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滨州李海青狱中屡遭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原山东滨州医学院保卫科干部、大法弟子李海青,二零零四年被中共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滨州市滨城区看守所、潍北监狱。恶警采用各种方式,多次用损害身心的药物加害他。

李海青,原名李海清,是一九九四年由部队转业到滨州医学院,在部队工作十五年,落下一身病。李海青一九九七年年底修炼法轮大法,不久一身的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从此李海青被多次拘留、劳教、判刑入狱,受尽酷刑折磨,几度死去活来。他于二零零七年出狱,现流离失所。

滨城区看守所里的罪恶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九日,滨州市滨城区公安分局近二十名警察,不穿警服,没出示任何证件,在滨州医学院保卫科的协助下,闯入李海青家中,企图绑架李海青。李海青不配合,不上车,十几个恶警一起上,把他抬上车,李海青一遍接一遍的高喊:“法轮大法好!”几次被抬上车又几次下来。围观群众很多,同事们都叹息、摇头:做好人也要被抓。警察对李海青的家及生意店铺进行非法搜查,抢走大法资料及店铺中经营用电脑、打印机、复印机、装订机、电脑耗材、录音笔等物资一宗,价值两万多元。李海青的妻子也被警察绑架走。

之后,恶警将李海青长时间锁在铁椅子里,昼夜不允许睡觉,非法审讯三个多月。

从二零零四年七月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下旬,李海青被非法关押在滨城区看守所期间,中共特务、看守所恶警、刑事犯罪人员互相勾结,对他采取了多种形式的暗害:偷偷使用迷糊药、毒打致长时间昏死、在长时间断水断粮的情况下抽出大量血液后再大量使用不知名毒药、冰毒等、大量使用迷糊药及安定等毒药后连续几次强行窒息他。

一次,恶警连续给李海青大量使用迷糊药,三个月后的一天早上,恶人恶警及特务看到迷糊药好象见效了,于是对李海青实施谋害。但李海青在关键时刻清醒,恶人们的阴谋没有得逞。但夜间睡觉时,特务又偷偷的给李海青使用迷糊药。迷糊药装在象手指大小的小塑料眼药瓶里,特务谎称自己眼睛有病,是警察给他两个装着药的小瓶。该特务和另外几个特务分别睡在李海青的左右。早上李海青被迫害的有些神志不清,此时在一刘姓特务的指挥下,监号里的十几个人一起上,将李海青腾空扔向窗户,令他的头撞破玻璃,再撞到铁窗棂上弹回,李海青从地上爬起来,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时,这十几个人又一起上,拳打脚踢,把李海青打倒在地,昏迷过去,然后这十几个人压向他、踩他、踢他。

此时李海青又清醒了,大喊着:“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打人?!”他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连李海青自己都感到奇怪,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吓得在场的恶人、特务向后退去,不敢再上,有的犯人吓得直接叫大哥。李海青没有还手,他靠墙站着,闭着眼睛,可能是毒药发作的难受。突然监室的门被猛然推开,冲进曲某等四个警察,其中两人专门猛力击打李海青下腹部,另两人专门击打他胸肋致命要害部位,一直把李海青打倒在地,全身瘫软不省人事,恶警再把已经昏死过去的李海青用粗大的铁链锁在死刑床上,然后拿来红色药水涂在李海青的头上。李海青的头当时并没有破,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出血,可恶警涂上红药水后,很象头破血流。恶警坏人们就造谣说他要逃跑自杀、自己把头撞破了、死了是自杀的。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李海青慢慢苏醒过来。当警察得知他醒来时,真是气急败坏,恶警所长胡某拿个橡皮东西,一边大骂,一边用了非常大的力狠打李海青的头,直到李海青停止惨叫、昏死过去,胡某还狠狠打了十几下,才骂骂咧咧的回办公室。

李海青的头被打的肿得很大。可是他又活过来了,但眼睛睁不开,呼吸困难。大约经过一星期,他又慢慢恢复,头脑也有些清醒。这时有个“犯人”问他“你吃饭吗?”他回答“吃。”此时李海青已几十天处于昏迷状态,恶警没给他吃饭,也没给喝一滴水。这时有个犯人从监室外拿来半杯快餐豆腐炖肉和两个馒头。看守所监室里没有快餐杯这种餐具,显然是警察拿来的饭菜。李海青看来很饿,他大口吃着这些豆腐及馒头,但过了几分钟,一个馒头还没有吃完,他就突然躺下不省人事了。

过了几天,李海青又醒来了,他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要喝水。”但警察不给,几分钟后他又昏过去了。警察说“李海青病了,抬到卫生室去打针。”昏迷不醒的李海青被抬到卫生室,但所谓医务人员却先抽他的血。有现场目击者听到,恶警说是上边领导要的,好象是拿大法弟子的血去送礼用。不法“医务人员”先对李海青的血液进行检验,检验中还赞不绝口:“太好了!太细腻了!”

不法之徒抽完血后就接着给李海青进行静脉注射,不知用了什么药,现场目击者看到看守所医生在给李海青扎针时非常害怕,全身不停的颤抖(此医生是刚刚调来本看守所的,也许是第一次参与害人勾当)。此时,所有的警察都跑到李海青的背后。在被注射药物一、二分钟后,李海青全身瘫软,不省人事。

此后李海青每天都是处在深度昏迷状态中。大约三、四天后,看守所又对他进行了一次大剂量静脉注射,期间他曾几次出现死亡状态,恶警们也几次向其家人发出死亡通知,谎称“李海青绝食死亡”。等家人来抬人时,滨州市滨城区公安分局警察却说“这里没有李海青这个人。”其实是李海青又活过来了,他就象有神灵佑护一样,恶警整不死,气得恶警要命。

二零零四年冬天,当时监室零下十八度,恶警把李海青脱光衣服,锁在死刑床上,身下泼上水,再强行给他用药,导致李海青几乎天天拉稀,大小便失禁,好象是故意让他泻,让他大伤元气。李海青自从上次吃了可疑的饭后,恶警再没有给他任何东西吃,也不给水喝。这些天下来,他虽没有死,但是昼夜昏睡。

在一天夜里,当其他人都睡着了,特务、恶警直接用手用力按紧李海青的口鼻,强制窒息他,直到他全身无任何挣扎动作,恶徒们确信李海青已死亡时才松开手。就在恶警特务的手离开李海青口鼻的一瞬间,不可思议的奇迹发生了:李海青的心胸、腹部象同时被电击了一下颤动,紧接着心脏恢复跳动,恢复自主呼吸。李海青睁开眼睛,看着恶徒们,令当时在场的所有人脸色苍白,吓得要死,四处逃窜,但又没地方藏身,因看守所监室的门是锁着的。

在这之前,李海青曾给监室里在押人讲大法的美好,也几次给这些特务讲清真相,他们不听。李海青之前一次次的死去活来,他们不相信是修大法的原因,认为是他身体强健的原因。但这次恶人们震惊了!

这时的李海青常处于昏睡状态,但有时会醒来,因为太虚弱几分钟又昏睡过去。后来这种强制窒息的谋害又进行了一次,这次恶人用手按李海青的口鼻窒息的时间更长,但结果和上次一样,他还是活过来。过后执行暗害的头目,又下令“用被子捂死他”,但此时已没有人再敢动手了。

再以后的时间里,只要李海青醒来,恶警就用小瓶的自喷药对着他的鼻子喷两下,约三秒钟,他就昏过去。恶警不让他醒,让他天天昏睡,看他醒了就喷。

有一天,李海青醒来,要水喝,要吃的,恶警这次没有马上给他喷药,而是从警察办公室端来一个大碗,说“水来了,喝吧。”李海青确实渴了,他已好长时间没有喝水了,却没有渴死,这也是特务恶警们无法理解的。只见李海青一口气,就把一大铁碗东西喝下去了,喝完才知道那不是水,而是一大碗柴油,里面还加了不知名的药物。

从此李海青又进入深度昏迷。在此期间的一个夜晚,来了五、六个穿白大褂的人,他们把李海青装进了专门装死人的黑色塑料袋,就在他们拉拉链的时候,李海青坐了起来,眼睛看着他们说:“你们干什么?”吓得那些人都跑了。几分钟后李海青再次晕倒、昏迷。直到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恶警用针刺他,将他弄醒,醒来就能吃饭喝水,人象没事的一样,只是身体虚弱些。恶警见了,自言自语道:“这就是那个功!”他们不敢说出法轮功几个字。

潍北监狱里的罪恶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李海青被劫持到山东省潍坊市潍北监狱劳改农场五场迫害。他每天被强迫在车间干十六个小时活。

李海青向狱警及犯人讲他自己在滨州看守所所受到的残酷迫害,还专门向潍北监狱侦查科揭露滨城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对他的残酷谋害。于是潍北监狱恶警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开始对李海青进行长达近一年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七年除夕,监狱恶警让李海青用大毛笔写过年用的“福”字,写了很多,字写完后,一管事的服刑“犯人”,其实是特务,假装关心说:过年了,也累了一天了,喝杯茶吧。因平时很熟悉,李海青真把他当一般的犯人了,就喝了两口那人泡的“茶水”,因那“茶水”很苦,就没再多喝,回宿舍了。但那水里放了大量的冰毒及损害神经的药物,足以使一个正常人精神失常或疯狂奔跑。这样在监狱里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超越警界线,就视为越狱,轻者加刑,重者则当场击毙。所以在监狱里的逃跑案例,所谓的逃跑犯人,面对着武警的枪口,还在爬墙逃跑,而被当场击毙,九成以上是恶警暗用毒药后,人为制造的草菅人命的谋杀,事后还栽赃陷害。

李海青睡了一夜第二天起床,行为表现很正常,只是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头重脚轻。早饭后,那个特务还专门叫着李海青一会跑到这,一会跑到那,企图叫他狂跑起来,但恶警及特务没有得逞。恶警及特务看他没事,就又叫他去写字,特务把毒药事先弄到毛笔上,叫他写字,特务自己怕中毒,逃离了现场,等估摸着毒药劲上来的时候,特务、恶警、五厂的厂长及指导员就叫李海青到监狱大门贴对联,还专门找了两个大块头犯人帮忙。但李海青行为表现正常,恶警无奈。中午饭时,他们又在李海青的饭里、喝的水里加了更大剂量的麻醉药物及破坏神经的药物。饭后,李海青出现了失常现象,但也只是说话声音大,象是在演讲。狱警把他叫到办公室,然后李海青就失去知觉。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是在监狱卫生室里,看到有七、八个人按着他,还有掐脖子的、有捂嘴捂鼻子的,企图强制窒息他,但十几个恶人在恶警的指挥下弄了几次,也按不住李海青。而且此时李海青却唱起歌、用顺口溜讲述江氏流氓集团为何迫害法轮功,使在场有的人笑出声。

但恶警最后又给李海青打针,把他关入小号迫害:毒打、用粗木棍打头,致使他出现濒死症状。监狱恶警也不抢救,都是他自己慢慢活过来。但一活过来恶警就给他打针,打针后他就呈昏迷或精神失常状态。

在打毒针、灌毒药期间,李海青也有几次出现濒死症状。同室的看管犯人很紧张的把李海青抬到警察办公室,恶警却让抬到室外廊檐下,也不给抢救。直到他自己慢慢苏醒了,又抬回小号。李海青就这样一直被迫害了近一年,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出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9/217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