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毒打折磨大法弟子 邱淑芹生死不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劫持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张敏(大连)、盛连英(大连),在食堂吃饭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抗议迫害,被恶警上刑、毒打、逼迫认罪。恶警怀疑魏少敏(抚顺法轮功学员,六十七岁)也喊了“法轮大法好”,张君两次审问她:“你喊没喊?”魏少敏回答:“我当时脑子没转开劲(意思是自己反应慢了点),当时要是转开劲了,说不定就能喊。我以前还没喊过吗?”恶警没抓着把柄,放弃用刑,但扔下了一句话:“北京的邱淑芹死了。”

从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到二零零八年七月,有一百多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分三批非法劫持到了马三家进行迫害,其中就有邱淑芹。她五十四、五岁,本来在北京时非法劳教的期限已满,因要开“奥运会”,邪党把她们一起的该回家的五名法轮功学员都延期了半年,由北京调遣处转移到了马三家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邱淑芹在食堂高喊“法轮大法好”抗议迫害,当即被拖出食堂,带到四楼,毒打、脚踹、电棍电、上大挂,晚上熄灯(九点)前才被送回宿舍。当夜十一点多,邱淑芹头部剧烈疼痛,呕吐不断,最后被送到一楼医务所,第二天,恶警将邱淑芹的衣物都拿走了,刑事犯透露说住院了,一个月后,有警察说她脑出血。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她任何消息。

恶警张君扔下了“北京的邱淑芹死了”的这句话究竟是在恐吓魏少敏,还是确有其事,最后不得而知。如果有条件,请北京法轮功学员帮助打听一下此事。

马三家劳动教养女所三大队,以张君为首的恶警,在二零零八年四至五月间,对身体较好的法轮功学员(已妥协的)注射不明药物,对外宣称:扎“预防针”。被强迫注射药物的人都是从各分队抽出的生产骨干,人数近四十名左右。而且对于药名、预防什么疾病,都不准问,点到名的不去不行。有老年队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坚持不去,被恶警拖倒在地。

在二零零七年,强迫全体扎预防针。其中王桂兰和李玉荣坚决不扎,几个打手一起上来,把王桂兰压在地上拳打脚踢,腰都打坏了,将近一个星期起不了床;把李玉荣也按在地上往下扒衣服。由于当时两人衣服都穿的多,自身也奋力反抗,才没有被扎成针。

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开幕前,马三家劳动教养女所将坚修大法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们集中到“东岗”,成立特管队、严管队、升级迫害了近一年时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上旬,又将这部份人员分散迫害。恶警董彬负责在特管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恶警张秀荣负责严管队迫害。

被关押在特管队的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二零零八年新建的生产车间一楼的一个房间,吃住拉撒都在屋内,就象关入了笼子。这个新车间位于原老生产厂房北侧,在一个大院里,共二层楼,其中二楼关押的是被迫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平时被强制劳役,每个房间为一个分队,由警察和刑事犯共同参与迫害。

关押在严管队三个分队的法轮功学员们陆续离开了劳动教养所,剩下不到十人。到二零零九年七月,剩下的人被转移至“西岗”内的最外侧、紧挨着大铁门的房子,刑事犯组成的“四防”人员就站在大铁门旁充当看守。

曾被关入特管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连英(北京)、刘士芹(本溪)、周桂敏(辽宁)、夏宁(可能是来自北京)、徐惠(辽宁锦州,可能已获自由)。

曾被关入严管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盛连英(大连)、王玲(辽宁)、魏少敏(抚顺)、刘桂芳(丹东)、刘越红(北京)、张敏(大连)、刘艳勤(辽宁,被迫害的生了疥疮)、高某某(大连,被迫害的高血压)。盛连英每天早上四点多钟被逼迫到“东岗”,由犹大戚春兰(大连)监视,她离开“西岗”后,其他人才被允许起床,主要是恶警们害怕已经被逼迫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再鼓起勇气从新坚修大法,所以严格隔离不妥协和已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让彼此照面,更别提互相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