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明识因果 善有善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古人认为,人的命运与祸福,都是有因有果,一切取决于自己行为的结果,一切都逃不出天理的安排。然而天道佑善,常眷顾、帮助善良的人,使其做事有如神助。自古以来积德改运的例子不胜枚举,以下是南宋的赵雄行善得报的故事。

赵雄生来朴实厚道,读书识字不十分聪明,说话也不是很伶俐,他父母也认为像他这样也就知道些字罢了。对于先生讲的一些典故,赵雄很多都记不住,只牢牢记住了先生讲的这样一个故事:说王曾的父亲一生敬重字纸,积德行善,一日梦见孔圣人对他说道:“汝一生敬重字纸,积德行善,阴功浩大,当赐汝一贵子,大汝门户。”果然生出王曾,中了三元。赵雄想道:“我一生愚笨,多是前生不惜字纸,不积善之故。以后一定要多行善事。”果然善念虔诚,自有报应,笔下的文章越写越顺,与原先大是不同。一日,赵雄便要赴临安来科举,周围有人嘲笑他,他也不与人争论。

赵雄赴科举路上,一日见树林之下,一具骸骨暴露在地,想到西周时文王遇枯骨,必然埋以土泥。于是叫仆人借得锄头一柄,主仆二人将此骸骨埋于土泥之中。考试揭榜后,赵雄中了举人。到了会试之时,合天下举子都纷纷而来,赵雄想到:“自己这样水平中举已属侥幸,怎再参加会试?”遂不想进场,在仆人一心撺掇之下,才勉强进场。谁知隔壁号舍里的那位举子不期突然患病,不住声唤,只有赵雄急忙去安抚照顾,后回来匆匆写了卷子,考官却认为颇有古风,揭榜之日,又得高中。廷试之日,赵雄又记起了几篇旧策,文笔也越发顺畅,中第五甲。消息传到家乡,父母、乡里都很吃惊,人们议论说:“看来赵雄的文章原本好,我们这里人都不识得。今到了皇都地面,方才撞着识主。”人们都知道场中试官,都要中那文章好的举子,但不知暗中自有神明作主,这都是举子命运和德行所招。

赵雄先任县尉,后升到西蜀太守。他因自己从阴德上积来的官位,并不敢做一毫伤天害理之事,虚心向贤人请教,任人唯贤;不贪赃私;带人修筑堤坝,使百姓免于忧患;在蜀郡五年,不知做了多少方便百姓之事。那时孝宗皇帝辞朝之法甚严,就在西蜀不远万里,也要来见。孝宗重贤礼士,但无论是因科举或是因德行孝廉被荐举之人,孝宗都要进行召对,或问圣经贤传,或问古今学问事体,若对得来的,方可就职。时有著名才子甄龙友被人荐举,孝宗召其问道:“卿名龙友,何义云然?”甄龙友日常里聪明过人,口若悬河,笔如泉涌,此时在金銮殿上却一句也答不出。孝宗见他不言不语,只得又说一句道:“卿名龙友,定有取义,可为奏来。”甄龙友怎么也想不出,嗓子好象也哑了。孝宗连问二次,并不见答应。两旁近侍官一齐催促,甄龙友愈答不出。孝宗见一句也答不出,就命近侍官扶出朝门。刚出朝门,甄龙友一下想起了,口也不哑了,懊恼地说:“愿陛下为尧、舜之君,臣得与夔、龙为友。这一句有什难答?真令人惭愧。”不得不相信是命运所使。

赵雄任满来京辞朝,见有甄龙友对答不来这一件事,想道:“甄龙友是当今第一个才子,问一答十之人,在皇帝面前一字也说不出,况我学疏才浅,口嘴又不伶俐,如今怎样回答?”穿戴好朝衣襆头,又看时间太早,于是伏于桌上睡去,恍惚之间,见一尊天神下降,身上穿五彩嵌金衮龙袍,腰系八宝白玉带,还有两位侍者跟随,赵雄急忙拜接。神道称是文昌帝君,说:“上帝以汝敬重字纸,善积阴德,做官爱民恤物,今特佑汝。汝入朝之时,皇帝问道:‘卿从峡中来乎?风景如何?’汝但对道: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道罢,与二童子登云而去。赵雄惊醒,望空礼拜,隐隐如见。入朝时,赵雄出班辞朝,孝宗果然道:“卿从峡中来乎?风景如何?”赵雄急忙奏道:“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孝宗听后大悦,首肯再三。

随后,孝宗对宰相江玉山说:“昨日蜀中郡守赵雄入对,朕问以峡中风景如何,他诵两句杜诗以对,三峡之景,宛然如在目前,可谓善言诗也。可与寺丞、寺簿之官做。”汪玉山出朝来对赵雄说:“你这两句杜诗对的好,真是才思敏捷。”赵雄于是把爱护百姓、积德行善之事感得文昌帝君佑护说了一遍。汪玉山道:“原来如此!今圣上要与你寺丞、寺簿之官做,如做了此官,不时召见,倘再问对,你怎得对,不如仍归蜀郡。”赵雄同意。次日,汪玉山入朝奏道:“臣昨以圣意传语,彼不愿留此。”孝宗道:“此人恬退如此,真可嘉也。可与他节宪使做。”遂御批为节宪使。几年后渐渐做到宰相,赵雄想自己才疏学浅,遂屡辞宰相之位。孝宗见他恬退,越不容辞职。

一日,赵雄将入朝,只见一个息太守辞朝。阁门吏问这太守说:“你怎么姓这般一个怪姓?”息太守答道:“春秋时有个息妫,汉时有个息夫躬,从来有这息姓,怎生说是怪异?”赵雄偶然听见,记在心下。适值息太守辞朝之后,恰好赵雄奏事。孝宗问道:“适才有一个姓息的太守辞朝,世上怎生有这个怪异之姓?”赵雄即奏道:“春秋时有息妫,汉朝有息夫躬,此是从来所有之姓,非怪异也。”孝宗大喜道:“卿学问该博如此,真‘宰相须用读书人’也。”赵雄于是说自己也是刚听到的,孝宗更喜他诚实。自此之后,凡有问对,或是梦寐之间影响之际,定有些先兆预报,一一无差,真福至心灵也。赵雄任宰相,经常提醒孝宗勿忘靖康之耻和中原父老备受蹂躏,主张收复中原,重用主战派,保护忠臣。他待人宽厚,极肯荐举人才,荐拔贤士不计其数,为人称道。后来辞官归老林泉,人皆称其真人间全福也。

自古以来明晓因果、认知事理的人,总是把品德和善行看作是最重要和最可信赖的,规范调整自己的行为去符合天道的规律。所以历来的人们向人劝善并不是没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