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法光中的一朵小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我从小两岁多点跟姥姥(妈妈工作忙、姥姥带着我)一起学法、背《洪吟》、发资料讲真相。今年我十一岁了,我也要说一说我的修炼经历,向师父交一份答卷。

在幼儿园大班时我就能流利的读《转法轮》,偶尔还跟姥姥参加小组集体学法呢。有一次出现发高烧,夜里总有些吓人的东西缠着我睡不好,姥姥要我和她一起发正念销毁干扰我的低灵烂鬼。第二天姥姥先找她最近哪儿做的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然后我也能找出自己哪件事做错了,这样身体很快就好了,学会向内找就这么神奇!

小的时候我经常白天跟姥姥去楼道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爬多少楼梯也不累,有时我还要踮起脚尖也学着贴几张,那个感觉特别好。有一次我们刚擦完电表箱上的灰尘贴不干胶时,楼上走来一位中年叔叔,非常严肃的说:“你们是法轮功,不怕被抓?”这时叔叔往下走姥姥便和他讲真相直到楼下拐弯处。事后姥姥叮嘱我:“谁问这事都说不知道”。姥姥是怕被恶人构陷影响到我,这不就是怕心吗!我说:“姥姥,你的正念呢?”姥姥喃喃自语的说:“真是,还不如孩子!”现在想起这事才明白肯定是师父点化我这样做,让我和姥姥一块提高呢!

以后我还经常和姥姥一起去一些封闭小区和封闭的高层大楼发资料,我们边说边走,象他们这儿的住户一样進出自如,让这儿的世人也闻到大法的真相,也是他们得救的希望。

在学校里我是老师和同学公认的好学生,各科成绩都名列前茅,因为师父教导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记的在上一年级的时候,听说学校要我们集体入少先队。我知道不能入,马上回家告诉家人。姥姥找到班主任讲明不入的理由,老师说要请示校长。三天后,老师悄悄告诉我校长同意了。其他同学入队那天我坦然的站在一旁,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对同学们的毒害。后来升到三年级第一个周一升旗时新任班主任发现我不行队礼,把我叫到一旁问,你是美国籍的吗?我说不是。她又问,你是法轮功吗?我说是的。说后我也有些忐忑不安。回家问姥姥,如果有人问你是学法轮功的,你怎么回答?姥姥说是啊。我才把心放下,原来我做的对。可是家里其他人还担心这样做会影响我在校的其它活动,其实不然。几天后姥姥去学校参加家长会跟班主任提起这事,她很认同,并说我是个让老师非常放心的好学生。班级和学校无论搞什么活动同学们首先推荐我,只有我不愿参加的(带有少先队内容的活动),没有我参加不了的,因为我有师父在看护着呢!

在学校给同学讲真相我觉的挺难,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如果他不相信怎么办,如果他告诉老师怎么办,这些不好的心在挡着我。师父每次讲法中都告诉我们救人,救人,和旧势力抢人。我要用大法给予的慈悲和智慧救我朝夕相处的同学。一天中午上学路上正好碰见两个我早就想和她们讲的同学,搭上话后,我就问她们戴红领巾的意义是什么,她们都说不知道。我就跟她们说了法轮大法是救人的佛法和三退(退党、团、队)保平安的真相。最后她俩都爽快的说:“那就退了吧。”我真为这两个得救的生命而高兴。后来无论在校还是在其它场所遇到同学我就抓住机会劝其退出少先队,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遍地开花成立家庭资料点是姥姥的心愿,可是姥姥对电脑一窍不通,很苦恼。同修教姥姥时,她总是说好,好,知道,知道。可同修走后自己操作时又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样我就当起了姥姥的“小老师”。(因我在一旁早看明白了)当然在帮姥姥的过程中也暴露出我许多执着心,如欢喜心、显示心、烦躁心、妒嫉心等许多心。特别我认为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告诉她,一会又问,我就不耐烦了,再问,我就不吭声了,急的姥姥团团转。这样做连个常人都不如,还算个修炼人吗?我老守不住心性,明知故犯。现在姥姥基本上能独立上网、下载和打印了,一朵小花在我们家绽放了。姥姥一提起这事就说,能有今天离不开我的帮助呢。我觉的是姥姥带着我溶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到了今天。

我是沐浴在大法中的一朵小花,梦中自己是长着翅膀的小天使。我要展开翅膀,紧跟师父,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