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长寿区“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十年来,重庆市长寿区“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公、检、法及各乡镇派出所、综治办、各个乡镇邪党委书记和政府的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采取绑架、非法抄家、勒索交“保证金”、罚款、非法拘留、跟踪、蹲坑、监控、照相、按手印、上门骚扰、办洗脑班、非法判刑劳改、劳教等手段迫害几百人次、被非法判刑、劳教达七十多人次。

下面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

刘雪莲,女,57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访 ,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后被长寿公安分局接回非法关押在长寿看守所,受尽野蛮灌食、睡死人床的非法迫害。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十月被长寿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送永川监狱迫害,受尽了各种折磨;因心脏病复发,二零零四年长寿政法委派人接回强行送洗脑班一个星期才放回家,经常受到骚扰。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九点半,长寿公安分局副局长王道成带领国安、公安派出所一行七人强行闯入刘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抄家、抢去大法书等,并强行将刘雪莲绑架到派出所,当晚由七个协警轮换看守。第二天,由于刘雪莲心脏病复发严重,在被勒索五百元钱才放回家。刘雪莲由于长期遭受骚扰迫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心脏病复发、全身发肿、双腿溃烂、行走困难、差点造成残废。

黄淑华,女,六十岁,长寿区晏家镇居民,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成为一个健康的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黄淑华在凤城镇贴真相资料,被凤山派出所余洪平等三个恶警乘出租车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送长寿看守所受到野蛮灌食、双手反铐、戴几十斤脚镣等迫害,同年非法劳教二年送重庆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黄淑华在凤城镇发真相资料、被黄桷湾居委会一青年男子打电话向公安举报、遭恶警绑架。九月二十日非法劳教两年送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遭受包夹和恶警用站军姿、军蹲、走鸭步、蛙跳、太阳下暴晒、用钢笔尖刺手背(至今手背还留有伤疤)、用豆奶瓶装开水烫背(背上烫起亮泡)等手段的迫害。

王金书,女,四川维尼伦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川维派出所所长刘其生带警察付捷 、谭斌、胡关中、袁翔等人将王金书绑架到川维宾馆洗脑班,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十七日又被送长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受到冷水洗澡、野蛮灌食等迫害。同年十二月,王金书被非法判二年劳教,十二月二十一日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遭受全身脱光衣服检查、关小间、站军姿、超时超强编藤椅劳动的迫害。劳教二年,厂里停发王金书全部退休金和增发的生活补贴,永远不给了。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王金书回家后,不断受到派出所、居委会干扰、监视,新办的身份证都注有记号。

王改芝、张本立夫妇,四川维尼伦厂退休职工,得法较早。二零零五年,夫妻二人双双被恶警迫害。七月一日下午一点左右,川维派出所所长刘崎崎、刘阳洋、郭南川和社会协调处李伟、退休办人员以及居委会主任张金双、王蜀茗等十多人强行进入王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对王家的东西进行乱翻近一个小时、共抢走刚买了几个月的私人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大法真相资料、光碟、大法书籍等物品。两点左右强行将王、张夫妇绑架到朱家镇派出所逼供。由于夫妇二人坚持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强行送长寿看守所关押。张本立在看守所拒不配合邪恶,七月三十一日回家。二零零五年八月二日,非法将王改芝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十八个月。

邹华兰,女,五十八岁,长寿农机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原来经常高烧不退、严重胃下垂、腰椎骨质增生等等疾病全无、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邹华兰去京上访后,于月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回家,非法多关押八个月零九天。

在长寿看守所期间,邹华兰被非法收取保证金5000元,收保证金放回家不久又编造理由强行送看守所迫害,强收松下手机一部。当时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是公安局一科,有陶科长、何副科长(已亡)、刘兴利、郑树文。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邹华兰又被强行送县党校所谓的“转化班”,因长寿司法局局长陈志和在课堂污蔑大法,邹华兰当场揭穿谎言,被当场强行送长寿看守所迫害,并以扰乱课堂秩序、在看守所继续炼功为由非法劳教二年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参与这次迫害的有公安一科恶警和左志(原公安局政委)、转化班的工作人员杨淑芬、农机局局长李成柱(后因行贿被免职)、办公室陈小明。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半,公安一科、凤山派出所、居委会等十余人强行敲门进入邹家,抢走大法书籍和各种真相资料、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至今还有台式电脑、手机未归还),强行绑架邹华兰到凤山派出所(第二天送长寿看守所关押),邹一路讲真相并呼“法轮大法好”。二零零六年九月,邹华兰非法劳教一年半。十月十九日重庆女子劳教所通知单位邹因病重接回保外就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二点左右,局水产公司(农机公司代管单位)龚长华来家叫邹华兰去局有事,邹华兰随龚长华走到局大门口,被等在那里的警车强行送县结核所检查。检查后说邹华兰没有结核、强行看押在派出所。当晚六点将邹华兰送市女子劳教所。因劳教所拒绝接收,又送回关押在凤山派出所。

第二天,区“六一零”、公安局编造邹的家人与女子劳教所串通做假、搞保外就医谎言欺骗市相关部门,女子劳教所在市主管单位干预下被迫同意接受,这一过程并没有一纸手续。邹华兰一直被迫害到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才回家。

参与这次迫害的恶警有公安恶警王道成、张彪、协助迫害的有农机局纪检组长韩长生、办公室陈小明、水产公司龚长华等。邹在劳教所、看守所期间受到不准洗澡、不准睡觉、长期手铐在上铺床边缘罚站、军蹲、强行灌食、关黑屋、针刺等等迫害、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高云霞,女,四十八岁,重庆长寿区粮食储运公司检验员。自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健康、以前的偏头痛、胃痛等疾病全部消失、脾气性格变好、家庭和睦、婆媳关系很好,得到单位和群众的称赞。这样好的人却多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高云霞去天安门广场请愿,被广场恶警非法抓捕、送回长寿被非法关押在长寿看守所一个月,收取家人五千元保证金才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三月中旬的一天,单位办公室周淑芳、保卫科科长陈某某带领凤山派出所恶警一行七、八个人,诱骗在家的高云霞开了门,一伙人进门就非法抄家并将高云霞绑架到派出所。由于高云霞坚持修炼,又被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后又送入邪恶党校办的转化班继续几个月的迫害。

在看守所,高云霞睡死人床几天几夜、遭野蛮灌食、毒打等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高云霞又去北京上访,火车到石家庄被恶警以检查为名又将高非法抓回,被长寿伪法院构陷、非法判高云霞五年劳改,送永川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才出狱回家。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高云霞在挑花阳光城给两位老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两位老人恶告,被渡舟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还强行押高去阳光城拍照、构陷高云霞的伪证。渡舟和凤山派出所的恶警强行进入高云霞家抄家、抢走现金五千多元、电脑一台和资料物品等、连家里的玉溪烟也被抢走。六月,长寿伪法院又非法判高云霞三年零六个月的劳改,送永川女子监狱迫害。

黄正兰,女,四十六岁,重庆长寿区八颗镇农民。黄正兰自幼体弱多病、腰痛厉害、西医、中医、民间单方用了不少都无济于事。九九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黄正兰的身体开始好转,不久身体各种病痛消失,一身轻松。

二零零零年,黄正兰去北京证实法,被恶警绑架送回长寿关押;后伪法院非法判刑4年送永川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五年,由于她不放弃信仰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这期间邪恶用各种手段恐吓家人逼迫丈夫与她离婚。在监狱、劳教所(2005.10—2006.7)受尽了各种折磨和迫害。

回家后,村委会、镇政府、派出所(电话023-40794222)经常去她家干扰和恐吓,黄正兰只好白天外出打工。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点左右,黄正兰从地里干活回家还未进屋,就被村长车怀兵(电话023-40791103、手机13637766899)、八颗镇司法员代尚银等一伙人强行将她绑架送到重庆渝北区望乡台度假村山庄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十月六日,八颗镇武装部长操展跃(023-40259198宅)、司法员代尚银(电话023-40794148)一伙又强迫把她抬上车直接送长寿区晏家精神病医院住院部迫害。在医院不准她与人接触、说话、强行灌不明药物。由于没有人给住院费镇派出所只有放她回家。

二零零九年二月,黄正兰在八颗镇发真相资料被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2年送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


长寿区被迫害人员名单

高云霞 刑5年 刑3.5年 王金书 教2年 高晓波 教1年
黄正兰 刑4年 教2年 教2年 唐国琴 教2年 李春圆 教1年
余秀容 刑4年 刑3.5年 黄仲林 教1年 教2年 余邦连 教1年
殷淑琴 刑3.5年 赵子荣 教1年 陈晓辉 教1年
吴淑辉 刑4年 教1.5年 秦 兵 教1年 叶金华 教2年 教2年
周碧均 刑4年 陈长秀 教1年 花淑芳 教1年
陈建波 刑4年 教3次 卢亚兰 教1年 廖淑兰 教1年
杨淑琼 刑 余光和 教1.5年 李 丽 教2年(现已失踪)
黄 泽 刑 (监外) 张淑芳 (劳教迫害死亡) 杨定产 教1年
陈华堂 刑 (监外 彭春容 (洗脑班迫害死亡 郭 八 教1年
张思王 刑4年 孔凡惠 教1.5年 教2年 刘志明 教1年
郑友梅 刑4年 (已去世) 贺元艺 教2年 教2年 王 琴 教2年 教2年
刘雪莲 刑3年 王亚军 教3次 王 敏 教1年 (监外)
陈永和 刑3次(约9年 ) 陈中云 教1年 冯 平 教 2年 教1年
彭丽容 教2年 教2年 曾凡清 教1年 (监外)
刘 忠 教2年 邹华兰 教20月 教2年 教1.5年
张淑芳 教1年 王改芝 教1年
肖惠君 教1.5年


20人次判刑 6人次劳教 22人次劳教 22人次劳教

总计 70人次判刑、劳教(判刑 20人次;劳教 50人次)。被洗脑班、看守所、各派出所关押人员还未统计


附部份参与迫害人员电话
胡关中13996055863,郭南川13996057961,刘其生13708393449,刘兴利13983367198,陈小平13883350966,余洪平13983028558,谭斌13883137385,祖长德13883249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