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汉西高镇大法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以下是四川广汉西高镇大法学员遭迫害的案例。

肖泽琼,女,40岁左右,广汉西高镇10大队2队人,98年5月喜得大法。学法炼功后,神经痛、肠炎、妇科病痊愈。

2000年底肖泽琼去北京上访,在2001年1月1日,肖泽琼和另一大法学员在北京广场被巡警拦住,被劫持到北京附近派出所。第二天肖泽琼俩同修被劫持到另一派出所,警察强迫肖泽琼光着脚站在后院冰冻的地上,叫肖泽琼报名字和地址。肖泽琼不说,警察就从肖泽琼的头上往下浇水冻。见肖泽琼不说,又强迫肖泽琼脱掉棉衣,只穿秋衣秋裤光脚在冰冻的院坝里冻。肖泽琼仍不说名字,最后衣服被脱了只剩下内衣内裤站着,全身都冻乌了,肖泽琼还是不说,警察又拿乒乓球拍打脸,脸都打肿了。警察一直问不出名字,软硬兼施,后来也被当时的场景感动的快哭了,肖泽琼看到警察都要哭了,报了名字。就被非法拍照关了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回四川广汉西高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每个法轮功学员坐在地上划的圈里,4天4夜不给饭吃,勒索4000元后于正月22将肖泽琼放回。

2002年6月,公社干部曾生勇、陈昌芝、邱会才及派出所等7、8人到肖泽琼家非法抄家,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没有抄到书,又伪善的说是来关心肖泽琼的。

2007年邪党“十七大”期间,5个乡干部监视肖泽琼一星期。

肖云珍,女,64岁,广汉西高镇沙堰村人。98年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患风湿心脏病、关节炎、肩周炎、头痛、胃炎等多种疾病,长年嘴皮都是乌的,腰杆痛的下不了床,长期咳嗽,为治风湿,全身打火罐是常事,生活的苦不堪言。学法炼功后,身体奇迹般康复。

2001年初,西高五大队、六大队干部和派出所5、6人到肖云珍家非法抄家。

2003年8月西高派出所7、8人将肖云珍绑架,搜走大法书《转法轮》,同时将肖的老伴(同修)也一起绑架到西高派出所,朱所长强迫肖云珍按手印,又把肖云珍夫妇交给东高派出所,肖云珍被东高派出所的头子打耳光,当天下午2点用手铐非法将肖云珍夫妇铐在一起送进广汉看守所,肖云珍被非法关押8天后放回。

没过几天公社干部非法把肖云珍劫持到广汉和兴洗脑班迫害2个月。

2007年邪党“十七大” 期间,被非法监控5、6天,被公社邪党书记朱宗怀勒索650元。

蒋泽英,女,60岁,广汉市高坪镇8社农妇。2000年12月26日,蒋泽英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警察绑架关了一天一夜不给饭吃。2001年元月4日被劫持回广汉高坪公社洗脑班,恶徒强迫蒋泽英放弃修炼,大队邪党书记谭宗兵、村长李和友、民兵连长杨双建、公社妇女主任王永召谩骂大法学员。在洗脑班强迫蒋泽英等大法学员跑圈,不准洗脸,前三天不给饭吃。参与迫害人员吃剩的鸡骨头、鱼骨头、很多的辣椒和吃剩的饭菜煮一大锅给大法学员,强收蒋泽英1500元生活费,还在清水一样的稀饭里放药,有大法学员吃了出现药物反应。洗脑2个月又勒索4000元后放回,至今还有2000元没退回。

从2001——2002年期间每月骚扰不下4次。2002年4月27日蒋泽英被村干部强拉到广汉拘留所关15天。

2002年9月3日,公社干部杨双建等动用6辆汽车和几个大队的人来抓蒋泽英去太平洗脑班,封锁所有路口。为抵制迫害,蒋泽英带上大法书翻墙出家,夜里两次跳河逃离。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被非法抄家,恶徒将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并劫持蒋泽英的丈夫到处搜人,蒋泽英被迫流离失所达三月之久。

在蒋泽英被迫流离失所期间,乡副支书芮晓燕几次打电话向蒋泽英的小女儿施压要人。

广汉连山镇乌木村一社白定超于96年10月修炼法轮功,原先炼过多种气功,身体的病痛不见好转,修大法后,长期折磨他几十年的脚痛病好了,身体奇迹般康复。

99年720大法被迫害,公社派了两名邪党人员到白定超家里监视不准炼功,走哪里要请假。

2001年7月18日连山镇干部通知白定超及家人张道慧晚上9点到派出所去一下,当晚9点过大约有近百名大法学员去了,等人到齐后,镇干部和派出所人员要大法学员双脚并拢两手反背起在篮球场站一长排,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往前走一步,白定超回答:“好,就要炼。”被庄元才(所长)扇了两耳光,然后4、5个拿竹棍的人围着白定超暴打,竹棍被打断5、6根,把白定超腰以下部位打烂,整个臀部一大片被打的冒血,当时白定超被打昏死过去打手们才住手,有人还踢了白定超两脚,看到没有任何反应,怕出人命才唤张道慧把白定超背走。那天夜里原本十多分钟的路程,张道慧背着白定超走了一个多小时,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下,2003年白定超被迫害致死,年仅50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