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恶警追踪迫害 王书华长期有家不能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法轮功学员王书华是山东冠县棉麻公司下岗女工,她从小体弱多病,是个药篓子,而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康复。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书华成了冠县公安局重点迫害的对象,曾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她和丈夫被迫卖房,搬到聊城,可是冠县恶警又窜到聊城绑架她,她被迫从六楼滑下走脱,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

以下是王书华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王书华,修炼法轮大法前身患严重的腰椎病、胃病、淋巴结炎等,长年吃药,久治不愈,生活不能自理,给家人带来很大的麻烦。一九九五年我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我相夫教女,生活的非常充实。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掀起了对修炼法轮功善良民众的疯狂迫害,九九年八月棉麻公司领导人把我绑架到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在洗脑班上政法委书记黄献用胡说八道,诬蔑大法和我师父,强迫我们交出大法资料和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还给我们挂上刑事犯戴的黑牌子照相。

我们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中共却把我们当犯人待,这是我怎么也不能接受的。二零零零年十月,我依法进京上访,被警察劫持到冠县驻京办事处,冠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王俊朝和政保科科长陈月芝对我强行搜身,抢走了我的现金后把我押回冠县关进看守所,向我丈夫常兆山勒索了一千元钱,才把我释放。但是几天后,棉麻公司副经理李云桥又把我绑架到党校一个大会议室里强制洗脑。在那里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日三餐吃自己买的凉馒头,还被逼着干加工玩具的手工活,到晚上不分男女老幼都在这个会议室的水泥地上睡觉。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们整天向我们灌输诬陷大法的邪恶谎言,还强迫我们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若不写就以劳教和判刑相威胁。法轮功学员李德利因抵制非法关押被恶徒马文昌、靖军殴打后绑在院子里受冻,第二天早上,李德利的全身都是霜雪。

二零零二年三月,冠县公安局非法劳教我三年,派七名恶警到家里绑架我,我被迫流离失所。从此恶警以追问我的下落抓我归案为由,不断到家里骚扰、威胁。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子时,夜深人静,公安局副政委薛连春和大队长陈月芝带领十几名恶警连续两次到我家敲门,由于女儿还小被吓得浑身发抖。我丈夫常兆山不开门,他们气急败坏,到农行劫持兆山的领导第三次来敲门,兆山无奈只得把门打开。恶警一拥而进,抢走了我的电脑和手机。随后,恶警又到和我一个大院居住的法轮功学员俊霞家将睡梦中的俊霞绑架,非法拘留后送劳教所加重迫害。

恶警没完没了的骚扰,使人日夜不得安宁,这提心吊胆的日子可真难熬,几年下来我丈夫常兆山就承受不住了,也怕给我们年幼女儿的成长造成更大的精神创伤,我们全家商定卖掉冠县的住房,到聊城大学家属院买房安家。聊城离冠县一百多里地,我丈夫在冠县农行上班,从那以后他就在办公室里住,到星期天才能回聊城。

可是,我搬到了聊城,冠县恶警也不放过我,他们就象一个黑膏药一样粘着我。魔鬼总是喜欢在黑夜里活动,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夜间,冠县恶警经过周密的安排后,穿便衣开两辆警车闯入聊城大学家属院,将我家包围后,以送信为名敲开了我的家门,其中一名恶警被兆山认出身份后,他们就假惺惺地对兆山说没有什么事,只是让我到公安局走一趟。我才不相信它们这骗人的鬼话,急忙把床单撕得一条一条的接在一起当绳子用,我从六楼窗户往下滑,当时一心想摆脱恶警的绑架,根本没有想到危险。真是上苍有眼,我下层楼房的邻居那天没有关窗户,我脚蹬窗台很顺利地飘到他的屋里。恶警绑架我的计划落空了,就对我家进行了非法搜查,抢走了大法书籍和介绍法轮功的真相光盘。恶警撤走了,但其盯梢蹲坑的钉子没有撤,我再一次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