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22/10)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二日】

  • 再曝光招远打手赵秀江

  • 曝光四川省叙永县恶警恶行

  • 曝光广州市第三劳教所的罪恶

  • 再曝光招远打手赵秀江

    赵秀江,男,45岁左右,家住山东省招远市文化区副37号楼西梯四楼西户,老家是招远市张星镇石对头范家村。在臭名昭著的招远市岭南金矿洗脑班当门卫,就是看门的。

    赵秀江从二零零五年就开始狠毒的迫害大法弟子,赵秀江曾喝醉了酒后用鞋底把一大法弟子往死里打,致使该大法弟子头被打破,遍体鳞伤,几天几夜卧床不起不吃不喝;赵秀江曾和他的同伙打手将一名大法弟子的双手铐起来,逼他蹲在地上,用一根棍子从两腿间穿过去后用脚踩着,然后绑上电线开始过电。电一会,往嘴里灌些盐水,再接着电,大法弟子发出凄惨的喊叫声撕心裂肺;赵秀江和他的同伙用绳子和手铐将一大法弟子绑在一根铁杆子上,身子成了S型,把铁杆子端在窗台与桌子之间,把电话线缠在该大法弟子的两只手的大拇指和小指上长时间过电,致使该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以上只是赵秀江犯罪行为的冰山一角。他的恶行曾很多次在明慧网曝光过,在正义呼声和国际舆论压力下,他曾在朋友面前撒谎狡辩,说自己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其实他一天都没停止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现赵秀江仍在洗脑黑窝继续作恶,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到洗脑黑窝的大法弟子绝大多数都遭受过赵秀江及其同伙的残酷迫害。有时就是他自己在那值班看门,他也把自己当成皇上似的,大模大样的爱打谁就打谁,喝醉了酒就朝着大法弟子撒酒疯,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我们再次正告赵秀江,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多端的人终将逃不过良心和道义的天谴,也逃不过人间法律的严惩。赶紧悬崖勒马,停止继续害人害己,不要错过上苍对人的慈悲和给予的机会。

    在此呼吁赵秀江的父母、妻儿及亲朋好友,了解了解法轮功真相吧,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的讲真相真是在救人的命啊!劝劝赵秀江停止作恶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别再愚昧的给中共作陪葬了。我们真心希望你们能在天灭中共的大劫中逃生!

    相关信息:
    招远洗脑班电话:0535-8393630
    赵秀江宅电:8222659
    赵秀江手机:13361386368
    赵秀江家庭住址:招远市文化区副37号楼西梯四楼西户(位置在招远市计生委斜对面,靠马路,是文化区唯一没有楼号的楼房,共两梯)
    赵秀江妻子:马奎芬,原在招远市绣品厂上班,现已退休在家
    赵秀江父亲:赵玉田,家住招远市张星镇石对头范家村 宅电:8336727 邮编265403
    赵秀江岳父:马中义(已故)
    赵秀江岳母:姓名不详,家住招远市张星镇石对头马家 宅电:8336680 邮编 265403
    赵秀江大哥,赵秀成,在金矿上班,居住在招远市
    赵秀江三弟,赵秀立,居住在招远市。
    赵秀江大姐,赵秀美,原在招远市公安局工作,现已退休,住在招远市公安局家属楼。
    赵秀江大姐夫,于瑞燕,现在招远市保险公司工作,分管汽车保险。
    赵秀江二姐,赵秀风,婆家是招远市张星镇石对头江上李家村。
    赵秀江二姐夫,于国义,在招远市大地保险公司 ,家住招远运输公司楼
    赵秀江妹妹,赵秀杰,在招远市罗封路派出所工作
    赵秀江小妹,赵秀兰,居住在招远市里。
    其还有一姊妹婆家是招远市张星镇圈子村。


    曝光四川省叙永县恶警恶行

    据悉,被恶人举报后,73岁的大法弟子陈会珍今早(1月21日)刚路过公安局门口(叙永县)就被恶警马玉良、冯光勇叫到了国保办公室,恶警马玉良先羞侮大法弟子一番,然后问资料的来源,进而诱骗陈会珍拍照,又强行拉她的双手盖了手印方才罢休。(10点过才叫她与社区主任同回)


    曝光广州市第三劳教所的罪恶

    广东广州市第三劳教所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北一公里处,是一座集中关押广州地区男大法弟子的黑窝。这几年邪恶每次在此举办为它们歌功颂德的晚会时,好好的天空在演出中途竟突然下起雨来,几乎场场如此。连一些吸毒犯都发出感叹:“共产党在这里害人太多太惨,令苍天都落泪啊!”

    虽然现在表面上狱警说不打骂劳教人员,但背地里它们指使吸毒犯对拒不放弃自己信仰的大法弟子,依然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进行百般折磨:比如很多天不让人睡觉、长时间的捆绑与吊铐、将屎尿灌入大法弟子的口中、用重锤击打腰和臀部、折磨阴部等等让人“活不得、死不了”的肉体与精神摧残。

    因承受不住折磨而妥协的大法弟子,在它们的材料上不准填“强制转化”,要填“自愿转化”,这样它们便可继续欺上瞒下、维持其虚假的“文明管理”形象。执行这些邪恶政策的人渣主要由毕德军、李文彬、甘彪三人组成。

    毕德军,四十多岁,湖北人,当过兵,从事邪恶工作近十年(以前在广州市第一劳教所),近几年任“教导员”一职,成为这里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迫害之初,大法弟子一进劳教所就被毕德军等恶警捆绑或吊铐起来,现在则改变了方式,大法弟子一进来则被“夹控”,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诬蔑师父的各类书刊及光盘。毕德军还经常假惺惺的说:“我们这里从来不打骂人”等无耻谎言。

    毕德军性格暴躁、心胸狭小、蛮横无理,根本就听不进大法弟子对它的劝告。

    李文彬,四十多岁,广州人,长的肥胖矮小,近几年任“副大队长”一职,主要做大法弟子的所谓“转化”工作。李文彬对法轮功一窍不通,根本就不懂大法弟子的心理。“说不服”时往往就涨的满脸通红、象疯狗一样狂叫。可以这样说,有的大法弟子在这里“转化”,都是因承受不住种种折磨而表面屈服,没有一例是因李文彬的瞎说起的作用。

    李文彬与毕德军一样,表面上对中共邪党毕恭毕敬,内心里却是恨之入骨,常常说漏了嘴,认为其“腐败透顶”。它们还经常上明慧网,看有没有登载曝光它们罪恶的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