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渝北区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重庆市渝北公安分局、派出所、当地政府、街道办不法人员,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恐吓、骚扰、非法抄家、绑架迫害。现将渝北区公安派出所部份恶行曝光如下:

一、何秀容被迫害

何秀容是渝北区原沙坪石油机修厂的一名大法弟子,女,现年40多岁。2000年7月渝北区公安分局和川东石油钻探公司,为了让其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强行将何秀容送到渝北公安分局办在沙坪石油子弟校的“转化班”洗脑。每天关在房子里不准出门,约十天时间,以收取生活费、资料费、保证金的名义,勒索钱财。生活费50元/人、天,一支笔和一张纸就要100多元,保证金1000元。

2000年8月,何秀容因邮寄资料向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遭到渝北区公安分局一科恶警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并将何绑架至渝北区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永川女子监狱受到进一步迫害。

参与迫害的人员:渝北区公安分局陈大明、李梦海等,川东钻探公司一公司保卫科甘林、乔书玉等

二、郑永琛被迫害

郑永琛是渝北区大法弟子,女,现年65岁。2000年5月11日早上5时30分,郑永琛在双龙大道绿梦广场炼功时,被渝北区双龙派出所的恶警非法劫持到双龙派出所,强行戴上手铐,不准吃饭、喝水、睡觉、还勒索现金20元。恶警杨勇、郭伟等人还非法抄家,但一无所获。12日下午恶警杨光荣又强行将郑永琛铐上手铐带到绿梦广场炼功的地方拍照,进行人格污辱。13日晚上被送到渝北区看守所关押。6月12日郑永琛被劳教一年,劫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

2001年12月25日左右,杨光荣等几个恶警趁郑永琛外出之际(女儿在家)又一次非法抄家,仍一无所获。

2002年元月份11日,郑永琛与老伴走至新华宾馆门前时,被四、五个双龙派出所的恶警和联防人员在光天化日之下非法绑架到双龙派出所。郑永琛说:“你们非法绑架有罪”。这时有一个姓汪(戴眼镜)的人说:“就是绑架,你去告呀”!在派出所里,恶警杨光荣对郑永琛非法审讯,两天两夜不准睡觉,13日中午才回到家。

2002年4月13日,渝北公安分局恶警陈大明、李梦海伙同双龙街道办事处陈主任、蒋兰、刘晓燕等人又将郑永琛劫持到两路镇鹿山村青草源洗脑班迫害,共十天。每天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和污蔑大法的宣传材料,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

从99年7月以后,渝北公安分局、派出所、当地政府、街道办、妇联、经常到郑永琛家恐吓、骚扰、抄家,使亲人们的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

三、颜惠菊被迫害

渝北区大法弟子颜惠菊,女,现50多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4月25日到北京上访。在途中被公安恶警劫持,关押在湖北省十堰市,被迫害三天,并抢走人民币300多元。

2001年12月14日,被渝北区双龙派出所恶警郭伟、杨光荣绑架到派出所,并非法抄家,未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12月15日又被转到渝北区两路派出所关押,迫害两天后放回家。

2000年8月颜惠菊被两路派出所恶警曹新元和居委会的袁福兰绑架到渝北职教中心洗脑班强行洗脑。同时以收取生活的名义抢去人民币五百元左右。

2002年4月份颜又被渝北公安分局的恶警陈大明、李梦海、两路派出所恶警曹新元、双龙街道办事处的陈道友、居委会的书记何安玉及陈玉秀、李长春等人非法绑架到两路镇鹿山村青草源洗脑班强行洗脑。迫害十天。

2003年8月13.颜惠菊再一次被两路派出所恶警曹新元、双龙街道办事处的李金成、陈玉秀等人非法绑架到两路镇鹿山村青草源洗脑班。迫害十天。

在洗脑班里,每天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和污蔑大法的宣传材料,逼迫写“三书”。

2004年8月9日,渝北公安分局恶警李云和另一名不知姓名的恶警,又一次将颜惠菊非法绑架并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

2005年9月26日颜惠菊再一次遭到渝北区两路派出所和居委会人员的非法抄家。抢走了录音机、录音带和大法书籍。

四、白述英被迫害

白述英是渝北区大法弟子,女,现年58岁。2000年3月25日到北京和平上访,被天安门广场恶警非法绑架,抢去现金2000多元,钱交给重庆驻北京办事处李××,李又将钱转交给重庆渝北区双龙派出所杨光荣,没有开收据。白述英去要过几次,直到现在也未要回。后来渝北区公安分局又向白述英的儿子(常人)勒索现金5000元,才将白述英释放回家。

白述英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坚持炼功,2000年5月她再次被恶警绑架,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白述英仍然坚持修炼,又被加期半年。在那一年半的时间里,白述英遭受了邪恶的各种酷刑折磨。每天都被打、骂、体罚,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头发被扯脱,头、耳朵打得全是包块;整个夏天都在毒辣的太阳下被曝晒、体罚;苏秦背剑式的酷刑更是残忍,双手一上一下的反铐在后背,身后两个吸毒包夹刘学利、王芳不停地拉紧手铐,疼痛难忍;恶警刘××余××(二大队长)赤膊上阵,亲自毒打白述英,打的全身发紫,胳膊都被打断了。在劳教所里,强迫白述英观看诽谤、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白述素英说:“还我师父清白,还我自由”。恶警立即与五、六个包夾毒打白述英,并铐手、捆脚,用脏袜子塞到嘴里,用胶布封口,不许说话,不许喊,直到把人打晕过去才住手。2001年11月劳教所才将白述英放回家。

2002年的一天早上,恶警踢坏白述英的家门,强行入室将白绑架到渝北区两路镇鹿山村青草源洗脑班洗脑,强迫转化,关押十天。

2005年5月,恶警第四次将白述英非法绑架到渝北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恶警杜××要强行给白拍照,白不予配合,杜就将白述英打倒在地,打得白全身是伤。后被劳教一年三个月,关押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

2007年4月,白述英外出打工,回兴派出所恶警把白述英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绑架到派出所审问,问白述英人在什么地方?见儿子不说就将其痛打了一顿。后看儿子确实不知道,才把人放了。给家人造成极大的伤害。

五、杨映芬被迫害

杨映芬是渝北区大法弟子,女,现年58岁。她原在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综合农场建筑公司工作。97年由于患病导致瘫痪,不能上班,被丈夫背回原籍—重庆。好心的法轮大法弟子教她炼法轮功,炼功不到半年时间,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全身轻松,走路自如,能够正常生活了。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邪党残酷镇压法轮功,污蔑大法师父。1999年12月27日,杨映芬以在大法中受益、大法救了自己命的亲身体会,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到京当天就住在湖北省驻北京办事处。

2000年1月1日杨映芬被黄石市阳新县综合农场派出所所长丁运华、和朱秀莲、万××绑架到阳新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八天;并且抢走了杨映芬全家的户口簿和杨本人的身份证,到现在都未归还。由于两个儿子正在读书,无人照顾,亲戚就找有关部门要人。阳新县公安局杨新勒索现金900元,阳新县看守所勒索现金300元,才放杨映芬回家。回家后,阳新县综合农场派出所所长丁运华等人经常到杨映芬家骚扰、纠缠,无理要求杨映芬承担丁运华等人到北京绑架她来回所需的费用,开初要三、四千元,杨不承认,后来他们又说要二千元,杨映芬也没有承认。就因为这个原因,阳新县综合农场派出所所长丁运华故意刁难、设卡,后来虽经多次要求,到现在都不给杨映芬办理退休手续。杨映芬都快60岁了,领不到退休金,60多岁的老伴无奈只好到外打工,从事高风险的高空作业,来维持全家的基本生活。

由于中共邪党不断迫害大法弟子,2004年8月19日晚,重庆市渝北区公安分局恶警陈大明、杨光荣、郭伟和双龙派出所的人员非法闯入杨映芬的家,翻箱倒柜的搜查长达三小时之久。抢走了杨的私人财产001天线,师父的讲法录像光盘、大法书籍、经文以及洪法和救人用的横幅。当天晚上把杨映芬劫持到渝北区双龙派出所,第二天转到渝北区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受迫害36天,后被劳教一年半,非法关押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