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诉奇冤 英魂永存(图)

记涿州大好人王刚之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王刚生前的照片

大雪诉奇冤

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晚十时左右,被河北省保定监狱迫害致高位截肢、八年来受尽酷刑折磨的王刚含冤离世,英年四十一岁。家人迫于当地恶人的压力和保定监狱答应解决问题的欺骗,于第二天将王刚的遗体草草掩埋。在下葬之时,漫天大雪铺天盖地而来,北风呼啸,大地含悲,苍天落泪,天地缟素。控诉着中共邪恶暴政对一位守法公民的迫害,诉说着被老百姓称之为大好人的王刚的旷世奇冤。

正直善良的好人

王刚是涿州市码头镇义和庄乡西韦陀村人。他修炼法轮大法后,以“真、善、忍”为准则,使他由一个脾气暴躁与人争吵打架的人变成了一个处处替别人着想、事事与人为善的好人。还经常告诉父老乡亲和家人要积德行善,多做善事、好事,到什么时候都要做一个好人。王刚修炼法轮大法后做的好事说不完,用乡亲们的话说:多了。如有一次他和邻居一块儿去买化肥,回来一数,发现多给了一袋。他二话没说,骑上自行车就把这一袋的化肥钱给人家送了回去;还有一次,他发现有个脏兮兮的人躺在大街上,生着病可怜巴巴的没人管。王刚见状,背起人来急匆匆的送进了医院里……

他在涿州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把自己每顿饭的两个窝头分一个给同监室的其他人,每人饭盒里一块,自己却饿着肚子;他的衣服被子送给了没有衣被的人用。一个人在衣足饭饱时给别人一口饭吃不算什么,而自己却在忍饥挨饿、衣被很短缺的情况下,还能首先想到别人。他这样做,让同监室的人看到了什么是善良。

即使在监狱被迫害期间,他还想着乡亲们,他在自己《狱中日记》中写道“人生为谁活着,是为更多的人活着”。

蒙冤入狱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天下着小雨,王刚正在家里操持着家务。这时义和庄派出所、义和庄乡邪党政府的五六个人突然闯入家中,将王刚非法绑架到涿州看守所,遭受涿州市公安国保大队恶警和“六一零”人员长达半年的酷刑折磨。二零零四年一月被枉判十年冤狱,正如王刚所说,“凭什么!”

高、范逞凶,酷刑摧残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王刚被劫持到河北省保定监狱。王刚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更没有罪!在遭受酷刑时、在被逼迫转化时,他坚守自己的信仰,不妥协、不签字。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九日,狱警对王刚又下毒手,王刚被抬出去关禁闭,由监狱长高英直接负责迫害。王刚被捆绑在床上,床面木板畸形焊了三道铁梁,脚下面是两个铁镣子,腰部有一条大带,两手用手铐铐在床上。在关禁闭的十天里,不让说话,喝水只给一点点。五月二十七日凌晨四点左右,范建立和冉林(狱政科的负责人)到禁闭室,范建立问“谁让你垫的褥子”,抬腿踹王刚截肢前的那条腿,连踹七八脚后。又把王刚身下的褥子拽下去扔到外面。范建立又再次踹,当时拽褥子时就被畸形的木床板和铁箍硌成青紫块,有的地方皮肤已破。而后他还强迫王刚说法轮功不好,让王刚去监控室见他。王刚说腿疼走不了,他就叫人把王刚拖到监控室的门外,让他自己进去。王刚爬了进去,被范建立一脚踹倒在地上,又让出去,再爬进来,就这样反复三次。

王刚随后向其他狱警反映了情况,“范建立把我打伤了”。

剥夺合法权利 强行截肢

五月二十八日经保定、北京的医院检查,由于王刚长期遭监狱迫害、长时间被捆绑固定在床上、狱政科的负责人范建立毫无人性的摧残,导致王刚右腿、骨头、肌肉、血管已坏死,医院检查结论:应双截肢。五月三十日,王刚给前来医院的狱中“610”、监区的有关负责人诉说了自己被范建立毒打的经过,要求监狱的领导给个说法,要求征求妻子的意见,否则就不同意截肢。在病情急剧恶化,不截肢就面临生命危险的情况下,狱长高英和监狱的领导拒不出面,拒不告诉家人,不给王刚任何说法,剥夺王刚的合法权利。王刚被迫无奈,遭强行高位截肢,右腿截肢后仅剩10公分,就这样,一个壮小伙子被迫害成了残废人。

封锁消息 秘密转监

保定监狱作恶心虚,极力封锁消息。在王刚右腿截肢手术14天后,将王刚转回保定监狱内的新生医院,封闭在最东头的小屋内两年不许与外界接触。

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将王刚转入康复队,铐在三楼楼梯上,24小时监控。王刚抗议:高英把我整残了,高英你为什么迫害我?你为什么耍流氓?

当王刚的妻子及家人从小报上得知王刚被截肢,赶往保定监狱探望核实时,狱方竟百般刁难,不让见面,矢口否认,欺骗家人,残忍的两年多不许探视。

为避开公愤,推卸责任,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把王刚秘密转移到冀东监狱迫害。

冀东监狱的恶行

王刚被劫持到冀东监狱四支队后,并没有因为已被高位截肢而幸免继续迫害,而是被分到严管队,狱政科科长贾文海给王刚放天安门自焚谎言录像,王刚说,“贾科长你弄这个,你弄不过我” ,和他们讲真相,抵制洗脑,贾文海等人就把王刚固定在床上半个月。后来又把王刚的拐杖拿走三个月。

王刚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在自己遭受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下,仍以一个大法修炼者的心态善待这些迫害他的人。到冀东监狱四支队后,他继续向狱警们和服刑人员们摆事实,讲真相,破除他们头脑中被中共灌输的谎言,到最后狱警无话可谈。

王刚在自己《狱中日记》的一首诗中表达了他慈悲救人的心声:

规劝

苦劝未醒迷路人,只因缘在万事牵。唤醒迷者心欢喜,规劝一个心自宽。
人心迷来惑不解,观念铸就封自身。为救迷者声不断,规劝最终为迷人。

不顾死活,拒绝让回家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冀东监狱看王刚快不行了,为了推卸责任,急于要对王刚保外就医。家属和村领导签了字,后又找到义合庄乡政府商量,结果义合庄乡党委书记邵长镇、乡长付伟辉、乡政法委书记王金丰不给签字盖章,拒不接收王刚。二零零九年五月,冀东监狱将病危的王刚送回家中,涿州市“610”办公室副主任高建也赶到王刚家,事前已定好调——不让王刚回家。又召集义和庄乡、西韦陀村的负责人开会,串通一气,居然以“人回来赔偿金不好解决”为由欺骗王刚妻子,要求监狱必须拿钱,否则不同意接收。表面的冠冕堂皇,掩盖其背后的罪恶——怕承担他们在当初把王刚非法绑架、拘留、判刑、送进监狱的责任,因而拒绝王刚回家。监狱方怕王刚死在监狱,急欲推出来。涿州方面怕王刚出来后,找他们算帐,他们是王刚冤狱的责任单位责任人,尤其涿州市610办公室副主任高建是元凶,王刚就是他弄进去的。后来监狱方面的人悄悄扔下王刚,开车急急的跑了。当地“610”、派出所马上派人骑摩托车堵截,不把王刚拉上就不让走。就这样,王刚又被拉回冀东监狱。

二零零九年八月,王刚家属又到冀东监狱接人,当地“六一零”、派出所得到消息,与冀东监狱狼狈为奸,不顾王刚已生命垂危的身体状态,拒绝放人。

二零零九年十月,王刚被确诊为淋巴癌晚期,冀东监狱这才通知家属来接人。西韦陀村支书却说:接他干什么?让他死那儿吧!王刚妻子说:难道连一把骨头都不让我们有吗?

天理昭彰 正义的呼唤

王刚由一个身强力壮的中年汉子被迫害成截去一条腿的残疾人,而打人凶手范建立不但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后来反而升调为河北省太行监狱政治部主任。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王刚状告高英、范建立。王刚的妻子多次反映王刚被迫害的情况,保定监狱歪曲事实,官官相护,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王刚下葬日铺天盖地的大雪昭示着,老天警示着:大法弟子王刚的奇冤必须昭雪,迫害王刚的罪恶必定清算!希望所有参与迫害王刚的人,立即醒悟,说出当时迫害王刚的真相,给王刚及王刚的家人一个公道的说法;退出邪党,将功补过,不要为中共邪党陪葬和当替死鬼!为自己和子孙留一条后路。

王刚走了,带着对法轮大法的真诚,带着对“真、善、忍”的热爱,带着对父老乡亲们的一片忠心与慈悲,坦然的离开了他所热爱的这片土地,人们不会忘记他,其英魂永存!

所有被邪党欺骗和愚弄的人们,请快快觉醒吧!最后的大审判即将到来,“中国共产党亡”实乃天意。只有退出邪党,才有出路;只有退出邪党,才能躲过灭顶之灾;只有退出邪党,才能给自己和子孙一个美好的未来!才不负大法弟子的一片苦心与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