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随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快过年了,人人期待着温馨幸福团圆的时光。每逢过年,我会想起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些年我有家不能团圆的日子。

2001年1月,快过年了,家家都在备年货的喜庆气氛中。1月12日,周五上午,我家里人说,今天街道、派出所来了七八个人找你,不知要干什么。下午,南城派出所来了两个人,对我说:“到派出所去,有事情问你。”到了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的一个人专门看着我,上厕所都跟着。到派出所等了一个多小时,办事处姓王的一男一女对我说:“走,我们自己去,周大队来不了。”他们没跟我说要到哪里去,就打个的士开到了张坝。到张坝一个休闲山庄,一问其他人,才知道自己被骗到了洗脑班。

洗脑班就是江阳区“六一零”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迫害的非法机构,一个非法的特种监狱。 “六一零”不要法律依据、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把法轮功学员关在里面不准回家。“六一零”公开违法违宪,剥夺公民思想、信仰自由的权利,利用洗脑班的强制手段,强行向法轮功学员灌输中共诬蔑诽谤法轮功的那套邪说,逼迫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修炼,这个态不表,就不准回去。表这个态必须是以书面形式的,内容必须与中共的诬蔑诽谤宣传调门一致,否则就过不了关。

到了张坝,我才知道被非法拘禁、失去了自由,我连换洗衣物、洗漱用品,一样都没有。当晚,我就对送我去张坝的南街办事处人员王建说,“你把我弄来,你要跟我家里说哟。”第二天,问他跟我家里人说了没有,王说:“说了的。”

我家人知道是派出所把我找去的,天黑了不见人回来,就到派出所去要人,派出所居然说“不晓得。”我家人急坏了,到处找,凡是关人的地方如拘留所、看守所都找遍。星期六找了整整一天,星期天又在外面找,根本就没有人告诉他我在哪儿。

我离家两天,不见家人送衣物来,打了个电话回去,我家人才知道我在张坝。当我问及街道办事处的人:“弄我到这里来,为什么不给我说清楚呢?”她答道:“告诉了你,你会来吗?”《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揭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特征之一“骗”,一点不假,邪党徒为邪党卖力个个会使用“骗”字诀。

过年了,我被非法关押在张坝,与家人近在咫尺,却不能团圆。新年的鞭炮声中,我的家阴云笼罩,我的家人流着的凄苦泪。2001年,泸州市各看守所、拘留所、“六一零”设置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大批法轮功学员,那个年,那么多的家,那么多的家人与我的家庭一样失去了往日的温馨,失去了新年的欢乐。

我以前是个百病魔身的人,从小就患有头疼、头晕的顽疾,无药可医,暴痛时,仿佛眼球都要蹦出来一样。我还患有胆结石、胆囊炎,胆汁反流性胃炎、肩周炎、妇科病等,患肾盂肾炎,长年累月,我的脸都是浮肿的。我一日三餐饭前饭后都吃药,媳妇说,你肚子里装的尽是药,中药、西药、草药。我家凉台上、窗台上,晾满了各种草药,我是单位报医药费的“大户”,领导都对我都很有意见。修炼法轮功后,我百病全无,一身轻。一次,单位职工到医院体检,医生量我的血压,很惊异的看着我,问:你是搞什么工作的?你的血压最标准。自从我炼法轮功,就再没吃一粒药,再没报一分钱医药费,这是单位领导与职工都知道的。

我是在法轮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的人,我知道法轮大法有多好,有多珍贵。99年7月中共大肆迫害法轮功,人们被中共的谎言宣传毒害了,我觉得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绑架,遭关押,还被判刑。诬判时,伪法庭出示一些照片指控我到那里散发了资料,贴了标语,其实照片上的地点是我不熟悉的、根本没去过那地方。(其实,大法弟子在哪里讲真相都没有错)邪党的伪法庭制造假证据,判了我三年冤狱。我八十九岁的公公病重了,呼唤着我的名字含恨离世,儿子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精神崩溃。那些年,这个被迫害的破碎了的家,有什么新年可过哟?每到年关,我的家更显得凄惨。

2001年那年,我在洗脑班一关就是八个月,单位、家人按规定向洗脑班交了一万二千元的高额生活费,平均每月一千五百元。收据上注明是“学习班费用”,盖章是:中国共产党泸州市江阳区委××(字迹不清楚)科财务专用章。这是中共邪党、泸州市邪党徒迫害法轮功的罪证。除了这笔费用外,不知是家人还是单位,还付了一笔没有收据的“陪伴费”。“陪伴”即洗脑班在每一个或两个法轮功学员中安插一个人,一般是社区找来的低保人员,一天24小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管,这些人一月几百元的工资全摊派在法轮功学员头上。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经济敲诈,这是中共恶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实行群体灭绝而下达的“经济上搞垮”的恶令的具体实施。经济迫害,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个人的迫害,还株连了他们的家庭、单位遭受迫害。

转眼2010新年就快到了,看着这几张存放了十年的收据,我心里感慨万千,无论中共迫害法轮功有多邪恶,多猖狂,真理必将战胜邪恶。2009 年11月,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首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五人被西班牙法庭起诉;紧接着12月,阿根廷也下了对江泽民、罗干的逮捕令。全球审江,紧锣密鼓,结束迫害的日子近了。

明慧网报道,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329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千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 ,被地下秘密关押遭活体摘取器官而死去的还不知有多少……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在中国大面积制造家庭破碎的悲剧,毁灭中国人家和、平安、团圆的梦想。每逢过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能团团圆圆?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永远不团圆?已知今年内,我们泸州市被非法劳教、判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多人。法轮功学员医学院副教授七十高龄的唐旭珍老人,迫害十年坐牢七次,今年又被非法关押已经六个月了。过年了,这么冷的天还被关在看守所,想必她的亲人是多么盼望她能回家团聚啊!

2010年的新年钟声快要敲响,天罗地网收恶首,这回的新年可不平常。相信还在冤狱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与亲人团聚,回家过年的日子就快到来。

善恶必报是天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罪责难逃。希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醒悟,立即停止迫害,不要成为中共邪党的陪葬;还没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不要再犹豫,这棵腐朽的大树随时都会倒塌,何必紧靠着它呢?愿大家新的一年个个好运,家家平安,未来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