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农垦九三管局迫害大法弟子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农垦九三管局公安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极其残忍,很多恶人还没上恶人榜。他们不仅迫害本地同修,也把黑手伸向外地,明慧网多次报导。这些恶警为了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从不同分局抽人到看守所轮岗半年或一年。以下是总结的部份事实。

一、九三管局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

1.清廉税务人员卢玉平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卢玉平因坚信“真、善、忍”法轮大法,被绑架迫害,受尽酷刑,被枉判14年,在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于2009年5月30日下午在泰来监狱含冤离世,年仅51岁。

2002年5月19日上午9时许,卢玉平正在为被非法强判3年申诉期间,又被嫩江九三农场刑警队马勇一伙绑架,送入加格达奇区看守所。值班狱警察王华在值班室对其非法搜身,搜出二百多元现金,开票入帐。随后几个便衣又搜了一遍,然后强行将其带到审讯室,用手铐将其双手反铐在铁椅子上,双脚和身体也被固定在铁椅子上,穿着单衣,鞋被脱掉。卢玉平问他们的身份和姓名,他们坚决不讲。一个约40岁小个子的人(后期据说他们是“嫩江九三”农场公安刑警)盯着他说:“是我们审问你,还是你审问我们?我们是省厅的,专搞肉体折磨的。”

随后他们在麻脸马勇的指挥下,对其进行肉体摧残和人格侮辱:三角带做的皮鞭、皮腰带、鞋底、香烟、白酒、手铐、拳脚等劈头盖脸,打昏迷了就用凉水浇醒再打,再从铁椅子上解下来,几个人按住头,手和脚,扒光衣服,用皮鞭、腰带等狠抽其后身,皮腰带几乎都打断了。然后再反锁在铁椅子上狠砸手铐,狠打后背,手背和脚背,手背肿高了就解下来,几个人按在桌面上狠狠的揉,而后再反锁在铁椅子上,致使卢玉平呼吸困难、奄奄一息。

在这种境况下,那个小个子竟毫无人性的说“工具不全”,马勇点燃两支“555”牌香烟强行插进卢玉平的鼻孔里,此时大兴安岭松岭区“610”办公室头目董伟令其说清“释放这些日子每天都在哪儿了”。很快两支烟“吸”没了,小个子奸笑着说:“吸的还挺快,接上接上。”随后又插进鼻孔两支。他们拿来瓶装白酒,将他的嘴撬开,将白酒灌入,且叫嚣: “叫你破戒!”同一迫害手段,他们不止一次的反复使用,参与人员由五、六个人减到三个人,麻脸马勇,小个子和一个30多岁的高个子年轻人,三个人轮番折磨卢玉平,连他们吃饭时都另外安排两个人顶替。

上午10时到半夜零时;连续对卢玉平身心摧残长达14小时,麻脸人马勇见其没任何口供,最后对值班狱警察王华说:“把他送进死刑管号。”

2.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李海燕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黑龙江省嫩江县恶警、九三管局公安局及加格达奇的恶警破坏了加格达奇市资料点,李海燕在加区被九三农场警察绑架,这是她第四次遭绑架。

李海燕在非法审讯中不配合恶人,不说姓名地址,被恶徒酷刑毒打14个小时,遍体鳞伤,恶徒将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铁条皮带抽打,她的背部被打的青紫,腿部不能行走。恶徒还在用刑期间,往她鼻孔插入点燃的香烟,往嘴里灌酒,等等酷刑,惨不忍闻。李海燕在迫害期间,绝食抗议20多天,恶徒还对她进行迫害性灌食。

四个月后,饱受精神及肉体的摧残的李海燕,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4点左右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体重由原来的九十多斤重被迫害成四十多斤重。

二、九三看守所、九三农垦局法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1,给绝食的大法弟子强行灌食,在奶粉中加入过量食盐,变相迫害大法弟子,灌食后把嘴堵上,戴上手铐和脚镣,使其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度摧残。

2,冬天不给大法弟子鞋穿,提审时,只能穿着拖鞋在外行走。

3,让家人交押金2000-5000元钱把人放出来,然后再抓进去,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他们扬言“绝食也没用,送医院抢救不过来就算自杀。”

4,在各处设关卡,对行人翻包检查。

2001年11月,嫩江县东凤街居民、大法弟子陈伟君和丈夫(未修炼人),还有7名大法弟子去嫩江农场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告发,当地公安局将他们绑架,掠走了一些资料,一顿拳脚后带到当地公安局,连夜刑讯逼供。不法人员们先不让大法弟子大小便,强制“背宝剑”折磨。恶警杨晓明用拳头打陈伟君的胳膊肘,一个年轻警察学着杨晓明的样子打了陈伟君半小时,一直到她要昏死过去才放下。

陈伟君躺在地上起不来,全身抖动。后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九三农垦局看守所继续迫害。陈伟君依然绝食抗议迫害,大法弟子绝食的陆续都被放了。陈伟君回家没多久,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中秋节前,陈伟君在加格达齐市做真相时被绑架,黑龙江省九三农垦局法院非法判陈伟君11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陈伟君和董丽敏、王涛都不合格不收;九三公安局花钱找人疏通关系,硬把她们送进了哈尔滨女子监狱。陈伟君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了种种非人的酷刑折磨和迫害,例如:插管灌食、管子插入后来回拉、管子插到胃里长期不拔出来而长绿毛,上大吊、罚坐、背铐、关小号等。

大法弟子陈伟君被绑架关押迫害,六年来遭三十七次酷刑折磨,其中三次与九三农垦看守所有关;第17次,2001年11月末,九三农垦局看守所,拳打脚踢、背宝剑、别扫帚、不让大小便;参与的有:恶警杨晓明、王庆军、左何等。第18次,2001年12月初,九三农垦局看守所,灌食(面朝天,手脚上下拉开手铐,地环脚铐铐在床边);参与的有:所长、武警等,狱医汪记祥。第19次,2001年5月—6月,九三农垦局看守所,灌食(隔一天插管不拔,早插晚拔)、坐铁椅子53天(隔一天坐一天铁椅子);参与的有所长、狱医、武警。

三、黑龙江省九三管局直接迫害本单位大法弟子

2009年6月23日下午黑龙江省九三管局局直大法弟子于桂荣与荣军农场1队王洪霞(女)白天在九三局(公安局局长刘国库家楼道内, 听说其家有监控)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当天下午1点左右,九三局恶警到于桂荣家非法抄家,并将她老伴绑架;同一时间,九三局公安局又伙同荣军农场公安局到王洪霞的父母家非法抄家,这群恶警进屋什么也没说,到处乱翻,两家的电脑、打印机、光盘、影碟机等私人物品抢走,这对老夫妇是单位公认的好人。参与迫害的恶警扬言不放弃信仰,就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初,遭九三农垦公安局绑架的大法学员于桂荣(女,六十多岁,九三面粉厂退休职工)和王洪霞(女,三十四岁左右),被非法拘留五个月后,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未经任何有效的司法审判程序被诬判6年和3年,并在半夜二时左右被送往臭名昭著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加以迫害。在经历了长达半年的非法关押迫害后,王洪霞与于桂荣的身心均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同时也给她们各自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与不幸。

恶人刘国库九三管局局直公安局局长2000年七星泡大法学员去北京上访也是此人去北京三河县堵截

四、嫩江农场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

2001年末,当几名善良的大法弟子到嫩江农场做揭露江罗之流蒙骗群众、打压法轮功的事实真相时,遭恶警当场毒打并被强行带到公安局。当大法弟子对他们的非法行为慈悲地提出质疑,不予配合时,他们则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公安局隋局长随即指使派出所杨所长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然后上酷刑,背铐(背宝剑),有的中间再给夹个笤帚疙瘩,恶警还嫌不够,再使劲撅手腕子,用拳头狠命地砸胳膊,变态地叫着:“这就是对你好。”恶警将大法弟子折磨一天一夜,致使大法弟子脸被打肿,眼眶被打青,鼻口出血。长时间的审讯折磨中不许大法弟子上厕所,打痛了也不准哼一声,并不住地口吐污言秽语,侮辱人格。而大法弟子依然慈悲面对,正视邪恶。其中一位大法弟子因上酷刑而被折磨得几乎昏迷。

大法弟子连说真话,讲清事实真相的权利都没有吗?失去自由后,几名大法弟子以绝食进行抗议。农场公安局有个叫张科长的恶警扬言说:“把坚信大法的往死灌,这样的人就得往死灌!”灌食的管子专挑粗的,管子一次次被吐出来,恶警强行一次次插进去,大法弟子被摧残得有的吐血、有的大便失禁、有的心力衰竭、有的手脚不听使唤、有的呕吐不止呼吸困难。

嫩江农场公安局这边残酷折磨大法弟子,那边派人到大法弟子家中野蛮抄家,当时几名大法弟子家只有孩子在家,恶警以“给其父母交伙食费”为名骗走 550元钱,又到另一家骗走1000元钱,恶警像强盗一样乱翻,并恐吓孩子说:“再准备5000元钱保人!”而拿走的钱物不给留任何票据。一起被恶警抓去的还有不炼功的两个常人,饱受毒打,超期羁押至今,被告之交3万元钱,不然各判刑3年。

嫩江农场公安局局长隋俊生,
嫩江农场党委书记王玉启,
恶警:左河、王庆军、杨晓明、侯亚文(女)、刘林等。

五、七星泡农场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

1.法轮功学员张宪英二次被非法关押劳教

2007年10月19日张宪英被恶人于井录举报遭绑架,家中电脑,打印机等全被恶警抄走,是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劳教。

2.大法弟子刘辉、朱亚梅遭劫持

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黑龙江省农垦九三分局七星泡农场大法弟子刘辉、朱亚梅,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警劫持到公安局,后又被非法劫持到九三局看守所迫害。恶警强行搜走了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和电视机,VCD机。九月十一日家人(婆婆和妈妈,两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去要人,恶警不让接见,什么消息也没有打听到。邪恶之徒说是犯法了,问犯的是什么法,恶警们说无可奉告,犯的是什么法它们也说不清。

这期间,恶警又将刘辉的丈夫林金鹏从工地上非法抓到公安局;朱亚梅的儿子孙涛也被抓到公安局,进行逼供,非法关押二十五小时以上。

九月二十一日上午,黑龙江省嫩江县九三局公安局让七星泡农场大法弟子刘辉和朱亚梅的家人到局里,家人看到了大法弟子刘辉和朱亚梅,大法弟子表现的非常纯正,告诉家人说一切都不听邪恶的安排。恶人说要把这个案子报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原来在佳木斯,现已经迁到哈尔滨),要对刘辉非法劳教两年,朱亚梅暂时没说怎么办。2007年10月1日前被送到齐齐哈尔某劳教所。

董文凯原是“六一零”的主管人员,现好象转到国保当主管,可能这次由他来主抓迫害大法弟子。

当地电话区号为:0456
董文凯 男 主管 13555212445(此人主抓迫害)
七星泡农场大法弟子被迫害都于此人有关

3.大法学员李彩英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嫩江县七星泡农场大法学员李彩英,2002年7月2日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六、荣军农场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

1.弟弟王洪峰遭绑架

二零零零年三月,王洪峰被抓走,他是因为在自家的院子里炼功而被当地警察绑架、关进洗脑班的。中共警察抓捕法轮功修炼者时给出的统一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在自己家里静静的炼功怎么是‘扰乱社会秩序’呢?”王洪峰说什么也不承认这个荒唐的罪名,也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后送到嫩江县九三局看守所迫害,他绝食抗议,五天后被放回。

2.哥哥王洪斌被施酷刑

王洪峰的哥哥叫王洪斌。二零零一年春,从劳教所出来不久的王洪斌欲从大连回家和父母团聚,结果在火车站被发现身上有法轮功真相资料而再遭绑架。

在黑龙江嫩江县九三看守所,王洪斌被恶人用橡皮胶棒打的浑身青紫,伤及内脏。二零零一年四月,王洪斌被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当地有关部门认为王洪斌不够被劳教的“条件”。梁广斌是黑龙江省嫩江县九三局荣军农场公安局警察,他积极与“上面”协调,硬是给王洪斌送进劳教所。他还指使连队治安人员“两班倒”,连续十天住在王家,每天看电视、打扑克,吵吵闹闹,威胁老俩口、限制他们的自由。鞠淑茵对他善言相劝,他根本不听。当时家里的牛渴的直叫,善良的村民们去帮助喂牛,大伙都气愤的说:“放着坏人不抓,到这来闹什么?”最后鞠淑茵被迫绝食抗议,这伙不法警察才撤离。

二零零零年夏,梁广斌因迫害卖力,被中共奖励、晋升一级、获奖金一千元。在奖金发下的第三天,梁广斌想庆祝庆祝,他骑摩托车带着妻子出门时摔倒,梁广斌后脑摔裂、脑浆溢出,当场身亡。其妻大腿摔劈、骨折。当地百姓包括荣军农场公安局的一些警察们都议论纷纷:善恶真是有报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