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点伴我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记得初做资料时,我的心态非常不稳,由于刚从劳教所被迫害回来,被迫害后所造成的心理上的阴影与自己总是形影相随,心里那个怕呀,就象附体一样,附着在我的心间和脑际,总是挥之不去,因此,造成修炼状态很不稳,具体表现在:一有风吹草动,就惊恐不安,看到警车就条件反射性的心慌。

一次出门,回来时天色已黑,隐约间看到院内停了一辆警车,我硬是没敢回家,在外面逗留了很长时间,直到警车没了才回去。

修炼就是要去人心,尤其是怕心,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

正因为自己的怕心,所导致的结果是:今天这个同修来告诉我,哪天哪天要查户口,你赶快收拾收拾吧,明天哪个同修来跟我说某日某日要大搜捕,该搬出去就搬出去,时常搞的我精神紧张,一惊一乍的。

师父讲的法理,虽然道理上都明白,但做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在人心——怕的驱使下,我曾经将打印机搬出去过,也曾经因为所谓的风声紧而停下过。但事过之后,并没有象同修说的那样,一切象往日一样平静,这样一次次的重复,周而复始,引起了我的深思。当我静下心来,用理性去分析的时候,却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和人心。

对呀,大搜捕能事先通知你吗?查户口会提前告诉你吗?都通知告诉你了,他们还搜捕什么,分明是对人心的检验吗。“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可我在这一次次的检验中,都没有过关,没有达到师父在不同层次中对我的不同要求和应有的标准。由于怕心,被外部的环境带动了,同时也折射出自己的修炼状态不足和不成熟的一面。当自己认识到这些的时候,我认为法理所展现给我的这部份就同化了,随之体内怕的物质就去掉了一些。

但修炼就是要不断的提高,考验也得随着心性来。一次给同修送《九评》,我搬着一箱《九评》从楼上下来,拖着车子刚要走,抬头间,发现大院门口(距我五十米处)停着一辆警车,我的头当时就大了。是向前走,还是往后退?时间不允许我多想,必须马上做出选择。后退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所为,如果这辆警车是冲着我来的,后退也于事无补。于是我硬着头皮往前走。表面上看我好象逍遥自在、正念十足,可实质上我那颗心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当走到警车跟前时,还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然而车内空无一人。哎呀,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

这一关总算过去了,但过的很勉强,心态不是很稳,结果导致了刚走出去不远,回头一看,一辆警车又跟上来了,而且是带探头的,他跟在我后面,行驶的非常缓慢,我的心立马又紧张起来,这可是一箱《九评》,如果落入邪恶手中,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此时,我的大脑被怕心占据了,正念消失了,仅存的一点意识告诉我,不能将它落入邪恶手中,我故意放慢脚步,试探着让车过去。车依然是有条不紊的向前行驶,并没有想如何我的意图。按正常人的思维,这时你应该清楚的知道,这辆车不是针对你而来的,但是由于自己这颗怕心一旦起来的时候,它会主导你的大脑,使真正的你失去理性的思维。

待车行驶过去,与我拉开一段距离后,我冷不防急转,向右拐進一条小路,还自我安慰的想终于摆脱它了。现在回忆起来都觉的好笑。但那确实是我当时的心性标准和修炼状态的真实写照。这辆警车好象知道我的去向,在前方不远的十字路口停住了,好象在等待着我,我要去的同修家正好就住在十字路口处,其中一座楼的四楼上。当我平行穿过这条路口时,看到那辆警车就停在距我百米余远的路口边。我的心一直不停的乱跳,到了同修家,我从窗望下去,车依然停在那里,我没有跟同修多说什么,只说赶快发正念。待我们发完正念再看时,车没了。

这件事对我的教训是深刻的。它使我看到了自己那颗为私为我的怕心。在后来的学法中,我渐渐的明白了,原来怕也是一种物质的存在,而且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物质,当它在你体内多了的时候,也能形成一种不好的能量,干扰你,甚至能控制你的大脑,让原本的自我失去理性,密度大的时候,还可以演化出一些假相来。正如上述所述,实质上都是自己的怕心促成的。

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说:“修炼者所发生的事都是好事”。我的理解是,只要我们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不管它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是好事。对于在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事,哪怕是一件小事,只要把它与我们的修炼贯穿起来,便会发现,都有我们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正悟正行,都是对我们心性的一次检验或过关,只不过是针对不同的人心,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如果过的好,你的心性提高了,如果过的不好,从不好中寻找不足,作为日后提高的推动力,或者说经验和教训,岂不变成好事了。

我就是这样在一次次的“惊心动魄”中,感悟着师尊的佛恩浩荡,在一次次的“惊心动魄”中,锤炼着一个修炼人的意志与胆略。在一次次的“惊心动魄”中,寻找着自己的不足和人心,也就是在一次次的“惊心动魄”中,正念去除人心,理性取代非理性,使生命不断的升华,慢慢的走向成熟。

直到有一天,一个偶然的事件(其实偶然是不存在的),从此改变了我的修炼状态,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

二零零六年初夏的一天,我正在家里复制光盘,电话铃响了,那边传来我姐姐(大法弟子,也在家做资料)的声音:你过来一趟,我有事找你。我便放下手里的活,收拾收拾就去了。到了那里,我看到一男同修也在,便问有什么事,男同修很严肃的告诉我说:某某同修在外面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抓捕,现在关押在××派出所,据说他供出了一个X姓同修,你们俩不知是谁,你们赶快回去准备准备吧。当他说出这个住址和名字时,我就明白了。因为那片的资料是我给提供。

回到家中,我没有按照同修所希望的那样——准备准备,而是坐下来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一、清除某某同修空间场内一切邪恶的生命以及企图迫害他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二、用我强大的功力,炸乱某某同修的思维,让他暂时什么也想不起来,供出我来也就罢了,不要再牵扯别人了,大法弟子的人力资源是有限的,我们不能再损失了。(因为当时我比较忙,同修为了减缓我的压力,主动提出并承担了他们那片的资料,不知这位同修是否知道。)

发完正念,我感觉到以前的我似乎长大了,以往的躁动不安不见了,却多了几分沉静与成熟。我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好象什么也未曾发生。几天过去了,一切同往日一样,唯有不同的是,我这颗怕事的心,经过锤炼后得到验证,最明显的是,以往每当同修被邪恶抓捕时,自我保护的意识很强,就怕到了跟前招揽是非身上,因此总是远而避之。这次不同,就感觉到好象有一股力量,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向前推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啊,我何不身入其中,探它个真伪虚实。

三天后,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发完正念便上路了。到了那里,我找了几个同修询问了一下情况,结果是两个同修都告诉我说:某某同修是被邪恶抓捕了,但是上午抓了,下午就跑了,根本没有供出个什么X姓同修。

原来是空穴来风。

回来后,我没有去追问这个消息的来源,也没有埋怨哪个同修,一切似乎都不需要了,我明白了一切,随着我明白这一切的瞬间,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了。我知道那不是一般的泪水,而是来自一个生命本性的觉醒,了悟了宇宙真理后的感动。

宇宙的无边法理,不是我们用人的语言可以表达清楚的,但是“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的宇宙法理,让我的生命从微观到宏观真真切切的体验了一次,就象灌顶,从头灌到脚的那种感觉,犹如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中。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用力的向前推我,让我明白更高一层的法理,走出人的思维模式,成熟起来。

此时我的内心世界,生命的最本源似乎感应到师父苦度我们的那份艰辛和盼望我们成熟的那份期待。我的眼泪不停的流着,多么想替师父再多承担一些,然而师父的洪大与慈悲是我无法想象的。

这件事对我的震撼太大了,至今回忆起来还是泪水涟涟,它是我修炼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也是我理性回归的里程碑。从此改变了我的修炼状态和修炼环境。

今天的我不会再象以前那样,被人世间的表象所左右,也不会象以前那样,被外部的环境所带动,更不会象以前那样,陷入同修之间的就事论事中,我会用修炼人的思维去观察世界,用修炼人的慧眼去透视事物的本质,从理性上去认识法以及师父正法的進程和对我们的要求。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是一个不断认识法理使生命回归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实践,走向成熟的过程,无论怎么艰难,一定要突破它。

自己的一点感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