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自述被绑架殴打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我叫裴斐,是吉林市大法弟子。2009年4月29日,我与母亲同修去永庆六队发资料,被一不明真相的年轻女子构陷,被五六名身穿黑衣的人(有的是警察)将我们绑架,抢走了我的资料。我遭到恶警的野蛮殴打,他们还试图把我投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他们中,有一个中等个头身材肥胖四十来岁的很野蛮,粗野的谩骂,还说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们将我们绑架到江南丰满区大长屯派出所,刚一下车,还没等站稳,那个身材肥胖的人(圆头圆脸、环眼、很粗野)上来就挥拳狠狠的打我的头,还对我母亲七十来岁的人谩骂呵斥。我被打后,就觉得大便憋不住,急忙上厕所。我问他们为什么打我,他叫什么名字?他见事不好,没敢露面。

后来他们把我和母亲分开,单独非法审讯。我什么都不说,只是讲大法真相,给我做笔录的警察(他们管他叫梁子),他只是反复的问我,我不说他就出去了。后来又进来一个警察,警号是204029 ,他很凶,谩骂呵斥,见我不说,狠狠的打我一耳光。我在面对他时,就觉得后腰和后脑被猛击,我茫然回头,看到一个一米八以上个头穿米色上衣,蓝色牛仔裤的警察,这人还在念电大。

我问先前那个警察:“你们警察就这么非法打人吗?”他开口就说谎:“他不是警察。”我说他打我,他说:“我没看见”。后来又進来一个警察,对我又吼又叫,也打我一耳光,让我站着,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这的所长叶建民。之后那个叫梁子的警察又来作笔录,我一直就是讲真相。这时又进来一位自称是丰满分局610办的孙主任,又说了一些我违法,跟××党作对必须处理的话。

他们从我母亲的名字在网上查到了我的名字和情况,也惊动了我的家人。下午五点多我的身体有些支持不住,母亲也不太好,他们说带我们去检查身体,却把我们骗到了分局, 现做的材料把我们非法拘留半个月,其中有一个他们称“严所”,还有一个姓李的,还有三个人。

晚上八点多才去医院,作心电 ,都不正常,我一直抽搐,九点多把我们送到吉林市拘留所,狱医值班,看了诊断说没事,把我留下了,还认为我装病,在这期间,叫梁子的警察和丰满分局法制科的王立群非法提审我,我没配合,他说劳教我一年半。后来我一直抽搐,心脏闷疼心慌,第十一天发作严重,他们才打电话让派出所来人,去四六五医院检查,又查出我有巨大子宫肌瘤,诊断保外就医。可后来他们又百般刁难,说必须得是中心医院的诊断。我已不能行走,又拖累我弟弟背着我楼上楼下的检查,我一折腾更不行了,好不容易做了诊断,谁知不几天他们又让我重做,说上次没有警察跟着不行,没办法又把我折腾到医院,谁知做完他们又说必须把我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身体极度虚弱,根本走不了,开始叶所与一女协警架着我走,看我确实走不了,叶所把我背进去的,检查来回拖着我走,出来两个人架着,几经折腾差点窒息,因检查不合格,他们看我实在不行了,这才决定让我回来。

在这里,我也想正告参与迫害我的人:我是修大法的,不管你们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恨你们,反而为你们的命运担忧。你们为了升官发财,知法犯法,违背自己的良知,违背天理,干着自毁的事。你们好好为自己的将来想想,为你们的父母妻子儿女想想。你们的所作所为完全是违法的,××党历来搞运动,可运动是双刃剑,现在在害我们,反过来就该害你们了。再说天灭中共,天象已现,明知者都在退出,为自己留后路。愿你们三思,别再害人害己了,为自己选择一条光明的路,赎回未来。

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大长屯派出所 电话
所长:叶建民 电话:1315955725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