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亡的边沿走回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从死亡的边沿走回来,因修大法而无病一身轻,精神的升华,使我感到修炼大法的幸福。我那差不多脱落了三分之二的头发,现在又从新长出来了,又浓又密,虽然长长短短的,但我觉得那是从来没有过的美丽,因为那是大法从新给我造就的。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刚满二十四岁。我在事业上刚刚起步,有了一个较稳定的工作,心里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可有一天,我突然晕倒在岗位上。最后经多家医院配合检查,确诊为白血病!我傻了,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我除了心里的绝望,就只知道哭。我妈妈赶到医院,她也只有哭。

哭,解决不了白血病,可除了哭,我无助的身心还能做什么呢?!

在亲友的催促下,听医生的意见住院化疗。根据白血病专家的说法,整个治疗需進行七次化疗,这过程中都不能保证化疗就一定成功,特别是第一次化疗。全程完成治疗后,生命能延续多少年,也是要看自己的造化。而且,化疗费用极高,第一次化疗就需支出约五万元。这对我们只能维持温饱的家庭来说,无疑又是当头一棒。后来经单位和亲友捐助,总算凑齐了第一次化疗所需费用。

我入院化疗的前三天,早晨来了两位亲戚,他们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们用法轮大法的法理开导我,让我从新振作起来。告诉我生命的本质是什么,生病是怎么回事,病的实质是什么,如何面对自己的病以及自己的生命……我过去曾接触过大法,但没有真正走進大法修炼。听了他们的开导,心里觉得亮堂了许多。

化疗后,我的心情糟透了,身体上的症状似乎更严重了:不想吃任何东西、怕见光,见光就流泪、干呕、头晕、全身无力、全身皮肤发黄、牙龈出血、耳鸣、头痛欲裂、两腿出现瘀点、全身都有出血点……母亲抱着我,我们也只剩了哭。

这时,我想到了那位七十多岁的大法弟子,给他通了电话,一小时后,他出现在我病房里。他满脸笑容的走進来,手里拎着包子,就问我吃饭了没有。我摇摇头,他把包子递给我。我觉得越吃越好吃,一连吃了四个。

忽然,我感到一股热流从头到脚热乎乎的挺舒服,好象刚才身上十分强烈的那些不良症状全都没有了,真神了。我把这个现象给他说了,他说: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在管,你与大法有缘,师父慈悲,见你这样,就给你清理身体上那些不好的东西了。你要珍惜啊,多念法轮大法好!我说我记住了。他离开的时候,还送给我一个护身符,我高兴的收下了。

第三天,有三个亲戚来看我,他们都是大法弟子。他们用法轮大法的法理开导我,还读《转法轮》给我听,我觉得我的身心都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可是由于自己长期以来有条件却没有学法,没有修炼,所以心里不稳,状态时好时坏,他们开导我就好,我自个儿呆着,胡思乱想,状态就极差。这样,我对他们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心,希望他们能一直陪伴着我。可是他们给我病房的病人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结果,“六一零”和公安的警察来了。这一天,正好是邪党屠杀大学生的所谓敏感日——六四。

记得六月三日那天,我脸上,身上,到处都出现小红点,全身皮肤像涂过碘酒一样,手指也变成了碘酒黄。后来,我亲戚(大法弟子)带我回到家里,一次完整的炼了五套功法,奇迹出现了,我碘酒黄的皮肤全部变成了健康色-白里透红,我和家人都十分欣喜。可是,我还是没有悟到,吃了晚饭又去了医院。结果,六月四日那天“六一零”警察来了。虽然我的亲戚走脱了,还是给我的身心带来了很大的冲击,我的状态又出现了恶化。

医院给我下了病危通知,并强调如不及时做化疗,就会脑出血,导致死亡。变异的细胞每天都在大量的吞噬正常细胞。我母亲无奈的在同意化疗单上签了字,我接受了化疗。

在化疗期间,我的亲戚(大法弟子)天天给我通电话,开导我,让我每天成千上万遍的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我身心合一的念,每个细胞都同时念。我努力照着做。

上了化疗后,我住在无菌病房,每天的针从早打到晚;左手打肿了打右手,右手打肿了脚上打……打得连嘴也张不开。更严重的是,化疗药水打漏了,药物所及,全部发黑,把个脚肿得象馒头一样,痛不欲生。我除了忍受剧烈的疼痛,就只知道哭。

我姨妈一直来陪我,她也是大法弟子。她开导我,给了我无穷的安慰,更让我明白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了我的命。上化疗的第四天,就我一人躺在无菌室的病床上,只感到很累很累,一会儿就睡过去了。意识中,看到一个朋友来看我,他正笑着说着,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块乌云,黑漆漆的弥漫了整个病房。我感到全身没劲,眼也睁不开,嘴也喊不出声来。天旋地转,但意识还很清楚,不管我怎么使劲都丝毫没用。我急了!想到了师父,心里就喊:“师父救我!”这一念一出,很快,眼前亮了,我睁开了眼睛,疲惫的用力撑起身体,喊家人过来。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心想,第一疗程化疗结束后,我要从头开始,真正走上修炼大法之路。

按院方的叮嘱和治疗白血病的惯例,化疗间隔时间一般为一周。也就是说,一周后我还得住院化疗。这时,我心里已有了自己的选择,所以,我第一疗程一结束就回了老家,开始学法炼功。这期间,我头发开始大量脱落,洗一次澡要落蓬松的一堆,弄得我害怕洗澡,害怕照镜子,毕竟,我刚二十四岁啊!

我原来学过功法动作,现在在亲戚(同修)的帮助下,纠正了一些不准确的动作。在他们的建议下,我用背法的方式学大法。遇到疑难都有人给我解答,我稍有松懈,就有人督促。我那发黑发肿的脚,连单盤都翘得高高的,更不要说双盤了。疼的那个劲啊,一身汗一脸泪。现在想想,真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

老同修不断的问我:你要明白自己为什么走進大法的?如果你现在什么病也没有,一身轻,你还会在大法中修炼吗?那么你走進修炼的目地是什么呢?我知道,他们都是老弟子了,他们有过修炼的心路历程,不是随便问的。我也在反复问自己,不断提醒自己精進,在学法中升华,在修炼中改变,真是一天一个样。

从第一疗程结束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半年了,我的改变使家乡的人们知道了大法的神奇,通过了解真相,更知道了邪党的残暴与流氓。这期间,我还回到单位,给同事和领导讲述了修炼大法后的神奇变化,用事实改变了他们对法轮大法的看法,有的同事还作了三退。

正如一位老同修所言,我已经“死”过一回,现在不但重获新生,而且得到了万古不遇的大法,生命的那个庆幸与喜悦,不走進大法修炼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我第二次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是师父给我的,我会倍加珍惜。我会用我的神奇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