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银被劫持入天津双口劳教所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明慧通讯员天津报道)几经辗转、周折,郝银的三个女儿终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爸爸被关押的地方。爸爸郝银被非法劳教二年三个月,被秘密送到天津双口劳教所迫害。三个女孩子三次去劳教所,都没能见到爸爸。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凌晨四点多,天还黑着,蓟县洇溜派出所一群警察来到郝银家敲门,说要进门搜查。家中只有三个女孩,又是深夜,没给开门。这帮警察们有敲大门的,有站墙头的,威胁她们并让她们开门,三个少女大声向左邻右舍求助,这帮警察才没敢从墙头跳下来。

三个女孩分别叫小静、小妍、小娇,她们的母亲高艳娥因讲大法真相被非法判刑三年,已被迫害的一只眼睛失明,一只耳朵失聪。父亲郝银于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非法抄家、绑架后被劳教,后从看守所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下三个女儿和在外住校的小弟弟。

即使这样受恶党指使的警察们仍不放过三个可怜的女孩,在“十一”前后多次上门骚扰,深夜里上墙、砸门。他们少则几人,多则十几人,吓的三个女孩子天天大门紧锁、惶恐不安。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晚,郝银再次被蓟县国保、洇溜派出所劫持到蓟县看守所。次日魏庄子村干部通知郝银的三个女儿,让她们给爸爸送去了被褥衣服和钱。

一个月后她们再到看守所给爸爸送钱,看守所说没有此人。家人找派出所问,派出所的人说不知道在哪。国保大队的刘峰推说十多天没上班也不知道。看守所内部私下有人透露郝银被关押在青泊洼劳教所,有人说在建新劳教所,但孩子们跑了几百里地都没找到。她们再次来到蓟县看守所,看守所强硬推脱说他们没责任告诉人在哪里,并野蛮无理推三个女孩出去。三个孩子不找到爸爸不走,他们又叫来武警多人和派出所警察,又推又搡,连拉带拽哄孩子们出去,并反复强调他们没责任告诉人在哪里,而办案单位也推来推去谁都不敢面对。

几经辗转、周折,在善心人的帮助下,郝银的女儿们终于知道爸爸郝银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教所。当三个孩子带齐所有的证件来到双口劳教所看望父亲时,这里的警察只收了孩子们给她爸爸的二百元钱,拒绝孩子想见父亲的苦求,告诉她们这个月第三周的星期三来见,孩子们只得失望而归。

到了第三周的周三,孩子们满怀希望来看爸爸。因为警察没说清楚,孩子们不知咋算提前一周来了,结果还是不让见,孩子们苦苦哀求,他们丝毫没有恻隐之心强硬拒绝。在孩子们的一再要求下,劳教队长出来告诉三个孩子她们的爸爸自从十月二十六日被抓一直绝食,只让孩子给爸爸写信劝他吃饭。孩子们听说爸爸绝食都哭了,哭着求他们让见见爸爸,并说见到爸爸我们一定有办法让他吃饭,他们仍是强硬的拒绝,只允许孩子们给爸爸写封信。

终于盼到了接见的日子,孩子们满怀希望可以见到爸爸了,可是双口劳教所有一条邪规定,进去必须先填表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才能见面。孩子们拒绝,她们深知法轮大法把妈妈从死神手里救了出来;法轮大法使她们的爸爸变的亲切祥和;法轮大法教她们做好人,她们不想违背良知。

三个女孩子三次都没能见到爸爸,每次都要往返几百里路。一月份她们要第四次去见爸爸,请善良的人予以帮助。

被共产邪党利用的这些警察们哪,你们没有父母没有子女吗?如果有一天共产邪党迫害到你的头上或者为了推脱迫害法轮功的罪责把你当作替罪羊关进牢房,你的父母儿女是什么感受,你以为共产党干不出来吗,文化大革命后被揪出枪毙、坐牢的三种人当年都是执行毛泽东、共产党命令的积极分子。赶快醒醒吧,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善恶有报是天理。


双口劳教所三大队。该队恶警队长吴明星,电话:022-86835563。
双口劳教所一警察电话 1360219487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