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电击致死刘术玲(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纯朴善良的农妇刘术玲被折磨致死。据目击证人透露,刘术玲是被身着制服的警察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活活电死的。刘术玲的左耳后侧和颈底部有一圈被电棍电的黑色瘀斑。

刘术玲是七台河市宏伟镇五七乡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一九五六年出生,生前经营一个小商店。

知情者透露说,当时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上吊挂、坐铁椅等酷刑折磨,被强迫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五书”(转化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刘术玲坚定自己的信仰,抵制所谓的“转化”而直接被折磨致死。

左下是刘术玲,右下是刘术玲的丈夫齐兆迁,后排是她的女儿齐英华和女婿
左下是刘术玲,右下是刘术玲的丈夫齐兆迁,后排是她的女儿齐英华和女婿

目击证人说:刘术玲死亡案发生后,戒毒所立即召开会议,统一口径,隐瞒真相,干警之间不许说话,被恶警指使的包夹(用来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都被隔离了。

刘术玲家人焦急地连夜驱车赶到戒毒劳教所,令家属悲痛欲绝的是,刘术玲已经离开人世了,尸体被停放在南岗区西华苑殡仪馆。家属气愤地质问戒毒所的管理科科长杨名君等狱警:“我们人在家里好好的,怎么死在你们这里了?你们必须给做个解释。”他们一直支吾搪塞,并撒谎说:“刘术玲是冠心病猝死,并晕倒在卫生间里。”

家属要求看监控录像,他们却说没安监控器。家属又继续质问他们:“刘术玲脖子上一圈儿黑色淤血是怎么回事儿?”戒毒所的一位女狱医却谎称是尸斑。家属要解开衣服查看,他们竟然威胁并阻止家属,叫嚣:“你要看,就得经过司法鉴定。那我们连医疗费、丧葬费都不管了”。

(下图是中共伪造的病例和强迫刘术玲家属签的协议)


戒毒所的人害怕家属继续上告,还威逼利诱家属,让家属违心地签了一个协议,协议中两次提到“刘术玲属于正常死亡”。协议还规定:此协议不得反悔,如果反悔由家属方承担一切责任。戒毒所为了掩盖其杀人的证据,竟然用流氓卑鄙无耻的手段,将刘术玲的遗体强行火化了。

刘术玲被非法劳教两年,很快就要获得自由了,而就在此时,被非法劳教二年的法轮功学员程丽,本应在二零一零年六月末到期,却被劳教所非法加期一个月,刘术玲与程丽、刘艳华、谢微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一起不穿囚服,抗议对程丽的超期关押迫害,此正义之举,让劳教所的警察恐慌。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早晨四点多钟,当劳教所内被关押人员还在睡梦中时,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哭喊声,将所有的人都惊醒了。大家都万分担忧地出去观望,只见三大队一中队和三大队二中队出来看的人很多,仔细听这声音是从四楼传出来的,四楼是干警值班室,值班室对面是没有安装监控的房间,这儿也正是恶警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酷刑迫害的黑窝。

八点半左右,许多男警凶神恶煞似的出现在四楼。随即,歇斯底里的惨叫声混杂着,呼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劳教所的楼里。其它房间的法轮功学员听见揪心的喊叫声后,都焦急地出来看,只见赵嘉昆、管理科长杨名君、刘明、三大队队长刘巍,为了掩盖他们的丑恶行径,唆使男恶警扯胶带,将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嘴都粘上,用胶带绑捆上胳膊和腿,把大约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劫持至五楼(五楼关押少年教养犯。干警经常唆使卖淫、嫖娼、贩毒等刑事犯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在五楼,恶警们操纵刑事犯把床支起来,把包括刘术玲在内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凶狠地吊起来,在床上,上大挂。全是被分散开迫害。

从下午一点半左右,开始抓捕并用胶带捆绑法轮功学员,到下午四点开始搜身,每个房间都翻一遍,到晚上六点钟都没让下楼去食堂吃饭,而是在房间吃饭。

七月一日当天干警值班人员有:刘巍、邢宇、史丽辉、陈看焱、张巍、刘婷婷等,七月一日下午有:科长刘明、梁雪梅、当班队长刘巍、警察师帅、于昆、荆宇、史淑辉、张巍、陈香燚。

“七一”事件主要策划人是劳教所所长赵嘉昆和三队队长刘巍,管理科杨名君,三日当班队长吕培红,警察陈香燚、赵秀芬、刘婷婷。

刘术玲被迫害死后,家属整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

刘术玲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然而自中共于九九年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遭受绑架、拘禁,两次被非法劳教,直至被酷刑折磨致死。

修炼法轮大法获新生

在青年时代,刘术玲就被十多种疾病困扰,她患有:风湿性心脏病、肺结核、子宫肌瘤、肝炎中期、膀胱炎、静脉曲张、顽固性头痛等等。她被疾病折磨得苦不堪言,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就在此时,也就是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日,刘术玲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学炼法轮功仅半个多月,曾经折磨她的所有疾病不治而愈,她见证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刘术玲从此象变了一个人,她的生活充满阳光,对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充满了无限的感恩!

进京维护大法遭警察绑架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与中共相互利用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对法轮功污蔑造谣的一言堂谎言铺天盖地,毒害着不了解事实真相的世人。刘术玲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获得新生,她决定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刘术玲来到北京为自己的信仰和平上访,告诉政府和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在北京前门她被警察非法抓捕,在七台河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晚上,她身上仅有的五百多元钱被七台河驻京办事处的许龙祯(音)和一姓孙的女子抢走。

与此同时,乡派出所所长王建富对刘术玲的家人用威胁、恐吓的手段骗走两千元钱。刘术玲的家人以为花点钱,刘术玲就能平安回家了,然而,二月二十一日,刘术玲被乡派出所的陈陆、政法委王玉成从北京绑架回来,送进七台河行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左右,刘术玲第二次进京上访,在佳木斯火车站被非法拦截,七台河乡派出所陈陆和乡长白玉柱,还有两名警察,又一次把她绑架到七台河行政拘留所,刘术玲绝食抗议,十多天后放回。

回家的第十二天半夜,三十多人闯入她家,有乡长白玉柱、所长王建富、警察董吉福、陈陆、董铁南、杨希广等,再一次把她非法抓捕,劫持到了七台河行政拘留所。

在佳木斯劳教所的人间地狱里受折磨

刘术玲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她被劫持至佳木斯市劳教所,经历近一年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九日获得了自由。

在佳木斯劳教所期间,每天从上午六时起,刘术玲被强迫做奴工,挑小豆,中间只有五分钟休息,其余时间都干活,十二点收工。

下午,遭受强迫洗脑,犹大围攻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散布歪理邪说。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原本身体并不太好的刘术玲,身体更加虚弱得不堪一击,再加之超负荷的奴役,刘术玲的肺结核病复发,常常吐血沫子。

二零零一年,“五一”前的某一天,正是午睡时间,刘术玲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救命声将周围的人惊醒,警察这时把门全锁上,劳教所让刘术玲去市里医院检查身体,刘术玲据理力争,中共邪党污蔑法轮功,造谣说因为炼法轮功死了一千四百人,为此刘术玲拒绝去医院。

刘说:“我没病,几天就好了,你们想拿我当一千四百例,没门。”干警到楼上哄骗她说,她家来人了。刘以为自己的家人真来了,就跟她们到楼下,一看没人,就问人在哪里,恶警说一会就来了。刘等一会不见人来,知道是在骗她,刘要回楼上(中队),恶警不让,刘就揭穿她们的骗局。这时救护车来了,刘转身就上楼了,心想:我要把她们的骗局告诉给法轮功学员。

这时,恶警教导员祝铁红就唆使盗窃犯王佩杰(膀大腰粗)按住刘术玲,又拿毛巾把刘术玲的嘴堵上,企图不让刘喊出声。刘拼命挣扎往楼上跑,恶警穷凶极恶地往下拽,边跑刘术玲边喊救命。

刘术玲针对犯人王佩杰打她一事,要求劳教所给王佩杰加期。法轮功学员范喜荣将此事写成书面材料,交给劳教所。刘术玲说:“我给你们七天的时间处理此事,否则,我就采取措施。”刘术玲宣布完后,教导员祝铁红胆战心惊的,都不敢再见刘术玲。劳教所无奈之下,将刘术玲提前释放,以平息此事。

在七台河看守所被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陈陆、杨希广、董吉福、董铁南等十多人,再一次把她绑架到七台河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三天后,将她劫持到哈尔滨女子劳教所。刘术玲因多次被迫害,身体健康状况很差,劳教所拒收,刘术玲又被劫持回七台河第二看守所。她开始绝食抗议,绝食到第四天,中共人员开始强行给她野蛮灌食,直到身体被折磨得出现了严重病态才放回。

刘术玲回家后,仍被经常跟踪、多次被中共人员骚扰、掠走法轮功书籍等。

在七台河桃山公安分局和桃西派出所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刘术玲、张天军、王崇媛、马凤霞、徐妍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在精煤集团热电厂站点被绑架至桃南派出所。

刘术玲被桃山公安分局经保科长孙堂斌和经保科副科长付循环、市局政保科毕树庆等刑讯逼供,有一人用拳打刘术玲的头。刘术玲并绝食抵制迫害。

恶警又将刘术玲绑至桃西派出所,继续酷刑折磨:用布包头狠打头和脸,审问两天两夜,不让睡觉,一闭眼睛就从头浇冷水,浇完后开门冻,前后共有七台河市公安局警察三十多人轮番审问,刘术玲坚决抵制迫害,并给行恶的警察讲真相:天灭中共是必然的,你们赶紧脱离中共恶党,弃恶从善,为了你和你家人的未来,抓紧时间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并且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月八日,刘术玲被迫害得心脏病突发,肺结核复发,严重吐血,生命垂危,三月九日,七台河看守所为了推卸责任,才通知刘术玲家人去看守所接人,三月十日中午,家人去看守所接刘术玲,回家后,刘术玲的头部由于被这些丧尽天良的暴徒毒打,一直都头痛难忍,耳朵里嗡嗡的响。

在红兴隆看守所遭受刑讯逼供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下午,刘术玲、刘俊英、朱明军、关玉梅、李瓦夏和马桂芝一起到宝清县八五三农场看望丈夫刚刚去世的刁丽霞。

下午三点多钟,被孙荣青看到,告诉了他的妻子、社区片长栾福香。由于二人的构陷,苏桂军唆使一群不法之徒,非法闯进刁丽霞家,把几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八五三派出所。

恶警抢走刘术玲现金一千四百多元、电子书三个、mp3二个、一部诺基亚新手机和一部旧手机,还有一些衣服。在八五三派出所,对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讯。刘术玲向他们讲真相,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恶徒非但不听,反而恐吓,谩骂。

当天夜里十点多钟左右,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至红兴隆管局看守所。一到看守所,警察即逼迫法轮功学员脸对着墙站着。

朱学武发了狂,一把将刘术玲拽倒,然后脱下自己的皮鞋,往刘术玲脸上不停猛打。刘术玲高呼“法轮大法好”,她被打得脸都变形了,有一只眼睛被打得乌青,嘴唇也被打肿了。

徐连彬恶狠狠地抓住关玉梅的胳膊往墙上撞。还有一个看守所姓绍的白头发的管教和另一警察打李瓦夏。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搜身,连内衣都脱,把裤腰带全部抢走,只能手提着裤子行走,并且用螺丝刀把鞋底撬开,说找钢板。参与非法提审的有苏桂军,阚长军,曲义军,朱学武,姓张的(已于二零零九年死于骨癌)。

在红兴隆看守所时,朱明军和李瓦夏两名法轮功学员被戴上六十斤重的脚镣(朱明军戴了近二十天,李瓦夏戴了十多天)。他们的胳膊被戴上手铐反背在后面,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给开。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抢走的物品也全没归还。

在哈尔滨戒毒所里被恶徒们摧残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刘术玲和其他几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男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刘术玲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九年元月一日,刘术玲被哈尔滨戒毒劳教所恶徒折磨得口吐鲜血,她不配合恶警的要求,绝食抗议,一直吐血二十二天。在她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戒毒所四大队教导员梁雪梅不得不把她送去所外医院治疗。在医院里,梁雪梅还指使护卫队的人对刘术玲辱骂。参与迫害的还有四大队长牛晓云等人。

刘术玲的丈夫和她二舅去探视她,劳教所竟禁止家人接见。北方的冬天,寒冷异常。在寒风凛冽、冰天雪地里,她的丈夫和二舅站了两个多小时,也没见到自己亲人一面。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半夜,刘术玲心脏不舒服,睡不着觉,只好坐起来,狱警于坤怀疑她炼功,去掀她的被,看她是否盘腿。

早晨五点左右,刘术玲找于坤质问,为什么掀她的被?于坤气急败坏地将她推到警察休息室,凶狠地按到椅子上,一手捂她的嘴,怕她发出声音,另一手掐她的脖子。刘术玲被卡得喘不上气来,几乎窒息,她一边拼命挣脱,一边大声呼救“警察打人了,警察要打死人了”。

其他法轮功学员听到呼救声,立刻赶到现场,只见于坤的手,还掐在刘术玲的脖子上。大家立即上前,把于坤拽开。于坤畏罪心虚,于是躲出去了。

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的恶警个个象恶魔,那么这个恶魔的黑窝是什么样的呢?哈尔滨戒毒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道外区先锋路副239号,对外称“黑龙江省戒毒心理康复中心”,自称“转化基地”。站在外面首先看到的是门诊大楼,向里走随后可看到办公楼和少犯楼,最里面才是戒毒女子劳教所

'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
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

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表面上披着文明执法的外衣,而实质上是个地地道道的杀人魔窟。同其它劳教所、监狱、看守所相比,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对外封锁消息更严密,强化洗脑的手段更残忍、却鲜为人知,完全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是由黑龙江省“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直接操纵、由省财政厅直接拨款的靠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而生存的省直属劳教所。

近十年来,黑龙江省上千名法轮功女学员先后被绑架到此黑窝,遭受残酷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

因为这场最邪恶、最流氓的迫害,有多少曾经温馨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有多少泯灭良知的恶警参与迫害,助纣为虐的酿成了人间的惨剧。

善良的人们,发出你们正义的呼声,让我们共同制止这场迫害!帮助仍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也为你们的未来奠定一个美好的基础。

黑龙江省戒毒所(戒毒劳教所)
邮编:150056 哈尔滨市道外区先锋路副239号
黑龙江省戒毒劳动教养管理所相关人员:
所长:张洪彦
副所长:赵嘉昆
管理科:刘茗、杨明君
队长:刘巍、于昆、陈香焱、荆宇、史淑辉
三中队:大队长吕××(主抓生产)
中队长:刘巍
教导员:张丽
警察:刘婷婷、李含、师帅、张玉书、张巍
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总机:0451-82412884
戒毒所 0451-82447079
副所长:陈桂清 0451-82424046、82412172、82424014
戒毒劳教所管理科电话:0451-82413103
管理科科长:杨名君 0451-82415994
大队电话:0451-82424093;0451-82447079;
戒毒所警察王丹:13804531119
刘巍 0451-89170197
刘祝杰 0451-82447052(心理健康,又称心理咨询师)
黑龙江省司法局:0451-86134015、0451-22447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