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慧眼识正邪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我是一名上初二的大法小弟子。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游戏、电视、动漫是很大的诱惑。我不打游戏,但曾经对看电视、动漫很着迷,这个执著拖了很久才去掉。现在,我把去这个执著的过程写出来,也希望那些还误在其中的小弟子们早日走出来。

小学四年级时,我就喜欢上了看电视。每天下午放学后,看电视成了惯例。五年级上学期的暑假我回老家玩,当时堂哥正在看一个日本动漫。这个动漫全是打斗,很暴力很不好,但跟着哥哥看多了,我竟不知不觉喜欢上了这个动漫,最后竟然主动要求哥哥放给我看。有时看到一些少儿不宜的镜头,还总要去想,一时间幻想充满大脑,忘了学法炼功,也忘了提高自己。伯妈见我这么喜欢这个动漫,就以此为诱饵,要求我做作业,如果不做完,就不许看电视。我就拼命做作业,还一边幻想着动漫的情节。

六年级上学期期末,我又看到一个新推出的动画片。这个动画片大力鼓吹暴力和情。我看了之后也觉得不好,但就是克制不住要去看。那时候我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被严重干扰,一想干正事,这个动画片里的情节就直往脑子里钻,分不清我是谁了。执著心太强了的时候,还画一些古怪模样、古怪动作的“人”。视力也不好了,而且期末考试考的很差。爸爸妈妈帮着找了许多原因,其实我知道这些都不是问题的根本。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看见一个有书架那么大的骷髅头,把嘴巴张得很大,还听见有人说:“你不是喜欢它吗?没关系,你现在不喜欢,以后总会喜欢的。”我醒了之后,仔细想这是什么意思。那个人的话让我很容易想到我对电视的执著,难道那个大脑壳就是这个执著在另外空间的体现?我回想起从四年级开始,我就一直执著于电视,一直把这个执著心养着,现在竟有书架那么大了。我对自己说:“还不悟,还不悟,小心哪天被它吃了。”我下决心要把它去掉。

我首先把那些为执著画的画都烧了,也算表个决心。旧势力见我想要往上走了,就指使那些低级生命干扰我:一方面在我炼功学法时让我的大脑想东想西,甚至冒出许多坏思想。另一方面,一進教室就有一群同学在看漫画;一出校门就是十几个漫画摊;一進家门就看见阿姨正在看电视。这些东西时刻都在诱惑我,看我动不动心。好在我坚持每天学法发正念,明白这些都是考验。

但是旧势力的干扰时间太长了,我又觉得去掉这个执著的希望渺茫,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是有许多坏思想。我突然觉得修炼很苦,不知要到多久才能把这个执著去掉。后来看到师父在《精進要旨》的《真修》中讲“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 “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我觉得很羞愧,自己并没有遭什么难,就是去一去执著心就觉得苦了。我也明白了,自己觉得苦是因为这个执著心还没去掉,要是这颗心去掉了,旧势力再怎么干扰也没有用。

有一天晚上,我和父母一起发正念时,我心生一念:我是大法小弟子,那些干扰我的邪恶生命全都销毁掉。结印时,我看到师父坐在我们三个中间,带着我们发正念;立掌时,我就带着我的众生清除邪恶;打莲花手印时,我的手心里开了一朵莲花,花的中央射出了一根光柱。我明白了,只要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正念就会强。

初一下学期时,我又喜欢上了编故事,又开始幻想,并且画一些想象中的人物。但我的“故事”中还带有以前动漫中的东西。通过学法,我有过把那些画烧掉的想法,但又觉得可惜,始终下不了决心。一次集体学完法,大家帮一名正在过病业关的同修找原因,妈妈对她说,那病业不是你的,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我突然想到了自己,那执著也不是我的,有什么放不下呢?晚上,我把那些画都找了出来,可心里又犹豫了。我去问爸爸该不该烧,爸爸却说太可惜了,画了那么久,就别烧了吧。我忽然悟到这是我自己建立威德的机会,得我自己决定。我坚定一念,烧。我一边烧,一边背师父的诗《去执》:“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神奇的是,我每点一次火,窗外都是一道闪电划过,我高兴的说:“雷神,帮我把另外空间干扰我的邪恶生命全都劈死!”等我烧完,一个大炸雷在空中响起。晚上我梦见自己从一个泥坑里爬出来,飞向蓝天,一直飞到家门口。

我有一个同学,她经常缠着我,给我讲她喜欢的一个电脑游戏(现在看来是旧势力故意让她这么做,想让我对那个游戏产生执著),还说她想要写一本小说,因为和古代有关系,她老来问我一些古代的东西。我就给她讲正统文化,让她被我带动。一次上完课,她突然问我:“老舍现在还在吗?”我告诉她,老舍早就自杀了。她十分惊异,我便给她讲中国历次运动背后的真相,以及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她也愿意接受。不久班里选“优秀少先队员”,我被选上了,我不想当选这个,就去找老师换人,那个同学也跟着我到办公室。老师很理解我的想法,但没办法办到,最后老师劝我在这些问题上圆滑一点,不要学张志新。

放学后,我和那同学一起回家,她告诉我,她认为危险时刻还是保全自己为好。我说:“你不是喜欢古代吗?你看那些受称赞的古人谁在危险面前折腰了?”她默默点了点头。我告诉她,正是在中共的统治下,人们才不敢说真话。最后我问她要不要退出这个邪党的一切组织,她坚定的说:“行,我退!”和她说再见后,我心里很高兴。突然我想到,我的正念不但没让我被她带动,反而让我救了她。以后再看到那些诱惑时,我就想:我不能被你带动。

这个暑假,我的舅婆带她的小外孙女来我家玩。这个小家伙要我给她讲童话故事,讲着讲着,我又开始幻想。晚上我梦见自己本来在家门口,但我却朝反方向走,前面是一个风景很美的地方,我突然发现自己是在往下滑。我明白是师父在提醒我不要走错路,师父在《精進要旨》〈明示〉中说:“目前有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就是有一些学员元神离体时,看到、接触到了哪一层空间,觉的那太美好了,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就不想回来了,结果造成了肉身死亡,留在那一境界中回不来了。但是都没出三界,以前我已经讲过这问题了,修炼中不要留恋哪一层,修完你的全过程才能圆满,所以大家元神出去后看到再好的地方也要回来。”童话对人来讲是好的,但不是我的家,我不应该执著于此。并且我突然想到,我去了这么“多”的执著,实际都是在去一个,这个执著曾经是动漫、动画片甚至童话,只是为了麻痹我而穿了不同的衣服,它本质上是情,是我们要放下的东西。

现在我终于认识到它了,它也无处躲藏了。

现在社会上有许多不好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被污染。大法弟子的小孩,有的也很喜欢上网、看电视。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这个社会对孩子的影响确实很大。因为整体社会的道德都在下滑,小孩子没有抵挡能力,一進入这个社会,就進入大染缸了。如果能够象以前那样对孩子督促学法、炼功,那就不容易随着社会滑下去了。很多大法小弟子,长大了,反而变的很不行了,都是这个原因。”

我们要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小弟子,不要让师尊失望。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