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迫害 蒋隆映老人遭威胁有家难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近两月,成都“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公然践踏宪法与法律,强迫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洗脑班,更多法轮功学员受到骚扰。今年六十五岁的蒋隆映被迫再次离家,家人在担心恐惧中。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成都抚琴街办“六一零”人员谢世农,伙同其辖区金琴社区“六一零”叶开兴、陈玉宽,闯进蒋隆映家强迫其写转化书,当时蒋隆映不在家,他们一直等到四点多钟蒋隆映回来。蒋隆映否定了无理要求,告诉他们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他本人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并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劝他们吸取文化大革命的教训。他们不听,并威胁说,如果不写,就送洗脑班,判蒋隆映五年刑,出来都七十几岁了。蒋隆映的家人在高压下也受威胁,刺激、身体受到伤害。

在威胁过程中,叶开兴拿出一张他们事先制作好的“转化书”,共五条,包括保证书、决裂书、改过书、恶意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内容,每一条都已经写了蒋隆映的名字和年月日,可见其弄虚作假,他们一再威胁蒋隆映的家人,家人也受到伤害,给蒋隆映造成精神上的迫害。

蒋隆映,成都原全兴酒厂退休职工,曾身患顽症神经性皮炎几十年,风湿痛症等顽疾,从前每月要报上千元的药费,苦不堪言,九八年炼法轮功后十几种病不翼而飞,再没有报过一分钱的医药费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蒋隆映因坚持修炼,反复遭受迫害。二零零六年蒋隆映等法轮功学员在同修家交流,被抚琴派出所恶警开三辆警车绑架,蒋隆映被劫持到派出所后被强迫做笔录后,经家人的一再争取请求才于几小时后放回。其余几名法轮功学员均遭到非法关押,其中顾阿姨被绑架至宜宾江安县迫害,而其中抚琴的陈莲华和谢成新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后又被谢世农等劫持到金牛洗脑班继续迫害共三十七天,还有邱老师,徐阿姨等也被非法迫害。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蒋隆映为了营救法轮功学员,去贴不干胶遭恶人诬告,被白果林派出所绑架,强迫非法做笔录,因为当时身上只有几张不干胶,邪恶找借口要挟要送洗脑班,蒋隆映不配合,恶警杜晓江狠狠地打她的手,拉着强迫按手印,使其受到伤害和侮辱。当时恶警杜晓江与一位女恶警(这人很恶毒)非法抄了蒋隆映的家,连阳台上都要搜,搜走电脑打印机一台,大法书籍十几本,还有炼功音乐带十几盒……资料等,并“叫”家人带回家等第二天叫办手续(实际是写保证书),等二天蒋隆映与丈夫到了派出所,才知上当。蒋隆映正念走出,被迫流离在外;家人因此受到刺激。

二零零八年年底,蒋隆映在成都昭觉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和尚诬告,被青龙警署绑架,被非法搜身及非法审讯。后又被抚琴街办“六一零”人员谢世农、金琴路社区叶开兴绑架到金牛区“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每个人被分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有两人监视,整天不能出房门,恶人还用警犬、打枪声吓唬,每天放电视干扰,隔壁学校还大声放党文化的歌。其间金牛国保的梁小斌、文彤等人还来威胁,逼写三书,写了就放,不写就不放。那个肖××也这样说。

此次,谢世农再次骚扰迫害好人蒋隆映及其全家,谢甚至扬言还将伙同金牛区“六一零”上门骚扰,蒋隆映被迫再次离家,以致传统的中秋团圆日都无法与家人在一起,家人也备受煎熬,在担心恐惧中睡不着觉。


相关责任单位:
成都金牛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一科 :文彤、梁小斌
成都金牛区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 李兴明
成都金牛区抚琴小区街办六一零 谢世农
成都金牛区金琴社区六一零 叶开兴 刘丽容 陈玉宽
成都金牛区抚琴派出所所长 秦明 成都金牛区白果林派出所 杜晓江等
成都金牛区青龙警署 李××
成都金牛区六一零洗脑班 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