民教育后,进入国营航运公司工作,把他生命中最有创造价值的青壮年,毫无保留地贡献给中共邪党政权,每月只有仅够糊口的工资,我哥哥一直期待、幻想着共产邪党说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相信党,相信社会主义”、“老有所依,退休后有退休金养活自己”。

一九九二年,我哥不仅没盼到退休生活,连赖以生存的工作单位也被邪党解散了,成为千千万万失业工人中的一员,妻儿都等着吃饭,我哥被迫跟农民工一样,更低廉地出卖自己的劳动力。

航运企业在国营企业中,本来是最能赢利的企业,共产高官硬是作假帐,说成是亏损,把人民的血汗变成国家财富之后,又用最低廉的价格卖给私人资本家,共产高官在出卖国有资产同时,私底下得到私人资本家的巨款使他们自己一夜暴富。这是中国社会普遍的现象。

最可怜像我哥这样的国营职工,一夜之间就沦为下岗工人,期待中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待遇,瞬间消失一空,一家人生活难以为继,我哥的身体一天天地变坏。

一九九八年,我哥修炼法轮功,从此身体健康明显好转。但共产邪党硬要迫害法轮功,把我哥这一点点炼功的权利都剥夺掉,更先后三次把他关进所谓“法制学校”强行洗脑,稍有半句不同看法的话,就被严厉监管。我哥是一个老实、忠厚、正直的人,每跟狱警讲道理,立即就招来肉体折磨。

长期的迫害、压抑,以及被剥夺炼功的权利,使我哥又患上了疾病。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共党人员明知我哥正在接受医院治疗,还强行把他关进洗脑班,以至延误了治疗时机。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我哥被共产邪党夺去了生命。

在我哥遗体被送去火化之前,我冒着危险到广东省中医院见了他最后一面,他两个眼眶凹陷,眼珠疑被盗取,身体被布盖住,因有玻璃棺罩住,无法查看。

我哥的悲剧代表着千千万万中国人的遭遇,是共产邪党对人民犯下的罪行,是邪党做恶造成的结果。共产邪教一日不解体,中国人的悲惨命运仍将继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