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一名公安局局长的悲惨结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零年一月中旬某日,沈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副主任、曾历任康平县、法库县两任公安局局长的刘效明,从八楼坠下,当场身亡。听到这一令人惊讶的消息,人们都在猜测着刘效明为什么要跳楼自杀?据悉,刘效明的死亡与康平县正在审理的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有关。目前,康平县公安局有多人被收审。

刘效明,男,汉族,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出生,二零零七年二月前,任康平县公安局局长。二零零七年二月后,任法库县公安局局长。二零零九年八月,调任沈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副主任。一个“名利双收”的中共官员,为什么落得如此悲惨的结局?从他近几年的“政绩”中,便可解读出这悲剧的真实原因。


刘效明

刘效明任康平县公安局局长期间,积极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多人被绑架、拘留、劳教、判刑。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康平县大法弟子杨泽慧,只因在自家门前贴“真、善、忍”三个字,被康平县镇北派出所绑架。在这个过程中,康平县公安局局长刘效明卖力的参与其中,公开叫嚣:“就拿她作典型,要严肃处理。”在刘效明的指使下,镇北派出所所长杨献韬、副所长张宏民、王金云、李焕清、片警夏品卿、社防队员赵永文、刘洋、李海山等人主谋,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将杨泽慧送往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刘效明在调任法库县公安局局长后,仍恶行不改,继续与中共为虎作伥,迫害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不到三年的任期内,法库县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相继遭到迫害。仅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后,就有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拘留、劳教:

二零零八年六月下旬某日,法库县冯贝堡乡李荒地村大法弟子叶桂艳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

六月二十八日,法库县国保大队伙同包家屯乡派出所所长左树元,带领十几个恶警驾驶三辆警车,闯到百子屯和大三家子村的几位大法弟子家,抢走大法书籍,绑架了一位大法弟子。另几位大法弟子下地干农活,恶警就把她们的家人劫持到派出所登记、签字,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放回。

七月一日,这伙恶警又闯入这几位大法弟子家骚扰,把房门撬开,没有翻到任何东西,就走了。七月三日早五点钟左右,包家屯派出所又驾驶两辆车,再次闯入这几位大法弟子家中,企图绑架她们,有两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

七月一日下午二点半左右,法库县冯贝堡乡付拉堡子村大法弟子李生娟、宋玉杰,正在家中做家务,法库县“六一零”、法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冯贝堡乡派出所等一群公安、政法人员,突然闯入二位大法弟子家中,抢走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并将二位大法弟子绑架。

七月八日,法库县三面船镇派出所恶警到三台子村绑架了李春贵。

七月十日,法库县三面船镇大法弟子李庚荣,被三面船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法库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七月二十五日,又被派出所警察第二次绑架到沈阳市沈新教养院,非法劳教。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法库县石桥派出所两名恶警闯入龚慧升家中,抢走大法书籍并强迫其签字表示不炼功,因龚慧升拒绝签字而被强行绑架到法库县拘留所,非法拘留。

七月二十三日,法库县秀水河子镇派出所恶警闯进秀水河子镇三家子村大法弟子牛占华家,撬开房门抢走一些物品,当时牛占华没在家,七月二十五日将回到家中的牛占华绑架。七月三十一日早上七点多钟,恶警们又闯进三家子村,将王文兰、谭玉枝、张贵玲、陈淑媛、老宋太太等五名大法弟子绑架。

七月二十五日早晨,法库县叶茂台镇派出所恶警窜至叶茂台镇庙台山村,将大法弟子张志国绑架。

八月十五日夜里十点多钟,法库县叶茂台镇派出所恶警,窜至叶茂台镇阎荒地村大法弟子刘宪东家,堵住门窗,将大法弟子刘宪东绑架。

古人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刘效明为了这些所谓的“政绩”,极力讨好中共而卖力迫害法轮功,但却在提升沈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副主任的五个月后,便落得个八楼自杀身亡的悲惨结局,更加印证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由此,我想起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被绑架并关押至今的王金凤、王雪坤、李晓平,我们再一次郑重劝告康平县公检法等部门的一些官员,你们千万不能犯下那些伤天害理、害人害己、遗祸子孙的千古大罪!不要等到恶报临头才知醒悟,那时后悔已来不及了!愿你们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