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年同修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八十四岁,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炼十几年了,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洗净,身体净化了、心灵净化了,使我这个不识字的老太太变成一位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师父领着我走上返本归真回家的路,我用尽语言也表达不了师父的佛恩浩荡。

下面我想和大家交流我是怎样在魔难中,凭着对大法坚定的信心过关的。

一、去掉对钱的执着

我和儿子、女儿去亲属家串门,回来的途中,儿子出车祸,把一位行人给撞伤了。后来法院判决:赔偿伤者一万五千元,由儿子每月给伤者二百至三百元。儿子没工作,只开一个卖光盘的小床子,维持自己都很困难,让他还钱根本还不上。没办法,只能靠我这老太太的退休工资还,还了半年。

伤者及伤者家属觉的不合算,就又告到法院,把我儿子抓走,拘留半个月。儿子回来后,家人和朋友都说,剩余的一万多元就不能给他了,因为咱们一直在还钱,他还把我们人给关起来了,再还他钱那就太冤枉了。

我也左右为难,还钱亲属们都觉的冤枉,不还吧又觉的伤者冤枉。在学法小组,和同修讲了这件事,同修们就和我一起学法,在学法的过程中,我明白了:因为我是大法弟子,那我就要用大法的法理要求做事,不能用常人的标准行事。应该去掉对钱的执着,做事应该先考虑别人。

法理上明白了,我就知道怎样做了,我先说服家人和朋友:我们应该把钱还给伤者。然后,我一次性拿出几年来省吃俭用积存的钱还给了伤者。这件事使法院、伤者及伤者家属非常感动。

二、闯过病业关

二零零七年秋,我去农村的三弟家串门,从一点五米高的台阶大头朝下摔下来,可把亲戚们吓坏了,老妹夫和外甥两口子赶紧把我送到医院,一拍片子,结果第一腰椎骨和第二腰椎骨重叠在一起。医生看过片子马上说:必须住院,可能以后要瘫痪。亲属们一听都着急,说服我要我住院。

当时我很镇静,我想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承认呢?我就对在场的人说:我不能住院和吃药,否则我这十几年的功白炼了。在场的医生马上说:这是炼法轮功的。在我坚持下,他们同意我回家休养。回到亲属家后,腰十分疼痛,但我始终坚守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旧势力安排的我就是不承认。

第三天,女儿把装有师父讲法的MP3从家里拿来,我就无论白天晚上,有时间我就听法,并背诵《洪吟二》中的〈别哀〉。就这样,我凭着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和师父对我的呵护,身体开始逐渐的好转。

二十多天后,我就可以下地走动了;四十五天后,我从弟弟家回到自己家中;三个月后,我就可以炼功了,如今我已恢复到弯腰自如、行走自如了。

这件事对亲属们震动都很大,如果我不是炼功人,八十多岁了,摔得腰椎骨重叠在一起,还有不残疾的?肯定得瘫痪,可我却行走自如。可见大法有多么神奇,多么超常!

此事对我大妹、二妹触动也很大,她们受党文化毒害很深,对大法一直反对,经过这件事,对大法的态度都转变过来了,我的儿女们也对师父和大法非常尊敬。

三、过亲情关

零九年五月三十日,我四弟在老家被车祸夺去了生命,当消息传到家中,儿女们不敢告诉我,怕我年纪大,心放不下,伤心难过。当我知道此事后,心中微微发抖。我对这个弟弟的感情很深,他从小到上大学一直在我身边,我邮钱供他上大学;后来四弟得精神病回老家,也一直是我邮钱照顾,那是我的心头肉啊,而且死得如此惨,我怎能不动心啊。

转念又一想,这不是考验我能不能放下亲情吗?于是马上改变了想法,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

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怎么能不听师父的话呢?所以我的心也就放下了。可是事情没有完,两个月后,我的三弟也被车祸夺去了生命,面对更大的魔难,我的心非常的难过。在学法小组的同修帮助下,我就加强学法,又一次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平静的度过了两次亲情关,没有影响做三件事。

以上是我修炼中出现的几次关,我非常感谢师父用法理使我坚定正念,一步一步提高上来。

我得法前不识字,得法后,我认字了,大法书都能看下来,还能抄书。现在耳不聋、眼不花,心脏起搏器不翼而飞,生活完全自理,自己做饭洗衣。我每星期两次跟随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发正念,自己在家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还出去发资料,有机会就和人讲大法的真相,劝人们三退。

今后,在修炼中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