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找回昔日同修的迫切性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前天,听到一个刚刚发生的故事,长春功友A在梦中清晰的梦到师父站在自己的旁边说:“你和某某某到某某县,找回那六百多名昔日的同修。”功友A不认识某某某,正愁上哪去找,第二天功友A外出讲真相,一男青年走近帮助功友A讲。真相讲完,功友A自语道,“修炼路不同”。“都在大法中”,男青年接着说。A说:“你也是同修啊,贵姓?”“姓某。”男青年回答。A急切的问叫什么?“某某某。”男青年说出姓名后,A万分惊喜:他正是师父在梦中让找的人。A高兴极了,说:“师父让咱俩去……”之后,男青年买辆摩托,俩人向某某县進军,极其顺利,几天下来,找回四、五百名昔日的同修。功友A想:不行啊,还不够六百名。当晚师父在梦中告诉他,不用去了,剩下那一百人已跟着回来了。

师父珍惜我们,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七二零以前,师父把大法弟子都推到位了。师父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场破坏性的检验。可是有些同修惧怕邪恶,因为惧怕而离开大法。每当看到这些总是令我心酸。我身边的一位同修就是被邪恶吓坏了,去大庙了。二零零零年我去探望她,她见到我眼泪刷刷往下掉说:“我不对呀,我知道我不对。某某某被抓去,回来说‘他们不把你当人看待,左右开弓,打的你脑袋嗡嗡响,肿的老大,他们不由分说,往死里打。’我害怕,我怕呀!”她那恐惧悲伤无助的神态,至今还在刺痛我的心。超越法律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专门打压法轮功的组织,他们肆意妄为,其政策是对法轮功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加上株连政策,逼迫人服从中共搞的邪恶整人运动。

二零零五年我又去劝她回到大法中来。她说:“我修佛教了不回去了,回去也不赶趟了。”我对她说,师父说,正法没结束就有机会,朝闻道,夕可死。她显得很无奈,流露出那种无比绝望、悲凉的表情。二零零七年我又去劝她说:“你不能离开大法呀……。”她理直气壮的说:“谁离开大法了?不就是又抓又打又杀,找个地方躲躲呗。”“天天上大庙,怎么叫没离开?”我反驳她。看的出她内心充满委屈、苦楚,我想:我们救救他们吧,当初打压开始时,我们不是也很不成熟吗?我们也做过错事,他们离开大法不是本意,是被逼无奈所为,师父让我们找回他们,我们赶快行动吧。正念足,就能做好我们该做的事,这是师父告诉我们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