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给各界众生打电话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首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救度之恩!今生有幸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感到万分荣幸!法会上听了同修们高质量的发言,收获很大,很受鼓舞。现在我也把自己向中国大陆打电话救度众生一事向师父和同修们做个汇报。层次有限,经历尚浅,更谈不上经验,就当作抛砖引玉吧,不妥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早期我利用传真讲真相,随着正法進程的需要,我认为打电话是救度众生最直接的好方法。开始打时,没有经验,正念也不足,没有打好,经反复思考,认识到,这决不是常人的方法问题,而是正念不足所致。大法弟子的正念来自于法,做什么事情都是修炼因素起作用,效果就是修炼状态的反映。个人修炼永远是基础,从此我注重扎扎实实的修自己,遇到问题就向内找,坚定正念正行,只要心性到位,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为我打开了救度众生的大门。我按照师父在《清醒》一文中的教导:“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选择了以聊天的形式讲真相。三退的人数每天十人到四十人以上,已经劝退了一万一千多人,其中有党政军高级官员,各行各业,城乡广大人民群众,还有大,中,小学生。

一、正念正行,给各界众生打电话救人

但是打电话的过程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首先是时间上的困难,我们给大陆打电话的最佳时间是——美西时间的半夜一点到早晨七点。这正是一般人熟睡之时,而这个时间起来打电话真是头晕目眩,又加上旧势力的干扰,使我的血压增加到了一百八十,如果没有强大的正念铲除干扰,就无法坚持到今天。

在劝退的过程中,除了正面阐述主题之外,为增加乡情气氛还因地制宜的插入了一点当地的风土人情等聊天话题,使谈话气氛亲切自然,再切入主题,经试验效果很好。有些有缘人就把我当成朋友、老乡,热情的邀请我去做客,吃饭,有的还要到车站接我。切入主题后,我以强大的正念对待一切,无论是高官,学者,还是百姓,都是可救度的众生,我没有任何思想障碍。首先讲三退大潮的大好形势、数量、重要意义,再以翔实的历史事实、国际背景、中外预言、善恶报应、藏字石等,详尽的论述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根据不同对像,内容也有所侧重,对于具体的个人,要贴近生活的阐述利弊关系,如:对警察一类的人讲他们充当恶党镇压人民群众的暴力工具,助纣为虐的可悲下场……。一个警察接了我的电话后,气势汹汹地说:我已经给你录音了,我要抓你去!我说,你要抓我就是罪上加罪,你干了这么多坏事,大难来前我来救你,你却恩将仇报,你们警察不抓坏人抓好人,……他撂下电话走了。我马上拨去电话,是他父亲接了电话,我继续给他父亲讲真相,把他父亲讲退了党。然后我说,你赶快做做你儿子的工作吧,江××等人都被告到海外的多国法庭了,你儿子至今还不思悔改,已经很危险了!他感到很震惊,你儿子若罪过很大,不但自己去为恶党赔命,还要殃及家人哪!他说,是,他很害怕。

另一位警察是某市一个公安中队长,我以老乡的身份把他劝退了党,可他满脑子腐败思想,还是非不分。他认为有钱人包几个二奶都不是错,人生就是为了吃喝玩乐,否则活得没意思,世界各国都这样。我给他例举了很多例子,我说,民主社会的官员是民选的,要为人民负责。除受政体制度制约外,还要接受选民们,在野党,媒体等多方面的监督,不可有权了就胡作非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曾因男女关系问题弄得官司缠身,不但美国家喻户晓,连国际社会也沸沸扬扬,差一点被弹劾了。陈水扁若在大陆也不会去坐牢房,人家是法制社会,不象你想象的那样。大法弟子救人也要正人心。

对大学生群体,他们生活在谎言中,向他们推《九评》揭露中共对中华民族的全方位的破坏,鼓励他们关心国家大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们也有耳闻,要在网上和同学们展开讨论,有一些当场就三退了。

下面例举几个官员的三退事例:

一位市长,听完我讲话后,担心自己三退后官位受到影响。我说,不会的,现在高官退的很多,仍然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你化名在网上退,抹掉头脑中的印记是给神看的,因为是天灭中共,只要从思想上和它划清界线,做好官,做好人,为官一世造福一方,站在历史正义一方,我们把你的声明储存起来,将来为你作证,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识时务者为俊杰,审时度势,为自己和子孙后代着想,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选择美好未来。他毅然决定了三退。

一位军内的高级将领听完真相后说,你讲的都对,我比你了解的还多,我们夫妻二人都三退!我告诉他你妻子要她本人同意我才能帮她退。我说,您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明是非,识大体,顾大局,且善良,这样的好干部难能可贵!我祝你高升。他说,我还往哪升呀!我已经是什么什么了。(意思是到顶了)

另一位是个地方官,谈吐幽默风趣。当我讲完真相后,他说,我心有灵犀一点通哪!我对中共的腐败早已深恶痛绝,我寝食难安哪!我们全家四口都三退。我告诉他你家人要他们本人同意我才能帮她退。当我为他们起名时说:你如此深明大义,忧国忧民,真是难能可贵呀!你妻一定是位贤内助了,就叫姜淑女吧!他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说那你就是那位君子了!他大笑,说,我将来能竞选总统吗?神会不会帮我?我说能!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嘛。

对于社会底层百姓的疾苦,失地农民,失业工人,吃不上饭,住不起房,娶不起妻等等,我感同身受,寄予深切的同情,非常怜悯他们。有的对保命也不感兴趣,对生活失去信心。我告诉他们,这都是中共恶党一手造成的,他们贪污腐败,任意挥霍人民血汗钱,坏事做绝了。因此天要灭中共,你赶快保命保平安,鼓励他们要勇敢的活下去,黑暗即将过去,在没有中共的社会里,一定会还人民以公道。

总之,有缘人还是很多的。自己三退后还找来朋友来三退,有的还为我提供一些帮助。一位广东女士,接听电话后说,我想在海外找一个老公,你能帮助我吗?我说,能!海外有个《大纪元时报》,是世界上最大的华文报,信誉很好,有征婚广告,我给你网址,你去征婚。她为了感谢我的真诚热情,找来了七位朋友来三退。

一个部队的小伙子给我提供了一个一百八十多人的名单,都是部队内的党,团,队员,一名河北女士帮我劝退了二十多人。这样的事很多,一直保持到现在。有些人要与我保持联系,有人说我象慈祥的姐姐。

一位上海的女士让我给他儿子也上一课;一位四川人说,听了我的话把他感动的都要哭了;有人还要请我去当秘书;有人三退后还想再聊聊,我就乘机给他讲一些大法救人的奇迹对于患病者,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千百万人实践过的,只要诚心去念都会有效,你可以尝试一下。他们都非常的感谢我。

有些人把他们心里所想的也告诉我,一个小伙子对我说,他想换一个妻子,来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不行,据我所知,夫妻是天定的,不能象衣服一样随便换,否则是对人不负责任。他说,好,听你的。一位医生为全家都三退了。然后问我,我三退后还能与某姑娘如何吗?我说,不行!这是道德问题,大夫是受人尊敬的,知识阶层对社会是有道义责任的,你这样对社会和家庭将带来什么后果,一失足便成千古恨,你这样将如何对你的后人,目前社会的乱象是极不正常的,很快就要恢复正常的。

对目前还没有三退的人,也要耐心的讲真相,今天不退还有明天,大法弟子说话是有能量的,起码也能起到清场和正人心的作用。我把电话机当作广播电台,每天坚持讲真相,这是我的责任,就是有一个人退了也不气馁,不管成败都是救度众生。其中有苦也有乐。

二、利用起化名传播中华传统文化

一位上海的女士,接通电话后,我就听到一个温柔善良的声音,没说几句就高兴的退了团。我说,你如此善良,长的一定很美,就叫----花容吧!她哈哈大笑,丈夫是教师,那就叫李广德吧,为人师表,对学生要進行广泛的道德教育嘛。

一位年轻姑娘一接电话就骂我神经病,经过劝说后,马上改变态度,说,对不起阿姨,我说,没关系,我给你起个好名字-叫金凤凰吧。她不懂,我说,是神鸟,百鸟之王,吉祥如意。她高兴地退了团,接着说,我们这还有一个小伙子,他也想要一个好名字,他是一个小木匠,那就叫----德隆吧!你为千家万户服务,首先要重德,让人家信任你,才能生意兴隆。他也高兴地退了团。给一位中年妇女起名叫“美贤”,她丈夫说,她老了,也不美丽了。我说,青春年华谁能保持?自然法则无法抗拒,只有心灵美是永恒的。他们都会意地笑了。

三、救度众生也是修炼过程

面对一个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大国里的芸芸众生的一切低俗,谩骂,流氓,恫吓,恐怖,不绝于耳。但他们在历史的过去曾经是不同天国的王和主,背后有无量的众生,救度他们是我们历史的责任,不管他们今世表现的如何,我们都得去救度他们。

原来我一听到骂声就心跳,现在已不以为然了。由气愤到怜悯,冲破旧势力的一切干扰,助师正法,实践史前誓约,无论付出多大,也无法与师父将给我们的未来的辉煌相比。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我刚才说大法弟子身兼的责任重大,这个历史使命也不是随便谁能担当得了的,只有大法弟子才配做。了不起,真的了不起。”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只有最复杂的人群,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功来,是这个意思。”这一切不都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偏得吗?我们是宇宙中最伟大的生命,连天上的神都羡慕。

四、打电话一刻也不能停,救人急!

最近一次,我突然就咳得非常严重,嗓子也哑得不行了,也不能外出了。但打电话一刻也不能停,救人急!有一点声音我也要发,晚上我继续打电话,当劝退到了三十多人时,我想该睡觉了,刚躺下一会,电铃就响了(当时没上铃),是师父让我再接再厉,就又继续打,又退了十几个人,一共退了四十六人,再去睡觉已经不困了,就看见对面的墙上有好多大法轮在转,我的心情很激动!

几天后,家人把我骗到医院去检查,他们想起了我母亲因肺癌去世的往事,认为我有遗传因素,也得了什么病了。翻译来后,我就向翻译洪法,又通过翻译向美国医生洪法,当医生检查时,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经检查没病,也不用透视照像了,家人也放心了。

当我听到让我在这次法会上发言的消息后,我感到忐忑不安,怕表达不好,浪费了同修们时间,又没有在这样重大场合发言的经验,正在发愁时,师父又在鼓励我,在我提笔写稿时,在笔尖下出现了很美丽的荧光。随笔移动了数秒钟,我又一次见证了佛法的殊胜。

通过这段时间学法修心,讲真相的三件事中,進一步加深了对法的理解,在注重学法修心的基础上,遇事向内找。有时在学法时犯困,同修对我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我没有在意同修的态度和过激的言词,从正面理解其善意,自己改正。因为忙,对家务事有所忽视,丈夫不满,我就想,我这么忙还这么苛求,我就用常人的理为自己开脱。现在我认识到,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了,我还未能脱掉常人这层。对一切辱骂也不再动心了。在睡眠很少的情况下,不但克服了身体上所出现不正常状态,而且身体微观上的变化也很大,感觉越来越轻。心性在不断提高,容量也在不断地扩大。

师父说:“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再精進》)

我要再加大力度去救度众生,把打电话的时间由四小时以上延长到每天打六小时以上,并把劝退人数起点定在四十个人以上。经过半个月的试验,劝退了六百四十五人,原来三天用一张电话卡,现在两天就打完了。我要更加努力,打到正法到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以谢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