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金志平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金志平,男,现年五十多岁。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至今,一直任硚口公安分局一科副科长、科长、国保大队队长、硚口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办公室主要成员之一。

金志平作为硚口区“六一零”成员、国保大队长,十多年来,主要操纵国保大队警察﹙成员:肖干芝副科长、副大队长周泽胜、警官陈志龙,警察徐进平、张小桃﹙女﹚、霍振雄、朱国栋、高海、宫大桥、李建生、王津德、李汉华、王必胜、李建平、王喜忠、刘某、董某等﹚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直接参与策划、指挥对全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抄家、刑讯逼供等。金志平还捏造罪名对全区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劳改,数百名学员被非法拘禁或绑架到洗脑班关押,直接导致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甚至死亡。以下是金志平十一年多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一、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曌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黄曌女士,原武汉市硚口区粮食局职工,家住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上闸社区。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上京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二零零一年制作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后因被迫害得身体不适而被保外就医二年,但回家后硚口区“六一零”及公安局经常派人上门骚扰。二零零二年底,黄曌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夜十点半左右,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一科科长金志平、肖干芝(音)副科长等一伙人将黄曌从租住处绑架,并非法抄走了她的笔记本电脑二部、打印机等。但一直没有通知其家人,也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手续。在此期间家人曾多次前去要求放黄曌出来,但这伙人怎么也不告诉关押地点。黄曌在硚口区分局被关押的第二天就被打得不能行走。三天后,黄曌被武汉市一处(市“六一零”)带走。四月十六日凌晨,公安局告知黄的家人:黄曌已于十六日凌晨三时在武汉市第一医院去世,年仅三十二岁

黄曌的父母在十六日得闻女儿死讯后就被困在家里悲痛万分。知情者透露,黄曌是被恶警用电棍活活打死的。为了脱罪,恶徒栽赃陷害说是自杀。黄曌的家人及黄曌死前被抢救的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被严密监控,尤其黄曌的家,所有进出她家那栋楼的人员都被盘查。

二、武汉市硚口区阮家台小区法轮功学员陈荣耀被迫害致死

陈荣耀,男,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阮家台小区法轮功学员。陈荣耀于二零零二年元月六日被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恶警绑架。后被转到额头湾洗脑班、硚口区公安分局看守所,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在医院含冤去世,年六十五岁。

二零零二年元月六日,陈荣耀在汉口太平洋铁路桥下给湖北省黄岗地区法轮功学员交接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黄岗医药公司司机诬告,被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周泽胜等恶警抓捕(被捕的还有黄岗法轮功学员张辉、付建华两人)。当日,周泽胜带领五名警察非法抄了陈荣耀的家,掠走收录机二台,自行车一辆,陈荣耀女儿的积蓄13000元。当陈荣耀家人向恶警周泽胜要钱物收条时,周泽胜扬言:条子没有,钱物都在搜查本子记着,不能给你们,有事找我。后经陈荣耀的女婿多方找人索要,才退回6600元,尚有6400元至今未退。

陈荣耀被抓后先关押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硚口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所,后被转到额头湾硚口区公安分局看守所,遭到恶警残酷迫害,折磨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才让保外就医。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送往医院,五月十五日在医院含冤去世。

三、法轮功学员颜克俭被迫害成植物人

二零零二年八月底,法轮功学员颜克俭被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警察从其工作单位——农业发展银行汉口支行绑架到洗脑班。在他绝食二十多天的情况下,洗脑班头目李为亲自动手,野蛮灌食、灌药,还连续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并强逼他面壁而站,站不住就拳打脚踢,往死里打,直打到颜克俭遍体鳞伤,浑身抽搐,大小便失禁,仍不放过。第二天又将他双手反绑,双腿跪下,悬吊在铁窗上,然后又将其四肢呈“大”字形死死捆绑在窗户上,连续几天几夜,被他们折磨得死去活来。据里面的工作人员讲,直到颜克俭最后被他们迫害成植物人,他们还说他装死,仍不让其家属接走。

四、宗关水厂法轮功学员蔡常珍被迫害致残 零八奥运七旬老人再遭绑架

武汉市汉口宗关水厂二路宿舍居住的法轮功学员蔡常珍,被硚口分局国保大队长金志平等恶人迫害致残、双目失明。

蔡常珍于二零零零年八月份被硚口分局一科以莫须有的罪名,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关押,同时被非法抄家。当天恶警将花甲之年的蔡常珍关押在二楼,吊铐在双层铁床上,双手反背,只能脚尖点地,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反铐的双手臂上,剧痛难忍。当天吊铐一个多小时后,蔡常珍的眼睛开始流水。从早上八点一直吊铐到中午十二点,恶徒才放下吊铐。这时的蔡常珍已经被折磨得眼睛充血,眼皮下垂不能收回来。

刚放下吊铐,恶警金志平亲手把蔡常珍强行推到空调处,前是空调,后是座扇,上面是吊扇进行冷冻。

当晚开始不准学员蔡常珍睡觉,一直折磨她二十多天,只能坐一下凳子。这期间她还被硚口分局国安科的肖干芝﹙音﹚吊铐一次,被吊铐了几天。几天的吊铐酷刑迫害,使蔡常珍昏死过去。恶徒就打她的右脸,见她还不苏醒过来,才放下吊铐。这时恶警肖干芝﹙音﹚猛击蔡常珍的右边的脸及头部,她才被打醒过来,当时感觉头很疼。紧接着几个恶人把她往医生身边推,让医生给打针,蔡常珍不同意,立即遭到恶人的一顿毒打。

从此后蔡常珍时不时的头疼,眼睛慢慢的减退了视力,最后完全看不见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份,蔡常珍还在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有一天脑袋突然剧痛,右眼也开始疼,没几天首先右眼视力没有了,脑袋右半边开始失去知觉。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左眼又突然失明,什么都看不见。从此她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硚口公安分局一科六名警察开来两辆汽车,将双目失明年近七旬的蔡常珍与梁婆婆从她家中同时绑架走,非法关押于额头湾洗脑班。

五、法轮功学员孙金芳等五人同时被抓,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下午四时,在武汉市硚口区汉正街长江巷4号,五名法轮功学员付国启、商玉萍、孙金芳、彭丽华、陈某某被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六一零”及刑警队恶警、国安特务强行绑架,在租住屋,五人同时被硚口国保大队警察用黑袋套头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在洗脑班,孙金芳连续几天被强迫不准睡觉、吊铐在铁床上、遭受刑讯逼供;七日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一个月,期间遭多次野蛮灌食,视力严重下降。付国启、商玉萍后被关押在额头湾硚口区看守所,彭丽华后被转到湖北省洗脑班。

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六一零”恶徒把付国启买断工龄的钱及存折、户口抢去(现金有6000多元),家属前去索要,“六一零”人员拒不见面,额头湾看守所也不让家属见面。付国启、商玉萍、孙金芳等同时被非法判刑。孙金芳女士,五十七岁,住武汉市江岸区洞庭街江汉村20号,原武汉市中心百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已退休,被非法判刑二年六个月;商玉萍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于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

六、硚口区法轮功女学员刘佑清被绑架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刘佑清女士,一九四九年八月一日出生,原武汉市双虎涂料股份有限公司退休职工,家住武汉市硚口区解放大道。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六日被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非法拘留,同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非法逮捕。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硚口区法院以(二零零零)硚刑初字第146号刑事判决书枉判三年缓刑三年。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硚口区法院以(2001)硚刑执字第1号刑事裁定书非法收监执行原判三年,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起至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五日止。于二零零一年初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

七、法轮功女学员肖映雪六次被关洗脑班 二次被非法劳教

现年四十一岁的肖映雪,原硚口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职员。因修炼法轮大法,她曾被中共警察绑架八次,六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二次被非法劳教,曾遭毒打致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三年被硚口房地产集团物业管理中心非法开除公职,并被非法取消公务员资格,分流出工商局。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肖映雪到北京上访乘公交车去三河市途中,被三河市交警拦截,逼迫乘客骂法轮功创始人,她不骂就被抓进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劫回武汉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过年时,肖映雪被硚口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强行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一年多。期间遭到硚口区公安局一科科长金志平拳打脚踢、用抹布堵嘴、用绳子捆绑在藤椅上不让动、把嘴打破约二寸长的口子鲜血直流,造成一个星期无法吃饭、走路困难、腰无法伸直。

二零零一年三月,肖映雪被秘密绑架到武汉市公安局一处(青岛路特一号)非法关押,遭刑讯逼供。二零零一年,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关押于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女队,期间遭毒打、吊铐、不让睡觉、长时间奴工劳役,以及多人围攻,还遭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书籍,强迫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等精神迫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实施连坐政策,导致二零零三年肖映雪被硚口房地产集团物业管理中心非法开除,她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来源,其丈夫不堪承受,与其离婚,造成家庭破裂的悲剧。

为了生存,她靠打工维持生活,即使这样也不得安宁。二零零五年六月,肖映雪在私营企业工厂工作时,被硚口区易家墩派出所和硚口区“六一零”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她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她的鼻子打破流血,后来她抗议迫害而绝食,在第八天时被恶人强行用竹片撬嘴,将原来受伤的鼻子弄破,血流不止,送武汉市第一医院抢救时昏迷两次,生命受到严重摧残。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肖映雪被警察绑架,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七月份肖映雪第二次被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劳教,期限为一年零三个月,现正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五大队。

八、金志平亲自带领防暴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雨下个不停,深秋的武汉寒气袭人。金志平接洗脑班队长霍振雄电话后,带领手下十二、三警察手持警棍闯进洗脑班边走边说:我们今天是来过瘾的﹙指打人﹚。见人就打,将陈爱凤、刘国芬、肖映雪、张惠芬四名学员打翻在地,并强逼她们跪在雨中,大雨很快将她们浇透,寒冷的雨水冷得她们全身发抖,当时跪在雨中的学员还有魏素芬、熊玉凤、李运莲、杨英侠、刘月静、王萍、王兰英、胡惠文等共十三人,直到晚上九点钟时才让学员回房间,当时学员已被他们迫害得不能自己行走,靠人扶回房间。

二零零一年二月三日中午,金志平和原分局副局长朱某带领三十多名防暴警察,乘坐十多辆警车,头戴钢盔,手持警棍,气势汹汹的冲进原设立在硚口行政拘留所的洗脑班,不分男女老少,只要看见外面站着学员就往死里打,将非法关押的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打的头破血流、遍体鳞伤,当场有三名学员昏死过去。

九、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一次绑架六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晚八时许,在硚口区汉水桥街汉宜社区的三六零四工厂宿法轮功学员毛振国家,硚口公安分局一科的副科长周泽胜,国保大队警官陈志龙,国保大队的警察徐静平、王喜忠、刘某以及汉水桥街综合治理办公室(即街道“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毛必胜及他安排的汉水桥街汉宜社区的几名保安队员等上十人。翻墙入室、私闯民宅绑架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五名是已经六十岁的老人。

他们开着事先准备好的一辆换好假牌照的黑色轿车和一辆白色面包车来到预谋已久的事发点,开始黑社会似的绑架行动。

晚八时十分,周泽胜、毛必胜等四人从宿舍楼前面翻院墙撬开门闯入房内,另一伙人则从宿舍正门强行闯入屋内。当他们强行闯入屋内时,八名法轮功学员正在静静盘腿打坐。他们闯入后首先录像,几分钟后开始动手铐学员,周泽胜、毛必胜等几个恶人对一名已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郭玉兰下狠手从床上摔到地上,又把她压倒在地上强行戴上手铐;而陈志龙、徐静平等几名恶人一上来就是两猛拳打在王德胜的左太阳穴将其从座椅上摔倒在地上强行铐走,铐走时光着脚;紧接着穿橘黄色T恤的刘某上来就打学员王红玉、李祖含,李祖含的左眼睛当时就青肿起来,他们将王红玉、李祖含、陈华珍三个人铐在一起绑走;学员刘佑清也被强行绑上车。另一名叫张汉英的学员七十多岁也被他们强行绑到车门旁,脚都抬不上车,他们怕担责任才没有绑走这名学员。

当晚这六名法轮功学员被他们绑架到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王德胜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一直喊到洗脑班。恶警徐静平一直坐在他身上,双手紧紧压在他戴着手铐的双手,一到洗脑班就拖下车,恶警陈志龙使尽全身力气猛击一拳将铐着双手的法轮功学员打得几个趔趄摔倒在地,恶警刘某跟上来又猛的一脚踹在右肩上,整个身体被重重摔在地上。

随后六名学员遭到搜身。学员随身带着的大法书、mp3、钱包、钥匙等私人物品被搜走,其中郭玉兰包内的七千多元钱被搜走。

他们又连夜非法审讯这六名修炼人。王德胜因不配合他们而遭吊铐一夜,第二天白天继续遭吊铐,刑讯逼供,恶警陈志龙为了得到所谓〝口供〞将手铐往肉里面铐,而后将铐着的手臂使劲往下压同时不断摇晃,使手铐不断往肉里卡进去,手铐铐入肉中很深,血水不断往外流。恶警周泽胜下午一来就一棒子打在王德胜的左小腿的膑骨处。陈志龙一看上司动手了就下了狠手,不断的摇动王德胜吊铐着的手臂,用膝盖猛击左大腿的侧面,而后又猛击右大腿的侧面,紧接着用穿的皮鞋踩勒学员光着脚的指头。疼痛使学员王德胜站立不住靠在床架上昏死过去很久。醒来后才将吊铐改铐在下床架上,直到傍晚六、七点要非法送拘留所才打开手铐。学员郭玉兰也遭到吊铐,手铐也被铐入肉内,流了不少血。

四月二十二日晚七时左右,五名六十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他们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另一名男学员王德胜被绑架到硚口公安分局行政拘留所,虽拒收但仍被非法关押四十小时后,又被绑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共二十一天后无条件送回家。

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五,恶警陈志龙、毛必胜、刘某、李某等四人将王德胜的妻子从工作单位绑回家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照片以及私人用品手提电脑、打印机、刻录机、DVD碟机、VCD碟机、过塑机、空白光碟几百片。连清单也没有留下一份。

二十七日星期一,周泽胜、陈志龙、徐静平、刘某等一伙恶警六、七个,闯入学员郭玉兰家中在无家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抄走六、七袋私人物品。

十、金志平操纵硚口区国保大队警察的近期恶行

二零一零年以来在金志平的操纵下,硚口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肆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武汉市硚口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国安一科﹚主要成员有警官陈志龙,警察徐进平、张小桃﹙女﹚、王必胜、李建平、王喜忠、李建生、刘某、董某、等。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徐进平等四名警察绑架了正在硚房集团宝庆物业管理公司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施青;同一日,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徐进平等六名警察伙同韩家墩派出所户籍警绑架了在简易路家中的法轮功学员彭幸初,并劫走大法书籍和一台电脑。

七月十六日晚,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徐进平、董某等四名警察从汉阳区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胡建华,劫走家中的大法书籍和电脑,迫害于硚口区六角亭派出所;七月十九日上午,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门前,他们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彭子珍。

六月二十七日,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了学员肖映雪;六月二十四日下午,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金志平带领手下七名警察绑架了汉水桥街学苑社区的法轮功学员李祖含,抄家劫走大法书籍和现金180元;六月二十二日上午,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张小桃﹙女﹚等五男一女到荣华社区办公室绑架了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丁玉洁;六月二十二日晚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张小桃﹙女﹚带领六名男警察又从家中绑架了居住在居仁门的法轮功学员张清秀。他们的恶行网上曝光后,金志平恼羞成怒,亲自将丁玉洁二次绑架,刑讯逼供一天,极尽恐吓。

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多次遭到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上门骚扰或绑架未遂。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如肖映雪、丁玉洁、张清秀、李祖含、彭子珍、彭幸初、施青等,都被非法关押于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金志平不仅操纵手下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犯罪,而且自己经常下毒手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例如,用粗绳子捆绑女学员肖映雪于椅上不能动弹,用脏抹布塞肖映雪的嘴。九九年十二月的冬天在工读学校他强逼法轮功学员陈峰、王鹏穿单衣,赤脚跑步,然后往他们身上泼冰冷的水。其手段残忍,令人发指,毒打时经常叫嚣“要你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十一年间金志平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金志平及同伙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伙同“六一零”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公然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的权利,非法抓捕、抄家、关押、酷刑虐待,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其性质已完全黑社会化。对法轮功学员黄曌、闸远清、陈荣耀和高爱华等迫害致死,对法轮功学员蔡常珍、刘佑清、郑志斌、易志发、刘宁、刘立、张峥、肖映雪、曾宪美、王兆芬、陈爱凤、张惠芳、李友云、姚玉兰、代桂珍、陈麟、陈峰、颜克俭、彭卫东、彭珍秀、余祖洪、孙泽荣、黄咏梅、喻忠萍等迫害致伤、致残,对法轮功学员陈军被逼疯都负有直接责任。“追查国际组织”已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公布了《追查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通告》,对金志平及同伙立案追查。以上仅为金志平十一年来的犯罪事实的冰山一角。

金志平相关信息:
硚口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27-83783310手机:13971119578。
地址:武汉市硚口区中山大道208号,邮编 430030
其女,金艳,武汉市某中学教师,已婚。
女婿,罗威,在武汉市硚口工商局工作。
亲家母,万惠玲,武汉市硚口工商局退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230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