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学生又是先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我儿子是个不错的孩子,但自从上高中后迷上玩电脑游戏,成绩一落千丈,品行也没以前好了,所以我非常不喜欢电脑。之前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要用电脑上网,还能在网上写文章,做证实法轮大法的事。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到外地一同修家,看到他们一家人都在电脑上看动态网,我看了一会,很震撼。看到同修在网上发表的文章受益匪浅,而且还知道了被中共媒体故意隐瞒不报的很多国际要闻。从那时起我下决心要学会上网。回家后,请教儿子如何用电脑和上网。儿子说:二十年以后再教你!你现在一窍不通,连最起码的电脑基础知识都不懂,你让别人怎么教?我只好自己慢慢摸索,经常把我和儿子共用的那台旧电脑搞死机了,儿子为这事经常和我生气。

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同修们的传授,我现在不但上网得心应手,还学会了刻录光碟,下载文章,同时还学会了使用网上安全信箱,经常和同修们在网上交流。

自能上网后,我感觉自己的修炼状态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有时甚至突飞猛進。对常人讲真相时就能吸取同修们共享的经验和不足,还能根据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内容讲。“六一零”、警察、单位领导找上门,都被我讲的哑口无言。

自从能上网,我不仅在第一时间就能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还能及时了解明慧的通知,及时转达给其他同修。同修们写的修炼心得体会给了我很多启发,精進同修怎么理解师父讲的法理,遇事如何归正自己、讲清真相给了我许多教益。

我是这么想的:目前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还是比较险恶的,同修们之间的交流很有局限性,而且在这种状态下,即使交流也总是那么几个同修在一起,如果对一个问题的看法出现了偏差,都不可能及时发现,及时纠偏。而明慧网就象是天天在开一个世界性的大法会,修炼比较精進的同修在台上发言(发表的文章),其他大法弟子都坐在台下听(看同修们在明慧上发表的心得体会的文章),觉的实在太好了,于是就想让其他没上网的同修们都能上网。

我们这里上了年纪的同修比较多,上网存在一定的难度。我也已经六十多岁了,从自己的学习过程中,能够知道教老年人学电脑的窍门:不讲官方的规范的词汇,什么“光驱”呀,什么“界面”呀,我只是买上一些一个G、两个G的小U盘,把自由门软件和其它我看了认为能启发他们上网的文章都复制在U盘上,有条件的同修自己出钱买;经济紧张的就送给他们;也送给我认为可以接受的常人,让他们也上网,了解真相。他们来学时,让他们从打开电脑这一步开始,每一个步骤按照他们自己能够理解的语言一一记载下来,然后再操作几遍。不行的话,再写个便条,按照他的特点,写上操作的每一个步骤。有同修说:你这样教非常好,没人学不会。

其实我对电脑懂的有限,在同修的帮、教下,只能算个会操作的“熟练工”,我教同修一个是“现买现卖”,知道多少教多少,只要他们想学,我就教。二是靠正念,助师世间行需要我们开智开慧。有时还用些“逼”的方法,带一些暂时不想上网的同修上网,只要他们一上网,就会和我一样,感觉到学会上网多么必要。有同修比我行的,我便立即铆上了这个老师,非教会我不行。

在学和教上网的过程中,体会到了很多乐趣,感到在这一过程中自己的心性也随之升华,理解力也在不断提高。

记得儿子有一次看到我上的网,吃惊的说,老妈,你真不简单呀,竟然会上自由门啦?我无比自豪的说,那当然啦,儿子不教,我有高人教!他连声说“那是那是。”这是他知道的,他不知道他的老妈现在还能教其他人上网呢!在此,我衷心的向那些无私耐心教我的同修们说一声谢谢!

其实我自己知道还有很多人心没有修掉。原来我是不想写这篇文章的。在同修们的鼓励和鞭策下,还是写了,不在于发表,在于我向师父交份答卷,虽然分数不高,总比交白卷强。

谢谢师父从来没有放弃我这个不太精進、问题不少的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