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妇女见证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我是个家庭妇女,今年六十岁。十二年前体弱多病,浑身难受,越是晴天越是难受,不难受是个什么滋味根本不知道,四处求医问药都无济于事,整天昏睡抬不起头来;还有心脏病,风湿病,腰椎盘突出等等。不能挣钱还要花钱治病。丈夫一人养家,两个孩子上学,日子过的特艰难。

正当我每天挣扎着求生的时候,邻居送我一本《转法轮》,我一看这宝书就想睡,我就闭一会眼再坚持看,一天一夜看完了这本书。邻居同修问我看得怎么样?我回答说“好”,到底怎么个好法我说不出来。同修说炼功能祛病还不要钱,我想累点苦点我也跟着炼。正月十八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从这天起,我便走上修炼这条路。

按“真善忍”做人 身心净化

我开始炼了三天动功,静功还没学,身上就奇迹般的不难受了,走路腿飘轻。丈夫问我炼的怎么样?我说太好了,我算是得了福了。丈夫说好就炼,我给你买录音机,请书。当时所有的大法书我在一个星期内看完了,越看越爱看,初步认识了这是修炼。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看见一只大手没有边缘。我想师父一定是个大佛。

随着不断的学法,逐渐的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

我悟到:我浑身都是病,这不就是一个业力满身的人吗?生生世世造下的罪,此生不得大法会是什么样呢?今天我修炼了,师父把我身上的病根都拿下去了,又教导我们怎样修炼,在社会上、在家里、在单位里处处都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事事为别人着想,有矛盾向内找。师父讲的法理一点一点使我的心胸开阔起来了,我决心走师父安排的路。可是修炼是严肃的,过心性关是剜心透骨的。

有一次我去姑娘家,姑娘的婆家离我们家万里远,我很难得去一趟,我是去给小外孙女过生日的。本来是高高兴兴的,谁知道第二天傍晚小外孙女摔了一跤,女婿就当着我的面又吼又叫,朝我姑娘发火,又打又闹。我心想为了这点小事当我的面这样子,我不在这,我姑娘不是更受气吗?我的心那个难受劲呀,亲家一言不发,这不是打给我看的吗?为了你们这个家,我给了几万块钱……我心里那个冤屈劲呀,真想发泄出来。可我是个炼功人呀,得忍,我得听师父话。这可能就是提高我的心性吧,我稳了稳神,静了下来。他小俩口也不吵了。我差一点这一关没过去。第二天天刚亮,女婿就哭着过来道歉。

还有一次,晚上吃晚饭去找儿子,我顺着马路边走,后面上来一辆自行车把我撞倒在地上,不知多长时间,当我醒来时,就听有两个人说“你先别走,老太太都叫你撞昏了”,我睁开眼看,撞我的是个姑娘,她吓坏了一个劲的说:不是我撞的,不是我撞的。

我慢慢地坐起来,当时感觉大脑里有法轮在转,我知道是法轮在调整我的大脑。我说:姑娘你别害怕,我不会讹你的,等一会帮我送回家就行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

我站起来,活动活动腿看看能走路,就说:那个姑娘你走吧,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得福报的;今天要不是我炼了法轮功你可得花钱了。姑娘点点头,骑上自行车走了。

十二年的修炼路我走的平凡又艰难。每一关每一难,我都坚信师父坚信法,思想境界提高上来了,身体也得到了净化。

大法的神迹在我身上体现

去年四月十五日晚上,我们三个同修到离家四十里外的山村发资料。去的路上我就说我胆小从来没晚上骑过车,人的东西冒出来了,走路忘了正念。

走在一个水库边上,北风吹着,波浪拍打着堤岸,发出的声响使我更加紧张,两个同修都看不到影了,我又着急又不敢骑,只好推着自行车过了大坝,同修在对岸焦急的等着。发资料的时候我正念很足也就不害怕了,我们都安稳的做着。

骑上自行车,我就忘了发正念,总觉得身后有车过来,正下大坡时,我心想:靠边走,后边可能来车了。这一念我就摔在了三米多深的沟里(石头多的流水槽)我全然不知怎么回事,只听同修在喊我,漆黑的夜晚也找不到我,我坐起来想我在哪里?嘴里答应着,顺着声音她俩好不容易下到沟里把我扶到路边,看看摔坏没有。这时我心里很坦然,摸摸满脸粘糊糊的,额头上撞了一个洞,象开花似的,但一点不觉的痛。甲同修把布包套在我的头上,脱下她的衣服给我披上,骑上车子去打车了。说是打车,半夜了上哪打车,其实是敲门求救。乙同修看我这样子吓得掉了眼泪,问:“大嫂怎么样?”我说没有事,有师父保护咱,你看我都不痛。

甲同修找来车子,司机一看不敢拉,我说走吧,我精神着呢。到了家里丈夫看我这模样二话没说就看伤口,他说里面全是脏东西,说去医院清洗,咱自己做不了。去了医院急诊室,值班的大夫说到脑科吧,我没动,过了一会看看我的表情让我过去,开始清洗缝合。按说这是很痛的,同修有搓我手的摁腿的,转过脸不敢看的。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不会让我痛的。大夫碰碰我,你怎么没有动静,真有抗性。他哪知道我一点也不痛。

我数着缝了十针缝完了,我一下子坐起来,神志更清晰了,我就直接奔车去了,我以为同修交了钱就可以了。大夫说,“回来!就这么走了?还要做CT化验,打破伤风针,打点滴。”我说不用了。大夫愕然,“没看见你这样的人,出了后果谁负责,你自己写吧。”我拿起笔来写了几个不字,大夫感到太奇怪了。我心想:人怎么能知道神的事呢!

隔了一天我去揭纱布,这么简单的事把我痛的直钻心,出了医院我才悟到:不该来,那叫换药,后来缝伤口的线叫丈夫给拆下来了。

当天晚上做梦,清楚的看到三个象人样的烂鬼站在悬崖边上,背后有一个人用手枪顶着它们的后脑,我悟到是邪恶钻了我怕心的空子,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用语言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精進!再精進!

我和同修都按“真善忍”做好人,从不和邻居闹纠纷,周围的人都知道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有的人跟着学炼法轮功,有的人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师父慈悲苦度,震撼着有良知的人,越来越多的人走進法轮功,相信善恶有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