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癌消无踪的秘方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二零零六年,辽宁葫芦岛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的弟弟大成,头上长满了象瘊子一样的包,都开花了,让人看着心都发麻,到市医院去看,做病理化验,医生挖了一颗包放到小瓶里,就象种在地里的黄豆一样发芽长须子,就等化验结果了。

大成这个人爱玩麻将,一天麻将台上有人对他说:看你姐炼法轮功还被送劳教所劳教去了。大成立刻说:“你不了解情况不要乱说,我姐挺好的,我姐这病,要不是炼法轮功早就死了,我姐炼功真是受益了。你看葫芦岛市那些炼功人,没有哪个把自己的亲人给杀了,别听电视上瞎说。”一番话说得满屋鸦雀无声。

结果第二天,大成满头的瘊子不见了。几天后医院的化验结果出来了,诊断是甲癌瘤。大成知道是他为法轮功说了公道话而得了福报,从此他更相信法轮大法好。

大成的姐姐以前是一个危重病人。从记事起身体一直不好,神经衰弱,没睡过一宿好觉,两腿抽筋,走路发软。后来身体严重恶化,右侧股骨头坏死,双顶股骨头半脱位,骨质增生,脊椎管狭窄,右半身麻木,神经性耳聋、痔疮、妇科病、鼻炎、头痛折磨得她痛苦不堪,她头上长满的瘪包钻心地刺痒,胳膊腿肌肉萎缩,两条腿肚子肌肉都没了,满口牙都活动了,肚子胀得象个气鼓包,全身浮肿,手连拳头都握不上,大小便失禁,一天离不开厕所,颈椎骨质增生,连头都不能回,脖子上长了很多息肉,浑身发冷,在太阳底下晒着身上还冷,拄着双拐,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吃的药有一车,因为病多根本就不管用。大成的姐姐时常以泪洗面,眼睛疼得眼皮都不愿睁开,心想自己走了没啥,心里放不下的是二岁的孩子,自己不能死。

一九九八年,大成的姐姐听说附近公园有炼法轮功的,就去公园学功,请了一本《转法轮》。刚开始炼功打坐时脚都是黑的,身上哪都刺痒、难受,大成的姐姐咬牙坚持,心想自己都是死过的人了,能遇到这么好的功法不容易,吃点苦不算啥。大成的姐姐坚持学法炼功,身体逐渐好转。

可是刚炼半年多,中共就蛮横迫害法轮功,不让炼了。大成的姐姐知道自己的身体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不炼了自己生不如死中共管吗?不炼了自己走了丢下孩子中共管吗?中共这不是在骗老百姓,害老百姓吗?大成的姐姐继续坚持炼法轮功,结果以前的那些症状都没了,身体基本好了,什么家务活都能干了。

大成的姐姐病情危重,吃药不管用,炼功却给了她健康;大成的姐姐按真善忍做人,一不偷二不抢,邪党却绑架她到劳教所劳教。法轮功与邪党,哪个对大成的姐姐好?哪个对大成的姐姐坏?关心姐姐的大成心里明白着呢。

要是大成是老于世故的人,他可能就把“法轮大法好”憋在心里不说了。老于世故的人可能想:“逢人只说三分话,我可别因为给姐姐讨公道、给法轮功讨公道把自己牵连进去受迫害,这个风险担不起。机灵人不干蠢事,我聪明一世可不要糊涂一时!”但大成的思想没那么复杂,不理会邪党的谎言和恐吓,堂堂正正凭良心说话。“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结果大成得到了大法的护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