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怕心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九八年我老家村里已有不少人炼功,亲戚给我寄来几本大法书,从小受无神论毒害的我不相信神佛,只是喜欢看《转法轮》一书,自恃是年轻知识份子,也不和人交流,炼功也不好意思,根本就不知道“修炼”这个词。邪恶“七•二零”铺天盖地的来了,我知道又是一场运动,把书束之高阁,这一丢就是几年。期间也因为利益心,争斗心家庭矛盾不断,内心翻腾不停,失眠时只有师父的讲法录音,能带我進入梦乡。

直到了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在师父的点化下,听到两个修大法的人谈到晚上梦中那条上天的路,心中猛然一震,发出一念,我也要修炼。当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多天不见荤腥的我从嗓子里吐出一块烂肉,晚上还在卧室的墙壁上看到五个黄色的大字“法轮大法好”。

放下人心

婆婆是“七•二零”前的老弟子,“七•二零”后停了,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又走了回来,零五年我从新走入修炼不长时间,婆婆病业关长期过不去,在家人的胁迫下去了医院做了手术,经过药物化疗,半年时间就离世了。婆婆的走并没影响我继续修炼,竭力挽回因婆婆的去世给家人造成的影响,婆婆的离去给丈夫的心理留下了阴影,一有事就往大法上扯。开始时我争斗心强,他经常半夜大声的叫嚷,我怕别人听见小声争辩两句,他就象发了疯,有时我和儿子吓得钻進被窝蒙上头,边流泪边发正念,直到他自己嚷累了……。通过学法,知道有自己要去的争斗心气恨心,随着执著心的减弱,他虽然也嚷,不象以前那样歇斯底里的了。

那是零七年的秋天,听到远在京城与我感情很深的小姨忽然昏迷不醒住院的消息,生性懦弱的我收拾东西第三天踏上了進京的列车,连日的劳累加上身心疲惫,旧势力看到了我的软弱钻空子,我在医院守了一晚的清晨,咳嗽吐血,到后来从嗓子里往外冒血,自己蹲在医院楼前的花池台上……难道我也不行了……实在支持不住了,让他们送我回住的地方,被他们发觉事情严重,要我立刻看医生。我姨还没醒,怕矛盾激化,不敢坚持,只想把血止住,一给值班医生一说,坚决让先CT透视,才能判断,片子出来肺部有阴影,得立刻住院。

后来我才知道肺部阴影很可能是癌症。一个患晚期糖尿病行动已不能自理的老太太说:人生就这几十年,早晚是死,还受那么大的罪,死就死吧。我当时虽然没有正念却也放下了生死,心想,还好我也得了法了,死了也下不了地狱呀。输水期间对面抢救室的小姨停止了呼吸,我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连哭的劲也没了,也没眼泪了,被送回住处。想到婆婆从得病开刀药物化疗只半年时间就走了,钱也花了,罪也受了,还是走了,我坚决不走那条路。坚信大法,不该发生的事不能发生。

先生也赶来了,表妹让我在北京看病,说钱她出,先生更来劲了,在宾馆里针锋相对的吵得不可开交,现在看来,他背后有旧势力撑着,真是一场正邪大战,我坚守这一念,顶住各方的压力。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了过来。回到老家后的第二天早上,我的胸口猛一轻松,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拿去了背后的东西,感动的落下了眼泪,几天后为了实现回来时说的检查后回电话的诺言,竟起了让先生撒谎的念头,旧势力又抓到了把柄,先生非让我去检查。一面让同修帮着发正念,我一面排斥人心,加强正念,请师父加持,去了老中医那儿号脉,结果除了有点伤寒外其余正常。本来应该高兴的事,先生的脸一下黑了,我知道是旧势力看到大势已去灰溜溜的样子。

救度世人

第一次面对面讲真相是去一熟人家里,带着怕心说来说去就是说不到真相上,心里着急,一定要迈出第一步,刚想到这儿,小腹部位的法轮象电扇一样呼呼的转,我猛地一震,终于说出来了。虽讲得不好,她也同意退了。

慢慢的给亲朋好友讲,开始时总想给谁怎么说,怎么讲,怎么回答问题,一遍遍在脑中复述,甚至炼功时也不时想起,不知道用正念,只想怎么说住他,有一种斗的心里。师父看到我救人的一颗心,也是时时看护,一般都能退。

我讲真相一般直接切入正题,问他入过党团队没有,若入过就告诉他三退保平安,不信的就给他讲一讲南亚大海啸前那个土著人提醒的故事,用一颗慈悲的心对他,一般都能退。一年一次的回老家,也是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没有别的想法,只想让有缘人明白真相,远离邪恶我在师父的加持下一说就退,有时只用两三句话。其实只要是正念,师父和护法神都会帮助,若有人心,旧势力就会阻挡。

一次家里有事,来了很多客人,有不少人没听过真相,可我没达到人多也能讲真相的境界,师父把那些没听过真相的一个个安排机缘,使他们顺利的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村有一老头以前是大队干部,老党员,我有机会经常去他那儿,就动了人念,这次退不了下次再讲,结果怎么讲他都不退,找到人心,生出一念一定救他,又去他家,总算退了。

左邻右舍的有缘人,我也给他们排了号,要一一救他们,隔壁的男人二十六七,人老实话不多,就动了人念:他最好讲,没有危险,找准机会,给他讲了很多,就是不退,回来后向内找,去掉人心,剩下的很多认为难讲的都一一退了,后来没等到我再给他讲三退,他走了,因为自己的人心使他失去了机缘!

我知道自己做的差劲,放不下自我,显示心,争斗心,气恨心,嫉妒心,色欲心很强,跟不上正法進程,我还是把它写出来,曝光它解体它。向师父交一份答卷。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