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面对面发神韵光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前几天有同修找到我,叫我还是写写面对面大量发神韵光盘的经验,这样大家可以相互借鉴一下。一直以来,我就是师父说的那种人:“有一些人不出来,不重视,把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看的没有那么重要。”“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就是属于这样的人,从劝“三退”以来,我劝退人数总共加起来不过二三十人。当我看到这段法时,我惊呆了,那一刻,我才知道事情有多么严重,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事。

从同修办公室里出来,一路上我想着,我该怎样去做救度众生的事。由于人心的障碍,我一直都不敢突破面对面讲甚至是不愿去突破,不管怎样,我必须要迈出这一步,只要踏出这一步,以后会越做越顺。我在心里鼓励自己,同时求师父加持,我要救度众生。我跟附近的一同修商量问她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她是否愿意时,她高兴的满口答应了。

第一次叫同修出去时,正好她在做午饭,她要另一小同修和我同去,由于人心,我一直就对这小同修没好印象,心想要她去,还不如我一人去。由于发出这不好的一念,一路上小同修时不时的说话,我说发正念,有什么话等到事情做完了再说,因为我知道在做事情时,不要有杂念和人心,那样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由于我们选的第一站是音乐学院,在发放时介绍说是大型的音乐会,在全球巡回演出。学生一听说是音乐晚会,不到十分钟,三十多张神韵光盘便一抢而空。有了这个好的开端,我们便开始大量的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

我们刚开始是计划针对大学生,可没过多久,学生全部放暑假,后来我们商议开始面向民众。其实在发放神韵光盘的过程就是一个实修的过程,几乎每一次都有考验心性的关。刚开始发神韵光盘的第三四回时,每一次发完,我就乐颠颠的跑到一老年同修家向她汇报今天发了多少,后天又发了多少,那个欢喜心掩都掩饰不住,说了几次后,我突然发现不对,我说这好象是欢喜心。过了几天,我们由五十多盘增加到一次发放一百多盘到两百多盘。这时,我又“乐颠颠”的跑去给老年同修“汇报”。后来又发现不对,我说这好象是由欢喜心演变成显示心了。显示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快。当然这些心发现了也就将它解体了,但是有很多心再出来时有时并非能把握的很好。

有一次,我们准备到某商场去发放神韵光盘,在家我已针对那个地方发正念清理了空间场,同修临时改变要去另一地方。我一听就火了,我说为什么要改地方呢?那地方我已清理了,临时改变地方,万一要出了问题怎么办呢?那一刻所有的人心全部翻出来了,还气得不行,心想这个项目是我开发的,她有什么资格来安排路线呢。应该无条件的听我的,同修开始劝说,到哪里都是救度众生,再说有什么值得你这样大动肝火呢?不管同修怎么劝说,我就是不听。同修说,那为什么别人能配合你,而你却不能圆容别人呢?是呀,我一下子就清醒了,我想我这是在干什么呢?我这是在证实法吗?我这不是在执著证实自己吗?这是多么危险的一个执著啊!如果我再坚持下去,跟同修发生冲突,带着情绪救度众生,那岂不要被钻空子,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想到这我真是吓了一身冷汗。有多少被绑架的同修,都是在配合时坚持自己而发生矛盾出的事啊!悟到这是邪恶要利用我的争斗心而使我们产生间隔,我马上调整心态,求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干扰我和同修配合救度众生的邪恶。当这一念一发出,我的身体象揭掉一层东西一样。

自那以后,我才深深的体悟到整体的配合有多重要,体悟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们讲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法理。

我们发放光盘,主要是针对大型商场、商业街、人流量大的地方发放,一般二十分钟内,三人可发放二百份光盘。一人提着光盘,站在两米开外发正念,俩人发放,面带微笑。我们一般配合的同修年龄都选在四十岁以下,因为常人发宣传传单没有老年人,常人以为我们发的是什么宣传广告之类的。我们一般都是很礼貌的说:“您好,欢迎观看神韵晚会。这是大型的音乐晚会,在全球巡回演出,盛况空前。”

在发放神韵光盘时,不要总在一个地方发,将整个地区在心里规划一下,一个地方只去一次,时间不要超过半小时,大节日除外,一个轮回下来再去原来的地方已是两个月以后的事了。这样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几乎很少有人拒绝,当然也会有考验心性的。有一次我给一年轻小伙光盘,他接到后悄悄的问这是不是法轮功。因我手上还提着一百多个光盘,不知他问话有什么目地,我不敢直接回答是。从未想到有人会问话,一下子还真把我问住了。我定定神说:“这是大型的音乐晚会。”“那是不是法轮功的晚会呢?”“你拿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因没有任何杂念,也就什么也没发生。还有一次,那天有俩人一前一后,向我走来,我给前面的人光盘他没有接,他看见后面一人接了,他又返回来要。他接到后,突然大声地说:“哎,法轮功,你们好大的胆,大白天就这样发光盘。”然后使劲的将光盘退给了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一个新配合的同修吓的满脸通红。我说:“不要怕,它什么也不是,立即解体它。”这强大的一念,使那两个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其实很多众生也许等着被救度,真的是等了千百年了。有一次我们在一商场门口发放,又叫几个调皮的男生在我们手上抢。有一个老婆婆看着别人抢也跟着抢,由于急着抢差点摔倒。我说:“别抢,婆婆,都有都有,见者有份。”还有残疾人在地上乞讨,看着别人高兴的领着光盘,他几乎乞求的问我能不能给他一盘,我迟疑的问他家里是否有DVD,他趁我不注意时一把将光盘抢去“我家有DVD,我家有DVD”,双手合十,不停的说谢谢,谢谢。对于他来说是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有人说“十一”是敏感日,而我认为那是反迫害日。去年邪党策划很久的“十一”到来,我们七点开始学法发正念,清理所有有缘人背后阻碍他们被救度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求师父把有缘人都弄到我们跟前,无缘人统统看不见。我们七人分成两组,当我们来到大街上时,黑压压的人,只看见人头在涌动。有一组在十分钟内,人们将四百多盘光盘一抢而空,而我们这组几度将人行通道堵塞,人们是一窝窝、一圈圈的围着“抢”着光盘。“抢”到光盘者脸上无一不是开心的笑着,有的不停地说谢谢。

当我们发完一千份光盘时,没拿到的人失望的问我们什么时候再发。看着失望的眼神,我有点惭愧。看着那些急切的等着我们救度的众生,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迟迟不动呢?

一点体悟,有什么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