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洛新陷狱七年 被关黑屋近三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朱洛新,于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至今身陷囹圄已七年。

朱洛新,女,四十三岁,原法轮功广州市荔湾区义务辅导站站长。朱洛新澳门大学毕业,在香港工作期间,不幸染上了一种皮肤病,全身奇痒无比,吃了许多药可止痒却不能根治。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朱洛新在去加拿大留学的前夕回广州处理事宜,却有幸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最后一期大陆传功讲法班,当场得到身体清理,皮肤奇痒不翼而飞。朱洛新身心为之震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朱洛新曾工作于任天堂、搜狐等知名公司,任经理助理,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被迫离开搜狐。

诬判十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中午,朱洛新、王蓉、吴碧云等三人在乘坐的士途中,被警察追踪至广州中医药大学对面,遭绑架后失踪。警方既不告诉家人关押地点,更不让家人见面。

朱洛新、王蓉、吴碧云在饱受虐待半年之后,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上午遭广州市白云区伪法院秘密开庭审判,法院不通知家人,反以欺世盗名的手法,为她们每人派了一名所谓的律师。当得知消息的一位大法弟子的四位亲人赶到法庭时,却被告之说只能进一人。其实法庭后面坐了二十来位不明身份的人,其中的两人台上、台下忙于照像。很明显这些人是公安内部的便衣和打手。当时法庭外戒备森严,持枪把守,巡逻警察无数。

法庭上,三位大法弟子正气浩然,坚决不配合邪恶。朱洛新说:“法轮功无罪,我们也无罪。因此你们所问的一切都不成立,历史和时间将作证。”三位大法弟子都一致表示要上诉。大法弟子不畏强权、不畏邪恶的正气震慑了整个法庭。审判官、律师们、还有那些陪审的便衣们都面面相觑,无言以对。最后审判官只好宣布休庭,不敢马上宣判。

两个多月后的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下午,朱洛新被诬判十年,王蓉被诬判六年,吴碧云虽免去刑事处分,但仍被警方带走,这种非法审判是在不通知其家人的情况下进行的。朱洛新、王蓉表示要继续上诉。

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这个人间地狱,朱洛新遭受狱警唆使的囚犯毒打等多种酷刑折磨,每天被强迫做超强度的奴工──制作廉价出口商品。

丈夫避难芬兰

朱洛新的丈夫吴志平于一九九六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不放弃信仰,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被中共恶徒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第一劳教所,非法“劳动教养”两年,期间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二年六月八日被吊铐在劳教所五大队操场曝晒。每天要铐十七个多小时,一天只能去三次厕所,吃饭、去厕所的时间只有十多分钟,其迫害细节暂不赘述。

从劳教所出狱后,吴志平于二零零三年避难泰国,历经五年艰辛被国际难民组织营救到芬兰。

亲人两死两囚

吴志平的家人同样因信仰法轮大法深遭迫害。吴志平七十高龄的母亲吴玉娴,曾是广州市越秀区中医杂病医院的副院长,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判刑七年,在狱中三年被监狱折磨至病危,方保外就医,后因折磨过于严重,医治无效,不久离世。

吴志平的姨母吴玉韫是广东省江门市第一中学退休教师,曾三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迫害,第三次被关押迫害长达一年多后去世。

吴志平的哥哥吴志均,原在广州市中山医科大学微生物教研室工作,因不放弃法轮功修炼被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万秀区伪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广西桂林市监狱。

朱洛新自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绑架后,八年多来未能与丈夫吴志平见过一面。广东省女子监狱还剥夺了吴志平与朱洛新的通信权利,寄给朱洛新的信也都被监狱非法扣押。吴志平已经很久不知道她的情况,非常担心妻子的身体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