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的一粒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

一、从祛病健身走入修炼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九日得法的。得法前,我从头到脚都是病:神衰综合症、美尼尔氏综合症、萎缩性鼻炎、疱疹性咽夹炎、心动过缓、血小板减少、低血压、胃综合症等等。也练过很多乱七八糟的气功,可都没有好转。每天饭可以不吃,药却不能少吃,那段日子真是苦不堪言。

在我得法炼功一周后,常流不止的清鼻涕没有了。一个月后,很多病症都减弱或完全没了,由于当初是因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的,只注重炼功,对学法只是采用快速的念,念完后什么也不明白。参加集体学法时,我也老是犯困。《转法轮》读完几遍后,只记住“真、善、忍”三个字,其内涵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什么叫修,怎么修,一无所知。交流中听老同修说要站在法上,要提高心性,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老同修说新学员一定要首先看书,以学法为主。

于是,我开始增加了学法的内容和时间,逐渐对法理有所明白。有一次读《转法轮》,当读到“修”、“炼”时,两个字成立体形呈现在我眼前,使我明白了法轮功不是一般的祛病健身的功法,而是按照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高德大法。当时我想,读了那么多遍《转法轮》,怎么就没有看到这两个字呢?真是谢谢师父对我的慈悲点化。随着学法的深入,我逐渐放下了对疾病和亲情的执著,但对于利益的执著一直还放不下。

那时我单位不景气,我已经内退在家,于是就把炒股票当成了工作。每天炼完功,匆匆学完法,就往股市跑。当看到师父讲法中:“问:法轮大法对炒股票有没有影响?师:你在执著于赌,我告诉你赌输了还有跳楼的哪!炒股票时的心那是什么心,好坏事我说现在有些人就很难分的清了。”(《转法轮法解 》〈在广州讲法答疑〉)我是知道真正的修炼人是不能炒股的,可心里就是放不下对金钱的执著,每天还是往股市跑。有时碰到同修问,还撒谎说去办事,后来干脆不到股市,在家里看股市行情。

有一天上午,我没学法,正集中精力在看股市行情,突然间电视机的屏保板掉下来,把木地板砸了一个口,这一砸可把我砸醒了。师父对炒股票在不同地区多次都讲过法,自己都看了也都明白法理,但利欲熏心,就是不肯放下。我想:这点利益都放不下,怎么跟师父回家呀!我决定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放下炒股票的心。当我彻底放下后,炼第二套功法时,看到师父身穿黄袈裟,从远处向我飘来。起初以为是幻觉,但睁眼也看的清清楚楚,从而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紧跟师父的决心。

二、用心学法 溶于法中

初学法我是快速的念,还限定二分钟以内读完一页,不管对错,心想师父的法总要反复学的,这次有错,下次改了就行。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读法时不是犯困,就是漏字或者加字,有时甚至出现不照字句的乱读,念的什么自己也不知道,虽然每天坚持读一讲《转法轮》,但读完后大脑一片空白。有一次看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时,出现了师尊不好的形象,思想业也随着想,想了一下,突然清醒了,失声叫出来:“不是我!”随即师父的正法口诀也脱口而出,此状态就消失了,接着继续认真的把师父的讲法看完。

之后我在学法中,认真归正自己,用心一字一句的读,哪一句有错就从新读哪一句,有时一个自然段读完,对字面的法理不明白,就从新读,如遇思想业干扰,甚至犯困,就立即发正念,再坚持学,就这样一点一点用师父的法归正自己。读完一讲法,我就接着背法,有时间再学点其他经文,把学法和背法结合起来。

开始背法时,有一念:觉得要把《转法轮》背下来,才能圆满。由于基点不对,思想业干扰很大。开始还能背一两段,后来越背越错,最后被干扰的没有时间背,只好放下了。一年多后的一天,恍惚中,听到师父叫我背法,我就又从新开始背。那时看到网上交流文章中,有一个没有文化的同修交流她自己如何背法,她从一个逗号到一个句号的背,她的体会是背一句,得一句,这是得法。对我很有启悟。我想,我有文化,那我就背一段得一段,那是真正得到法啊。

在背法中,有时,一个自然段中有一句或几句背不下来,只要一对照,就是在这一方面自己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做,当找到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归正后,很快就能背下来了。我就这样一字不错的坚持背法,现在已经背完第六讲“心一定要正”,我决心继续将《转法轮》背完。

每当有师父的新经文来,只要篇幅不长,我也把他背下来,我的体会是:只要用心学法背法,做大法的事就事半功倍。

我有将近两年的时间发正念时总是迷糊,有时口诀刚念完就倒手,同修们也帮助清理我的空间场,但作用不大。我自己不断加强主意识甚至睁着眼睛发正念,效果仍不佳。通过认真学习师父有关发正念的讲法和明慧编辑部的有关文章后,发现清理自己和发正念没有按照师父的口诀做,特别是清理自己时,都是按自己加的东西在做。找到这些后,我严格按照师父对发正念的要求,念力集中,在发正念时真正起到了正念的作用。此后我发正念偶尔出现倒手的情况也能马上归正。

三、在做资料中升华

二零零三年底,我周围的同修很缺资料,同修们就在打算着建一个资料点。当时,虽然我家就有电脑,但是我心里有顾虑,想起师父讲法中曾提到,外星人给地球上会使用电脑的每个人都编了号,心想我要是使用电脑的话,师父还要给自己把编的号取消,不是给师父添麻烦吗?所以迟迟没有做。后来经过同修们的反复切磋,同修们也觉得在我家建资料点比较合适,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买了三位一体机,先做复印,比如:师父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等。就这样,我这个家庭资料点就开始运作了。慢慢的,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学会了上明慧网、下载文件和汇编师父的新经文等。

开始的一段时间,我在实际操作中总是依靠技术同修,比如说打印机阻塞、电脑死机或者中病毒都是叫技术同修来解决,在做资料中一出现机器故障,总是先修机器,再修人心。有时候,我做出的资料字迹不清,同修给提出意见,自己还总是解释而不是向内找。有一次才新买的一台激光打印机,只用了两次就坏了,明明还在保修期内,可是找商家人家却不负责。当时也没有静下心来找找自己的原因,而是低价就将这台机器处理掉了。当同修指出不能这样随便浪费大法弟子的资金时,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很委屈,心想我用自己的钱做大法的事还受到指责。甚至同修出于善意提醒我做资料要多学法多发正念,心里也不接受,认为我要是不学法不发正念,怎么能做出资料来?总之都是用人心在做资料,而没有认识到做资料的过程就是修炼自己的过程。

在我做资料不到半年时,我们当地一个大型资料点遭到破坏,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我这里资料要做的数量就加大了,从而压力也大了。我的干事心、浮躁心都出来了,可是越着急就越做不好资料,甚至连学法都无法保证,更别说炼功。

有一次,做师父的《洪吟二》,做完核对时,发现首页的《坚定》没打印上,为了让同修能尽快的看到师父的《洪吟》,我就让老伴(未修炼)给补写上,当时只是觉得老伴的字比我写的好,没有想其它的。但是后来,我悟到这样做是极不严肃的,这是师父的经文,不能够随便拿给不修炼的人去补写。之后,在打印《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时,打出来也有两行字不清,我就想请同修来填写,一位同修当时就善意的指出:“这是师父的大法,不能随意写上去,最好从新做。”于是我又耐心的从新打印,打印的过程中,我也认真的反思自己:为什么别人能做好资料,我为什么就做不好呢?向内找,发现首先自己没有用心学好法,因此自己的干事心、做事浮躁、完成任务的心都表现的很强烈,没有以一个大法弟子慈悲救人的心态来做资料,不用心做的话,做出来的资料怎么能救人呢?从那以后,在用心学好法的基础上,我认认真真的对待每一份资料,使他们真正成为救人的有利法器。

有一段时间,有的同修提出,可以到其它网站下载一些关于预言、常人写的一些维权方面的文章,与讲真相关系不大,我想明慧网是师父肯定的大法弟子网站,大方向看明慧网。我并不是反对讲真相的资料内容丰富,我只是觉得明慧网的真相资料内容很全面,已经足够大陆同修讲真相所用,因此,我一直没有下载及打印其它网站的资料,都以明慧网的资料为主。

在明慧的交流中,我也时常看到关于资料点资金方面的交流。我做资料的钱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给我的,因此做资料的钱我一分也不能为己所用。有时在买耗材时,顺便买个人的东西,遇到身上钱没带够,我就先暂借做资料的钱支付,回家后立刻补上,有时总是多补上几元或更多点。一次我帮女儿打印了两张资料,没补上钱,也没太在意。后来,到同修的药店,看到店内的中药名都是全新不干胶贴好的,我就问她怎么会有空全换新了?她说是用资料点的机器打印的,但她放了十元钱到做资料的钱中。这一句不经意的话警醒了我,回家后,我拿了两元钱放進做资料的钱中,以后偶尔打印个人的资料前,也总是先把钱放在做资料的钱中,再打印资料。

我的这个家庭资料点从建立到现在已经五年了,五年来,这个家庭资料点能排除各种干扰,平稳运作到现在,每一步都离不开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也离不开同修的帮助,在此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把做好每一份资料当作义不容辞的责任,要做的更好,就唯有用心学法溶于法中,真正发挥在大法中一个粒子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