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炼风雨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回顾自己十年来的修炼历程,是在不断的去怕心的执着中跌跌撞撞的走到现在的,没有大法的指引,没有师父的慈悲看护,不会有我的今天。

一、修去怕心 走正助师正法路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足了马力,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诽谤诬陷大法,诬陷师父,残害大法弟子,这对于我刚刚得法不久的新学员来讲,确实是放下生死的修炼过程。

回想炼功前,我被类风湿、眩晕症、胆结石等十多种疾病折磨的苦不堪言。学法炼功一个月,全身病痛全无,成为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亲身经历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对师尊的感恩,感觉自己是世上最幸福最幸运的生命。可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信师信法不到位,放不下生死,不能走出去证实法、替师父说公道话,躲在家里看书,炼功。

怕的执着越来越重。特别到了所谓敏感日,一听到警车鸣笛声心里就恐惧。再后来听什么车鸣笛都象警车鸣笛声。晚上睡觉总觉的楼下有人被抓。就这样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走着,自心生魔了还不悟。突然有一天,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觉的四肢不灵了,口眼歪斜的面目皆非(常人脑血栓病状)。

主意识尚存的一点正念提醒自己,我是修炼人,不能离开大法,不能失去千万年等待修炼机缘,心里说:师父我错了。

我决心从新做起,奋起直追。走正师父为大法弟子安排的正法修炼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反迫害的修炼中归正自己,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请回师父“七•二零”前后在国内外大部份讲法经文,力求多学法,尽快提高。一位同修带我去学法小组集体学法。通过集体学法相互的切磋,随时解决修炼中的问题,使我提高很快,能随同修走出去散发真相资料了。

有一次我们俩進楼发真相资料被人跟踪,当时我又生起怕心。这位同修神态自若的问那人:某某医生住六楼吗?那人回答没这人。同修自言自语:哦,我走错楼了。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们有惊无险。回来切磋时,同修指出我的执着,并慈悲的告诉我要多发正念,信师信法。

有一次在切磋时,同修在讲述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之徒如何残害大法弟子,悔恨自己被非法劳教,并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伤心极了,表示一定奋起直追,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听过同修讲述之后,我又产生怕心,怕我和她在一起给自己与家人带来危险。从此同修再来找我,我就不给开门了。

同修只好把送来的资料悄悄的放在我家报箱内。每次看到同修焦急无奈的走开,我心里又怕又内疚。想想同修两次遭受非法劳教迫害,还如此坚定的信师信法,精進不止,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半天功夫就劝退二十几个人,送《九评》四至五本。做事谨慎可谓无私无我,慈悲于众生。相比之下与同修之间差距多么大,信师信法多么的不坚定,找自己的不足是基点错了。怕自己和家人受牵连,是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观念,放不下执着。

我歉意的把同修请進门,自那以后我们又在一起学法,切磋,及时在法上交流解决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同修还带我去很远的地方取资料,回来分装,一部份送往别的同修,一部份我们自己出去散发。有时顺便买回笔、墨、布等回来制作真相条幅标语。哪有同修被邪恶迫害,就去哪挂,每逢邪恶的“敏感日”都要去最敏感地方挂上几条,大大的震慑邪恶。

有一次,有位同修被邪恶迫害,在市中心医院灌食,几位同修当晚就在这所医院附近挂了十几条真相条幅。不到一周那位被迫害的同修就正念回家。

还有一次某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了当地大法弟子,又是这位同修和我当晚乘车赶到派出所附近。在一处有外廊的独楼,二楼挂上了“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横幅标语。第二天切磋时,同修说:有的同修真了不起,把真相横幅挂到派出所院里了!我也感慨的脱口而出:真了不起!她问我“你知道是谁?”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昨晚我俩挂条幅的地方是邪恶黑窝!

我在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中不断的修掉许多执着心,特别是对“怕”的执着,逐渐的体悟到师父慈悲苦度,教诲弟子不断精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内涵所在。只有在实修中真正的修炼自己,找出自己的执着,修去它。没有了“怕”,师父才能把“怕”的因素为我们拿掉。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有同修的无私帮助,我终于走進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在此叩谢师尊慈悲苦度!也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在救度众生中,我能堂堂正正的运用真相纸币,传播真相,救度众生。我散发真相传单、明慧小册子、周报、贴不干胶、面对面传真相光碟《九评》,挂真相条幅标语,到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震慑邪恶,营救同修。

有一次,我在买菜付款时递给菜农一张伍拾元真相纸币,他接过看后,高声念道:“法轮大法好!”旁边还有三位买菜的都笑了。他们都看到了生命的希望,能不笑吗?

在正法修炼路上,通过学法实修,向内修自己,找执着,坚定了自己信师信法的正念。讲真相救人方面做的也精進了,当然与其他精進实修的同修相比还相差很远,劝“三退”过程中时不时还有怕心冒出来,有时错过让众生得知真相的机缘。

零六年夏天,我劝一位市人大离休老干部“三退”时,用中共腐败贿赂,无官不贪,独裁暴政,一言堂,残害民众,历次运动迫害好人的罪行作为切入口,劝他“三退”(因为他也是被中共文革迫害的险些丧命,哮喘病折磨让他苦不堪言)他立即说:“我退!我真的退!我叫李文(化名)。”边说边用拐杖在地上写出李文两字。接着说:还有我家三个孩子都是党员都给退了。我说:这要他们同意,我才能给退。 回头他又问我,他说他很有主见,我用什么威力把他说服了?我又進一步给他洪法,用自己亲身经历讲述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并送他一张大法护身符,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他高兴的接受了。

没想到第二天他来找我,一反常态,气呼呼的:“你怎么搞的,怎么给我弄的,告诉你我十六岁入党,党龄比你年龄还大呢!我可以打个电话,立刻把你送个地方!”很显然是被邪恶操控说出的话,我心里动了一下,感觉确实是被人心带动。立刻师父的话打到我脑中:“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我立刻发正念,解体他背后操控的邪恶生命,与此同时说,我是在救你。一边慈悲的对他说你要干什么?你不是叫李文吗?刚才那些话可不是你说的!他立刻噗哧一声乐了,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

通过这件事,我想该认真找自己的不足了,劝“三退”洪法,整个过程做的挺好,这么大个人物“三退”后又得法,怎么会出现第二天的一反常态现象?正是自己认为做的“挺好”产生了欢喜心,这不是执着吗?再找欢喜心背后还隐藏着名利心,分别心。

我悟到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没有贵贱高低之分,世间上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都是要救度的对像。我决心破除旧的观念,修去人心,在今后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从那时起,李文有时打来电话叫我去他家坐坐,给他讲大法的神奇与美好,讲一些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就他自己认为不能被劝退的老伴(原某厂邪党书记)也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全家“三退”,认同大法,身带护身符,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前两天我去看望他时,老人还要求再教他几遍,唯恐忘记。因为正在吸氧,用手在半空中比划。问他干什么呢,他说“我写下来!”我无比感慨之时,感谢师尊洪大慈悲救度了这可贵的生命!

二、修掉怕心 带好小弟子

二零零一年,小孙女、小孙子相继出世。此时我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带好大法小弟子将成为我修炼中的一部份。

小生命出世一个多月就特别爱看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形。我学法时只是给他们看看法轮图形和师父法像,他们立刻很活跃,手舞足蹈,眼睛瞪的大大的。再长大些,就开始抢我手中的书了,拿到手里往脸上贴。

我学法读出声,他们会静静的听,不哭不闹。上幼儿园时,他们开始学背师父的《论语》、《洪吟》。至今他们已经分别是小学四年、三年级的学生了,都能流利的读《转法轮》,背《论语》,能背几十首师父的《洪吟》,称自己是大法小弟子了。放学回家基本上能做到找时间学段法,经常看明慧小册子、周报等真相资料,大人读《明慧周刊》,他们有时也跟着听,所以他们也知道救人。

有一次学校打预防针,小孙女把护身符给同桌同学,告诉他心里念“法轮大法好”打针不痛。有几位同学也抢着要,果真小孙女在书包里又找出两张来。三位同学扎完针回来都说:真灵,没疼!回家后小孙女感到奇怪,她问平时书包里只放一张,怎么一着急又找出两张来?我告诉她说:师父看你有救人的心,帮你的!

还有一次小孙女告诉我说;今天学校操场刮风沙,好多同学都倒了。我默念“法轮大法好”,那旋风从我身边过去了,一点也没刮着我。

再说说小孙子,他能流利的背师父的《论语》和四十几首《洪吟》,还有几首《洪吟二》,去姥姥家串门背给姥姥听,姥姥高兴的说这是孩子在哪学的这么多诗,挺好听呢!每周一升旗仪式,他首先带好护身符,老师要求学生向血旗行队礼时,他就默念发正念口诀。

小同修们在师父慈悲呵护下长大了,渐渐走向成熟。今年暑假期间我想应该带他们一同去做真相资料救人了。可是怕心立刻冒出来:大陆邪恶迫害仍然在继续,大法弟子都在巨难中修炼。他们才是个八岁多的孩子,他们的父母知道不会允许。一旦有什么危险怎么面对?这个责任如何承担的了?

通过学法,我悟到这是一颗保护自我的人心,是怕心,为私为我的旧宇宙观念。是大法弟子必须修去的旧的观念。我立即否定,清除,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认识到同修年纪虽小,可做的是救人的大事,他们也是对师尊立下誓约的,而且有师父法身保护,不会有任何危险。产生怕是自己信师信法不到位的又一表现。

放下执着,全身轻松。于是我便问:咱们出去做真相资料救人,你们去吗?他们齐声答去。我严肃的对他俩说:这和玩不一样,必须听话,做完救人事再玩。“好!”安排好注意事项我们出发了,一路发正念,来到一住宅楼门前,见有一排很矮的报箱。我首先放進一份真相小册子,示意他们也这样投。小同修们像是爱玩耍敏捷的各投一份,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每次带小弟子出去,我都要首先请师父加持,所以整个过程都很顺利,小弟子配合的也好,有人走近了他们就开始猜拳玩,显的很活泼,其实是在发正念。有时我進门洞,他们就发正念。有一次我正往报箱放东西,刚放進一个报箱,后面走来一个穿迷彩服男子。“你们找谁家?”两个小弟子象没听见一样继续玩猜拳。我听见有人走近立刻请师父加持,边发正念走近人问:杨林住这楼吧?那人立刻就笑了:“这大姨真有意思,找人记不清住哪楼。”这一次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们有惊无险,平安离开。

有一次只带小孙女出去的。因为楼洞没灯,小孙女说:“哎呀太恐怖了!”显然是害怕了。我轻声对她说:师父跟着咱呢,一点不怕。她点点头。她做了两份真相资料还贴了一张大的真相不干胶。我亲身体悟到大法小弟子也在巨难中修怕心。还有一次我们走在一个T字路口,在一家菜园边阴凉处有一个水泥电线杆,来往的人和车很多。正好是贴不干胶的好地方,我对小孙女说,一会我站起来挡着,你贴不干胶。就在我站立的同时,她麻利的就把不干胶贴好,立刻向前走出去。看见她那机智,敏捷,又稳重的动作,真不敢相信她才八岁半。一星期后路过此地,看到那张真相不干胶仍牢牢的在水泥电线杆上贴着呢!

要带好小弟子还要善于发现他们的执着,帮他们在法中归正,例如他们单独做事,以为对方不知道,见面互相告诉,出现兴奋心理,显示心,妒嫉心或不修口现象,这就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善意的把他们当作同修,和他们一起学法。慈悲的很自然的指出来。我和他们说:咱做大法事最好不跟妈妈说。他们会反问为什么?我就告诉他们,妈妈还没修炼,可能不理解。再说身为大法弟子,要修口。

今天回过头看看小同修的成长过程,我觉的就是我逐渐修去怕心,带好小弟子共同修炼的过程;也是自己心性不断提高,境界升华的过程。我的修炼状态好与不好都能在小弟子身上找到答案。需要自己提高心性的时候,他们也会表现出不太尽人意,比如:让他们来学法,他们会找出几件事作为理由推脱,或者躲到房间里不露面,或学法不拿书躺着听。实在躲不开,学完一小段就不学了等等被动状态。我对照法找自己,向内找出自己的各种人心、执着,如怕吃苦、图安逸心、懈怠、懒惰、争斗心、妒嫉心等各种人心,小弟子的各种表现就是自己的种种人心、执着促成的。如果我们认真学法,及时用“真善忍”标准衡量归正自己,那么小弟子“不尽人意”的状态随着也就归正了。小弟子的状态就是自己的修炼状态的对应。修炼人身边的小弟子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

三、补上集体学法这一课 建立集体学法小组

在七•二零前走入大法修炼的老学员都有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珍贵经历。因我是七•二零前一个月才得法,没有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这一经历,所以缺了这一课。直到零七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和同修的帮助,我参加了同修的学法小组。通过这一段集体学法使我受益匪浅,真是见识了另外一片天地。同修们那种学法热情和沐浴在法中的幸福场面深深的触动了我。

集体学法是伟大的师父为大法弟子开创的学法修炼环境,是大法弟子修炼圆满必经之路。我心里也萌生了要成立学法小组的念头。

附近有个学法小组人数偏多,就从中分出几个同修到我家。从此这个姗姗来迟的学法小组产生了。同修都很珍惜这个学法小组,共同遵守学法时间,都是提前到达。不论刮风下雨特殊天气,还是大小节假日照学不误,从没间断过。学法小组所有学员都很珍惜学法时间。我们每次都准时发正念半小时,清理本地和另外空间干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之后开始学法。

在三个小时的学法时间里我们不浪费一分一秒,不唠常人嗑,不做常人事,完全進入修炼状态。以通读《转法轮》为主,有特殊情况时也选学师父的其他讲法或经文。通读过程中,我们有一个规定,那就是师父的法一个字不许读错,大家轮流读,一人读错多人指正。闲余时间,可以用于法上切磋交流,促進互相提高,比学比修,从而促進学法小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我们的学法小组成立两年多了,同修们在大法中受益匪浅。大家都说参加集体学法自己精進了。原来经常读错字,丢字,添字现象有了很大的改進,少读错或不读错了。原来读法不太流利的现在能准确的流利的读了。同修的变化都很明显,都精進了,原来不敢走出来的,现在都能走出去做真相资料,贴不干胶,劝三退救人的事了。所有同修都曾去过本地区迫害大法弟子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有的不定期的经常去。

在正法修炼路上,学法小组的所有同修迈出了可喜的一步。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就是要听师父的话想师父所想,做师父所要的。在修炼路上就是要时时事事向内找,向内修,找自己,修自己。我们要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与责任。不容推托,不容懈怠,不容懒惰,没有安逸!

同修们都走出来吧,收救师父的亲人——自己的有缘众生!千年的等待近在一瞬间!

四、学电脑 建立家庭资料点

从开始接触电脑,学习电脑到建立家庭资料点直到独立运作的整个过程,确实是一个不断的改变人的观念,不断的去各种执着心的修炼过程。当然首先我要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与呵护。感谢技术同修的无私帮助和辛苦付出。

由于我存在“怕”的执着,加上旧的宇宙为私为我旧观念的干扰,认为中国大陆邪恶迫害严重,学电脑会给自己与家人带来不安全。另一方面,一直以来认为电脑对我来说是高不可攀的尖端科技。连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要从拿鼠标学起到建立家庭资料点,真不知道是多么遥远的路程!三年前,有同修劝我学电脑时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几年来,我和部份同修的明慧资料一直以等靠要维持着。直到奥运前,协调同修被邪恶迫害,我们一些同修失去了资料来源。技术同修主动找上门劝我学电脑。也许有点被逼迫的因素吧,同修与我一同悟法,切磋。想想明慧编辑部倡导的资料点遍地开花,做师父要求的,成为资料点万花丛中的一朵!我决心坚定正念,有师在,没有大法弟子做不到的事情。

刚刚开始学电脑的时候,由于自己的急躁心,怕学不会,浪费同修时间。恨不得一天全学会。虽然同修讲解耐心,细致,明了,而且我的笔记也记得很细致,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独立操作的时候,总是出现“卡壳”练不下去的情况。找儿子帮助吧,儿子第一句话总是“你要干什么?”我心里急,每次都是不欢而散。

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不但执着于着急,还存在很重的依赖心和争斗心。觉的儿子帮助母亲天经地义,情的干扰也很严重,悟到是人心执着才造成的“卡壳”。技术同修和我一起切磋帮我悟法,使我悟到学电脑的过程也是向内找向内修的修炼过程。正念正行,顺从宇宙“真善忍”的法理才会顺理成章。摆正了基点,修去了人心后,学电脑的状态也发生了变化。操作也觉的顺畅了。很快我就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打印明慧各类真相资料,还能发送三退声明等。

之后同修又教我刻录光碟,打印盘贴,镜像技术,都能独立操作了,可以为我们学法小组救度众生所用!除此之外,同修还教我其它一些技术如:小红伞更新,全盘扫描,建文件夹,系统恢复,打印机清零等。

从学电脑到建家庭资料点是一个艰辛付出和剜心透骨的去人心的过程,由于篇幅有限,不多写了,但我想说的是自己付出再多与师尊给予的不能相比。没有师尊的给予,自己什么也不是。

我体会到,家庭资料点的运作过程中千万不能忘记、忽视身边的所有法器,大到电脑,小到墨水,针头,订书钉等,我们必须正念以待,注意保持它们的清洁。做前先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它们会做的非常完美。可是该提高心性的时候不能马上提高上来就会出现杂音,卡纸,只打半张,电脑故障等,如果能马上静下心学法,向内找修心性提高,达到标准,故障可能也很快不修自好。

一年多来,我感到,建资料点的好处太多,大大减轻同修的负担,为他们提供时间学法和安全保障,做资料方便,可以随时有时间随时做。隐蔽性好,安全,看网上文章可以扩大视野,提高快,升华快;又可以互相借鉴,切磋,从而达到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和升华。

回顾这一年,特别是近期师父多篇讲法经文的反复学习领悟,使我真正悟到,大法弟子的修炼过程就是找自己,修自己的过程。同时也悟到向内找向内修的重要,达到标准才是真修。

“大法弟子是各民族得救的希望。要想做好救度众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学法才能正念足,学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致巴西法会》)

对照自己,离师父的要求标准还相差很远,目前修炼中还存在许多不足。依赖心、求安逸心、怕吃苦等执着时常障碍着自己精進的步伐。

我要不断的精進,在大法中修炼,早日同化大法,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做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