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师: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扭曲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我被染的越来越黑,重名重利,挖空心思想得到点好处,结果得到最实际的是一身病,痛苦和难受。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任教三十年。前十年我本着教好书,育好人的宗旨教学,工作尽职尽责,任劳任怨,内心感觉其乐无穷。十年后,也就是八四年以后,第一批独生子女开始上学,学校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学生家长争着给校长、班主任送礼,要求子女坐好位子,得到老师的特别关照和优待。我们学校大,逢年过节是班主任“大丰收”的时候,送什么东西的都有,吃不完的东西亲戚都沾光。非班主任老师偶尔也能收点礼品。当时我不是班主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学生家长送的物质越来越多,多则上千元少则百元,在这种物质利益的诱惑下,我动了利益之心,我也要当班主任,也要从一年级往上带班,以便能多收学生家长的“礼物”,享受享受。想了几年也不好向领导开口,因为我十几年来一直是教中等年级的数学教师。

直到一九九五年,我终于有理由去带一年级了,理由是我弟弟的女儿要上小学一年级,我这个做姑妈的就非得从一年级把她带到高年级不可,就这样学校领导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同意了我从一年级带班,并让我当年级的组长和班主任。

于是,从九月一日开学起,几乎每天都有学生家长到我家送礼,要求自己的孩子能坐好位子,多点提问,多关照等等。当上了年级组长、班主任,做的事自然比原来多了,各种造册、计划全部要在第一周完成。事情多了,接收的礼物多了,我身体的病也多起来了,累得我整天团团转,头晕脑胀。

就在我要物质“大丰收”时,就在我享受着学生家长给予的丰厚的吃、喝、用的物资时,就在我身体要垮下来之时,慈悲伟大的师尊借我同事之口点化我说:“我要炼的功在大操场打坐。”不知咋的,我听了那句话倍感亲切,两天内我就在心里想着那句话,“我要炼的功在大操场打坐。”

九月十五日早晨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到大操场,看到十人正要打坐炼功,我问他们其中一人,这是什么功法?炼这个功有什么好处?问的正好是个辅导员。他说炼的是法轮功,只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人,你就什么都好,他还告诉了法轮大法的七大特点。当时我最感兴趣的是人没时间炼功,法在炼人,而且还说“吃饭、睡觉、上班都在功的演化当中”听到这些我高兴极了。心想我就是忙得没时间炼功,这个功也适合我炼了。

问完后我就离开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好象没有体重,轻飘飘地象神仙一样飘回家。那个舒服的感觉,我无法形容。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炼功。学完功后,辅导员送给我一本《法轮功》修订本书,因上午要上班没看,午休时,我一口气看完书。

看完这本书,我真的好象是变了一个人,追求物质财富的心一下子就没有了。只觉得大法比什么都好,大法才是我最需要的法宝。一下子使我明白了物质财富是过眼烟云,那都是生带不来,死带不走的,而且得了不该得的东西会变罪业,落上人身上造成业力与灾难使人痛苦。此时我只有一念,什么物质财富我都不要,我就要修炼法轮大法。

接下来的日子里,不论学生家长送我多大的礼物、钱财我都不动心,一一退回,并让学生家长知道了“法轮佛法”是李洪志师父传出一部高德大法。作为修炼者,我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做好人,更好的人。家长不用送礼,我一样会照顾好每个孩子。

再说炼功一事,自从得法开始,我每天都炼功,从不偷懒,我认为炼不炼功是个心性问题。修炼一个星期后,我发现困扰我多年的妇科病好了,原来的晕车、剧烈偏头痛、肾炎、胃炎、扁桃体发炎化脓、风湿关节炎、血吸虫病、肝管瘤、四肢神经瘙痒、十手指发抖等等,所有这些病都好了。修炼之前吃药不断,但就是不见好,越吃药身体越差,毛病越多。自一九九五年九月十五日得大法修炼后,我再也不需要吃药了。身体没有病,所以医保卡根本没用了,我连手续都没去办。因为师父讲过,“修炼人没有病”,我就信师父说的话,所以常人的病就上不到我这个修炼人身上。

在教书育人中,我每做一件事都对照师父的要求和大法的法理去做,赢得了广大学生和家长的赞扬,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不收钱财,爱生如子,好座位、差座位轮流坐,除高度近视生外,大家都一样。没有亲情,只有公平。

我们学校是市内先進学校,知名度高,一些财老板、有权势的子孙都要转到我班上来。由于教室小,按正常只能装六十名学生,可最后我班学生人数达到了一百二十七名。学生、家长都高兴。

每学期我班都被评为“先進班”,各种量化标准考检都是第一。在大法被迫害之前,我每年被评为“先進教师”,九六年被评为市级先進班集体,我被学校领导推选为区级“热爱儿童先進教师”。

我深深体悟到,这些成绩、荣誉全是源于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教诲。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慈悲救度的感激之情。我只有精進修炼,以此来报答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