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喜事连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我老伴王慧(化名)今年66岁,1995年接触法轮功,当时也就是为了祛病健身,人被病魔得没有办法了,当时也不知什么修炼不修炼的。严重的类风湿,一身所有的关节肿大,并弯曲伸不直,脚肿得有正常人的二倍,脚趾象胡萝卜,要穿上儿子41码的鞋子,还不能系鞋带。身子肿得象个大胖子,人只有90多斤。还有严重的心脏病,子宫下垂,眼睛看东西模模糊糊,象下雨一样。1981年她还发生了一次车祸,一辆手扶拖拉机将她左手、胸骨压伤,胸骨一直错位,左手一个大大的青包,手痛得向内弯曲,走在路上弯腰驼背,象虾子、象企鹅,不知有多少人注目。要搞家务,洗衣服因手指伸不直,弯曲,只能用双拳去磨。实在没办法活下去,她买了5包老鼠药,随时准备结束生命。

老伴从1995年开始炼法轮功,从家到炼功点,正常人五分钟的路程,她中间要休息多次,半小时走不到。当时炼功五套功法,都要分成几次做,中间要休息很长时间。就这样断断续续地炼,带修不修地修,到1999年,老伴的病居然全部好了。子宫下垂上来了,心脏病不翼而飞了,被车撞伤错位的胸骨自动恢复了,手上的青包没了,一身的肿也消了,现在人120多斤,比原来瘦多了,穿36码的鞋。

这一切震惊了我们一家人,同时也震惊了亲朋好友、同事、熟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对大法深信不疑,即使在1999年7月以后,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血雨腥风中,一家人依然支持老伴修炼大法。在天灭中共之际,我们家人,亲朋好友,熟人纷纷退党、团、队保平安。这使我们一家人受益多多。

2000年老伴到广场炼功,中共国保人员将老伴绑架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0多天。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保护大法书籍,不能被他们抢劫。全部收藏好,这么好的大法,不能被拿走。结果他们什么也没得到。

老伴第二次讲真相被绑架,国保抄家,抢劫了我的大法书籍,我伤心流泪说这么好的东西就被抢去了。我支持老伴讲真相、救世人。我跟老伴一起出去,老伴贴不干胶、发资料,我给望风;老伴讲真相,我帮忙讲我老伴过去是什么样,现在怎么样,讲大法就是好。

我未修炼,抽烟、喝酒,一次突发脑溢血,家人将我送进医院,其他人脑溢血要从头上抽液,我到医院还未做这些检查,人就好了。别人都奇怪,同样的病我检查都未做,医生的诊断结果都未出来,我的病好了。

出院后我可以到处走,一次上山扯笋,摔了一跤,从山上几个跟头滚下来,居然毫发无损。这对正常人来说都是奇迹。

过年了,我与老伴在楼上搞卫生,农村都是楼房,我不小心从楼上摔下去,人还未摔到地上,就象有人把我托住了,不但没有摔到地上去,反而象飞起来一样,回到楼上。

我的女婿是乡镇书记,岳母被国保绑架,找他去转化岳母,他说,我的岳母就是炼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她犯哪门子罪了,她六、七十岁的人了,难道还搞政治,夺你们的权不成。我的岳父可是脑溢血,要人照顾,要是出了问题,我可不会放过你们,我要到市里去游行。结果,人很快就放回来了。女婿现在“三退”了(退党、退团、退队),工作可顺利了。

再说我家的媳妇家住成都市温江区,她见证了婆婆修炼过程,心性、身体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向自己的父母兄弟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她一家人也得福报了,汶川大地震中没受损失,只有她的小弟不相信真相,家里的电器家具全损失了。

老伴一人修炼大法,我家可是喜事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