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人情 更有效的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自己在常人生活做事总是很讲究情分,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有。最近感觉到“做事讲情份”成了我修炼中救人的障碍,发正念的威力也因此受到了一种束缚。

曾和亲戚朋友或其他熟悉的人讲真相时,因维护彼此之间的情分经常带着很重的顾虑心左思右想:我这样讲他(她)能不能接受啊,对我会不会有误解,认为自己有啥不良企图?如果他(她)有误解出现争执或尴尬的局面,影响了我们以后的亲情(友情)咋办?对于不同的人我还有分别心有不同的顾虑,自己考虑的多了,用人心想问题自然就累,带着人情去讲出的话不够纯净,讲真相效果也不理想。往往关键时刻这个“做事讲情份”起阻碍作用,不想打破那个所谓的场面团结而张不开口或讲不到位,由此错失了很多救度世人的机缘做不到“随机而行”。虽然知道这样不对,但感觉自己总是很难挣脱这种束缚,也很苦恼。后来发觉自己老挣脱不了它的束缚,是因为没有真正认清它。于是我就开始挖那个“做事讲情份”的根。

静下心来想想,重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做事讲情份,说到底还不是出自于私、执着自我吗?讲真相的时候左思右想、胆胆突突是因为内心不想得罪人,不想与人闹翻,想与人维持那种表面的平和的所谓友爱,关键是不想自己受到伤害,并不是真正的为别人着想。有私自然就有怕心,所以就会顾虑重重,左思右想怕这怕那,甚至而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把众生的生死置之度外而不顾,多么肮脏可怕的“为私为我”。

当认识到之后,我一边用正念清除这种物质,一边在实践中破除这种人情的束缚。一个朋友请我吃饭的时候说她最近胃口不好,我本不想讲真相,但转念一想:这不是维护自己的人情又在起作用了吗?得破除。于是告诉她默念大法好(之前她已做了退出团队),并讲了江泽民等人因迫害法轮功被阿根廷在国际通缉的新闻,看的出她听了也挺震撼。回到办公室,大家一起聊天的时候,竟然都是在揭露政府的腐败和社会的种种乱象(以前总是我一个人说,他们还质疑,一会跑题)。此时我没被带动,而是理智清醒的认真倾听并偶尔做些补充。而且他们最后直指祸源——中共邪党,以前为邪党辩护的声音也没了。最后还得出结论,有邪党的国家人的思想变异的不正常且疯狂,大家都打心里赞同。我明白是我的空间场归正了,能量场更纯正力量也更大了,他们的思想也自然被这种能量归正,这样自己说的话虽然不多,但大家共同讨论认识更透彻,更能打动人,救度起来效果更好。真是“修内而安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