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庆中梁山事件中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在今年“五•一三”师父传法十八周年纪念日前后,重庆中梁山玉清寺大法弟子做了一件震惊重庆邪恶的正义之举:在晚上用喷墨油漆喷涂了十九幅证实法的大标语,字字苍劲有力,幅幅正气浩然,遍布在玉清寺大街小巷及治安岗旁,让世人看到了希望,令邪恶胆寒,同时也极大的鼓舞了同修在正法路上勇猛精進。

这本来是一件震慑邪恶、洪扬正气的举动,是大好事。然而,随之而来的是邪恶的疯狂反扑,派出所、居委会组织恶人恶警将所有证实法的标语加以覆盖,同时相应挂出多条毒害世人的邪恶横幅,又在七月将该地九名大法弟子抓捕,前后关押在华岩寺看守所、望乡台洗脑班、公安局等地非法审讯,利用学员未去的人心,用伪善、威胁、利诱分化瓦解学员,致使当地乃至周边地区的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牵连,教训令人非常痛心。

我们要说的是,正法已走到了最后的最后,为何还会出现这样的教训呢?

我们几位同修通过反复学习师父的有关经文,多次切磋,觉的有以下几点是重庆同修在正法修炼中值得注意的问题,特写出来和大家共同探讨,以利共同提高。

一、修口是保证安全的重要因素

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强调修口,并告诫我们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好就可以了。”(《转法轮》)我们悟到,凡是不符合炼功人标准的都不应该说,都不应该传,因为它助长了炼功人的执着心,不利于修炼人的提高,也不利于自身和同修的安全。

比如说,在上述事件中,本来喷刷证实法的标语是单个同修独立完成的事,在大陆邪恶形势下,当事同修根本就没有必要在事后把自己所做的正法之事说出来给另外的同修听,包括自己很信任的同修。其实这一方面反映了当事同修在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的带动下不修口,(我不是有意指责同修,只想从法理上分析,意在找出不足,以共同提高。)从而在客观上增加了不安全因素。

在邪恶的压力下,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如果把握不好心性,比如因怕心、保护自我等执着心未去,为了自保,也可能说出不该说的话,牵扯到其他同修或间接、直接出卖其他同修(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我们自己却不能保证这些事不发生)。如果当事同修能守住心性,做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之事,从内心只觉的这是自己的责任,是在证实法,是在救人,做了就做了,不觉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值得炫耀的,那也就很自然的做到了修口,也就不存在邪恶钻我们有漏的空子了。另一方面如果其他得知真情的同修也能做到修口,此事到此为止,并默默为其发正念加持,我想也会有效的抑制迫害。

二、修炼没有榜样,一定要走好自己的路

当玉清寺大量讲真相标语布满在大街小巷之事在重庆大法弟子中广泛流传时,同修们都从心里佩服她(包括我自己),认为同修修的好,没有怕心,佩服之心油然而起,其实这也是在害她了。

三、形成牢不可破的正念之场,才能使邪恶无立锥之地

师父要求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其中之一就是发正念,这是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伟大佛法神通,可见其重要性。但是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我地还是有部份同修未重视发正念。一是对发正念存有懈怠之心,每天发正念次数少,有的甚至连全球大法弟子四个整点发正念的时间都不能保证,而且每次发正念的时间少,不能有效的保证除恶效果;二是发正念时精神不集中,处于迷糊状态,思想溜号,发正念走形式;三是在全市大法弟子集体配合发正念除恶和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邪恶时,配合协调不到位,没有形成那种齐心合力、雷霆万钧直捣妖穴的正念之场。比如,在中梁山事件中,全市大法弟子到华岩寺看守所分期分批近距离发正念,去的人数还是非常有限,而在家大法弟子也没能很好的全力配合发正念,发正念的时间也参差不齐,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发正念的力度。尽管如此,邪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受不了了,先后释放了七名大法弟子,把最后三名被迫害大法弟子分别转移到公安局和望乡台洗脑班,可是,我们没做到随时跟踪协调,结果有的同修还在原地华岩看守所发正念,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发正念的效果。

师父说“正念来自法”(《再精進》),并要求大法弟子“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致印度首届法会》)。为此,我们建议重庆大法弟子抽时间多学习师父关于发正念的有关经文和讲法,从而增强正念,提高每次发正念除恶的效果,而且要力求做到时时心系众生、处处充满正念,无论走路、坐车、吃饭、休息等等,使我们每时每刻都处在正念之中,走到哪里,正念就带到哪里。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我们的正念之场一定会使邪恶无立足之地,从而有效的解体邪恶,因为它逃都来不及,又怎敢迫害大法弟子呢?

四、大道无形有整体

还有一点要说的是,在此事件中,也突出的反映出我地协调工作的弊端。一是在迫害发生后,有的协调人还错误的认为此事激怒了邪恶,破坏了来之不易的较为宽松的环境,因而未及时组织全市大法弟子发正念,直到九名大法弟子先后被抓,才意识到此次迫害不仅是针对写标语的大法弟子,而是针对全市大法弟子的迫害,才终于统一了认识,组织了全市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但却错过了五月中旬~七月中旬两个月正念加持的时机。

如果当邪恶倾巢出动覆盖真相标语,继而挂出毒害世人的邪恶横幅时,我市协调人能积极主动的组织大法弟子发正念,加持该地区的正念之场,加持当事同修和当地同修正念正行,解体妄图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阴谋,结果就会大不一样,邪恶的迫害阴谋就会烟消云散。后来,在三名大法弟子被抓时,还未形成全市大法弟子统一近距离发正念的决定,直到九名大法弟子被抓,才迟迟形成此决定;在近距离发正念的过程中,又出现了跟踪协调不到位的情况,也影响到发正念的效果。

二是有的协调人本身也存在安全意识差的问题。尽管师父一再强调大法弟子的安全问题,可我地大法弟子的协调人还是有人不注意手机使用安全,我地曾经有协调人被抓,当恶警道出监视手机的真相后,同修才感到后怕。可是至今还有人不引以为戒,以致有同修在明慧周刊上发表文章恳请同修注意手机使用安全。

也有的协调人既不注意自身的安全,又不注意同修的安全,到下面跨区、跨点到处去参加学法,指导学法,解决问题,有的学法地点多达十几、二十个以上,这既助长了执着心,同时又不利于同修的安全。从中梁山事件中,我们试想一下,如果这样的协调人出了问题,心性又守不住的话,会牵连到多少同修啊?

在此,也恳请我地协调人(包括普通学员)不要横向、竖向任意参加各地学法小组学法,这极不利于自身和同修的安全,也会给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带来损失。我们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师父都一再要我们注意安全,我们为什么就不重视呢?要知道,这也是宇宙大法在世间的一层理啊!而且我们也应该吸取特务易腾飞打入重庆协调人中出卖同修的教训啊!

师父在《再精進》讲法中,强调了除中国大陆外国际上大法弟子的协调问题,要求大法弟子无条件配合各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第一负责人,因为十年的时间,已经把他们锻炼的已经很成熟了,这也是正法的需要,也是更大限度的救度众生的需要。相对来讲,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邪恶的压力下,从镇压一开始,就真正走上了一条大道无形的修炼之路,见不到师父,以法为师,全靠修炼者对师对法的正信正悟,那种苦也只有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才能知道。相对来讲,修炼状态还参差不齐,还未形成大规模统一协调的修炼环境,也就是说,我们大陆的各级协调人从某种意义上讲还不够成熟,这就要求大陆各级协调人及大陆大法弟子修去各种执着心,尽快的成熟起来,这就决定了大陆大法弟子不能依赖协调人,但只要协调人在法上,就一定要默默配合,默默完善。一定要从自身做起,从现在开始修自己。(当然,也包括协调人)。如果人人都能努力主动协调、配合,使每个学法小组都成熟起来,使每个片区都成熟起来,那么,我们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也就会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上来,从而使整体成熟起来,不负恩师重望。

当然,重庆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也有很多做的很好的方面,他们的事迹催人泪下,本文不一一阐述。现仅针对重庆大法弟子中所反映出来的修炼中的不足。把它写出来曝光,只对事不对人,意在发现不足,修去不足,共同提高,以报师恩。

有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