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于伤害过你的人并不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今年七十七岁了。风风雨雨的跟着师父走过了十四个年头,在这十四年的修炼过程中,特别是二零零三年以后,如果不是有师父的呵护,如果不是在大法中修炼,如果我是一个常人,我很难想象自己这么大年纪还带着一个弱智的孩子怎么能够活到今天。

记得那是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日的一天下午,我丈夫(他没修炼,但是很同情大法和支持我)午休后说心脏有点不舒服(他有心脏病),我说;“咱们去卫生所看看吧。”卫生所的一个女医生一看到我们就说:“输液吧!”在这个过程中,我丈夫感到更难受,其间,这个女医生完全可以叫救护车和我们单位的车送我丈夫到医院去,但是她好象若无其事似的,整整在卫生所耽误了两个小时,直到我丈夫呼吸都不一样了,她才着急起来,但是一切都晚了,我丈夫撇下了我和我们的弱智孩子走了。

我丈夫就这样走了,我自责的不能自拔,我为什么不带他去医院哪!由于当时学法不深,修炼的不成熟,我觉的简直没法活了,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和痛苦的愧疚中,其实是失去理智了,师父的话也忘了,也不把自己当个修炼人了。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回忆当时的情形,自己的心性已经掉到常人那个层次上了。

我丈夫的事情办完以后,有人出主意,让我去法院告那个不负责任的女医生,我没有那样去做。我理智了,我知道我是一个修炼的人,那样去做不就是一个常人了吗?这个理是想通了,但是我的心性并没有真正提高上来,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那个不负责任的女医生,尤其她直到如今也没对我表示同情和歉意,我不愿意看到她。可是凑巧的是,我们家的窗户正好对着卫生所的院子,于是我宁愿不开窗户。好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中,虽然三件事也在做着,但是丈夫那件事的阴影怎么也挥之不去。尤其当我和我那弱智的孩子一起出门路过卫生所时,她总是拉着我要去那里,说“去看看爸爸,爸爸在卫生所呢!”此时,我内心的酸楚就又难以言表。

其实法理我早已明白,师父讲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原谅她而怨恨她呢?我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心呢?向内找,还是没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为什么要别人给自己道歉,为什么要别人同情你,一个圆满了的觉者会要一个常人的道歉和同情吗?这么多年了,我突然发现我把自己的位置摆错了。但是从中使我才真正悟到了:慈悲于伤害过你的人并不难,关键的关键是你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我终于升华上来了,心中有一种像解脱了的轻快感。

自那以后,平时遇到那个女医生,我都笑着和她打招呼,她也和我象没有发生那件事一样亲切交谈。我们居民楼的人其中包括让我去告那个女医生的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这不就是人家说的‘一笑泯恩仇’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