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效果不同的公开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一次学校开展与同级学校间的教学交流活动,给我一个上一节公开课的任务。我当时正在带从教后的第一届高三,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在常理看,第一届高三带的如何对今后自身的发展能起到很大的影响——带的好,受到领导重视、同事尊敬、学生喜欢;带的差,则被人瞧不起。那段时间,我的心态随着学生考试成绩高低而起伏跌宕。这时接到上公开课的任务,可想而知自己是多么的重视,多么想在这个最直接表现自己的场合风光一次,从而得到各个学校的同行的赞许和肯定……

在这种执着的状态下,我开始了这堂公开课的备课。过程中不是想如何优化自己的教学设计,而是幻想课上的如何精彩,幻想别人的赞许,又担心如果课上不好的话,如何再立足?结果那次公开课一点不精彩,还在一道例题讲解的关键之处出现了口误和板书的笔误……这一棒子把我打的不轻,消沉了好一段时间,甚至都不想再教书了。

现在回想这堂公开课失败和失败后能如此影响自己的根本原因,是我做的那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名利之心:想表现的是自己,想显示的是自己,想自己得到好处,怕自己受到伤害。回想当时的修炼状态也是很不理想,利益之心很重,并被电影中的色情干扰。这种为私为我的状态根本不是一个修炼人的状态,偏离的很远,这种状态反映到工作中就出现了那堂公开课的情况。

修炼不精進,有漏的地方多,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让我摔了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大跟头:讲真相被人举报、被警察秘密调查跟踪、抄家、关看守所、关洗脑班。痛苦的日子里我好好的向内找,好好的清醒自己,噩梦般简直不堪回首的大半年后,再重返讲台。这时我在工作中也不可能再争名夺利,但又陷入另一个执着:自卑。由于天天恨自己没良心、没出息,竟然受不住痛苦而转化;恨自己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反映在工作中便出现了很强的自卑心,什么活动也不想参加,职称也不想评。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妻子与我交流:你更应该昂起头让他们知道,学法轮大法的人是压不垮的。我心里一震:以前我修大法很少人知道,现在我修大法同行都知道,我的行为会影响他们对大法的看法,我一定在工作中要做好。

后来我以评职称为名,申请上了一次县级公开课。回头看看,当时的想法就正多了,同样是做好工作,但基点从证实自己变成了证实法:我要让同行知道,一个修大法的人受到了冲击后也是压不垮的,一个修大法的人工作是出色的、优秀的……

在备课准备中,我心里再没有课上好了如何,上砸了如何的为自己担忧的想法,因为我不是在证实自己有本事,我就认认真真的备好课,不断找正“为了证实法”的基点。结果思如泉涌,教学设计从粗稿到定稿上升了很多,而且在将定稿前一天晚上学法时,一个个很妙的想法一下冲到脑子里,自己都觉得太妙了。

我在上课的时候一点也不紧张,心里很有把握,因为感到这是为了证实法而做,而证实法这么正的事岂有不成之理?上课时我发挥的很好,学生发挥的也很好,很多原创的新颖的东西让学生和听课的老师很感兴趣,后来的评课中这堂课受到所有老师的赞扬。也许当时就有人想:学法轮功可不是象电视上说的,这个人学法轮功课上的很好嘛。

同样都是公开课,结果差异很大,品味其中缘由,至今让我深思。

不当之处请尊敬的同修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