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在犯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二日】我叫程凯枫,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追求真实、讨厌虚假的人,这样的性格使我在社会上很吃亏、很受挫,经常感到心灰意冷无能为力。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我幸运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人生中许多不解的问题一下子全明白了,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修炼,要做一个真修弟子。从此以后,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路。我每天学法、炼功、修心性,工作生活的很充实很美好。

由于自己时时处处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言行,时时事事想着怎样对别人好,所以我的家人、朋友、同事都非常喜欢我,对我刮目相看。

随着学法修心,我心胸变得宽广了、容量越来越大,心性提高升华后给我带来的美好感受,真是妙不可言。让我真实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美好。我经常为自己幸遇大法而感到无比欣慰,从心底感恩慈悲的师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江氏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国家各种宣传、暴利机器,诬蔑打压法轮功,造谣欺骗世人,谎言铺天盖地。家人也听信了谎言,开始反对我学法炼功。父母说:“小胳膊拧不过大腿。”阻止我说大法好,担心我被迫害。原来认可我的人,现在也开始议论我了。我想不通,这么好的法,政府为什么反对?我更想不通,我们做好人为什么受到这样不公正的对待?但我心中相信,“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有错吗?无论如何,我要修炼!

二零零三年,我在与同修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被110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姓仁的恶警审问我说:“你违法了。”我义正词严的说:“我犯了哪条法律?宪法明明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你们知法犯法,诬告陷害好人,你去街坊四邻打听打听,你去单位调查调查,哪一个不说我是个好人?哪一个不赞同我?”他们哑口无言,他们使用各种方法、各种招数让我放弃修炼、放弃信仰都被我严词拒绝,我坚定地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大法是我一生的选择,至死不渝,你们别费心机了。”

由于我的坚持信仰,他们把我绑架到济南劳教所,整整迫害三年。在这三年期间,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恶警们用各种方法迫害我,非法拘禁一个月后,还不让和家人相见;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导致我下身浮肿,恶人恶警还经常凌辱、谩骂、恐吓我,逼我没日没夜的做奴工。由于我拒绝配合,一次一恶警恶狠狠的说:“干脆把你送到比我们这还厉害的地方,让你尝尝苦头!”

恶警邪党阳奉阴违,背后一套当面一套,当有外来检查参观时,他们就涂脂抹粉的作秀,来显示文明,粉饰太平。流氓都耍到了这种程度。

他们不但迫害我,还迫害我的家人,经常恐吓他们。可以说,从迫害那天起,我的家人就没有过过消停日子。恶警们不是打电话就是上门骚扰,使家人非常恐慌。由于邪恶的迫害、连累丈夫失去了工作,精神生活的双重压力及外界的种种谬论,他承受不了了,被迫和我离婚。从此,丈夫失去了妻子,妻子没有了丈夫,可怜的孩子失去了母爱,我们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破裂了。

我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中共就将我家庭摧毁。它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不是昭然若揭了吗?且不说他们犯的什么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罪、虐待被监视人罪、非法拘禁罪、诽谤罪、绑架罪等等等等,就是这个良心罪、道德罪他们能偿还的清吗?苍天有眼,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告那些还在做着伤天害理、迫害好人的恶人、恶警,该清醒了,赶快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善待大法,善待大法修炼者,这才是唯一的正确选择。否则恶报来临时,后悔也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