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真在变 入党遭白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今天一上班,就看到同事在那儿窃窃私语,见我进来,其中一人还挺神秘的问我:某某交入党申请书了,知道吗?所有谈论这件事的人,脸上都带着不屑、嘲讽的表情。也难怪大家当新闻传,我们单位有一千五百多人,这两年还真没听说有谁申请入那个党的。提起某某是党员,有的人背后会议论,说这人会钻营、太“势利”了,意思是只有一心想往上爬的人才会干(入党)这种事。我丈夫的单位更绝,将近四十个人的一个事业单位,这么多年竟然连一个党员都没有!可见,现在已没有哪个人愿意加入这个东西。何况还要受到被周围的人“另眼相看”的待遇。我边上一个工友说了一句:这年头谁还入这个党,出门也得叫门框给挤了脑袋!

现在世人真的越来越认清了这个党的邪魔本质。有时候打开常人的网站,看见只要是官方发的消息,无论是新闻还是什么政策,点开网友的评论看看,没有几个不骂的,中共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冲突事件越来越多。周围的同事,只要是谈及现在的政府、官员,没有不骂的。很多人都在底下谈论《九评》。有一次我到一个办公室去办事,一进去,看到几个人正在那儿谈论着什么,办公室主任和我很熟,见了我就说:来来,兄弟,昨晚我看了一本书,叫《九说共产党》(我心里好乐,他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这记忆力可真够呛,硬是把《九评》记成《九说》),说得真好!他以为我还不知道《九评》,接着就给我讲了其中“几说”的内容,我也没给他纠正,挺大的一个主任,记错了书名,面子不好看。旁边几个人还不时的给予补充。

这事过了不长时间,就在我们单位的食堂大门框上,有人用粉笔写了几个大字:“李洪志老师万岁!”

单位有位同事,见了我就说:某工某工(我本来应该是工程师的,起起落落的,别人也都这么称呼习惯我),祝你成功!我知道他的意思,每次我都笑着回答他:谢你吉言!

几天前我给一个工友帮忙,给他的手机装软件,单位的一个管事的过来了,笑着说:你是不是在复制你们李老师的录像?我蓦地心头升起一种感动:他谈到我们的师父时称为“李老师”,那说明了这个生命的觉醒!

世道真的在变,世人真的越来越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