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财务科副科长遭九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吴井军只因坚定信仰真善忍,向世人讲明真相,工作被开除,并惨遭近九年的冤狱迫害。

吴井军,女,一九七零年八月出生,现年四十岁,原江西省经贸厅(现改为商务厅)下属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财务科副科长,大学本科学历。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管辖片警对其进行多方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在单位,单位领导、同事说好;在邻里,邻里说好;在家里,与公婆关系好,夫妻感情甚笃。可就是这么个好人,竟被中共迫害长达九年之久,还被原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开除(原公司经理唐东錦、书记何琳),从二零零一年至今无一分钱收入、劳保。后来原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也解体了。

一九九九年初,吴井军因身体原因修炼了大法,不久便怀上了孩子,家庭也越来越和睦、融洽。二零零零年三月至二零零零年十月,吴井军曾多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北京惨遭毒打迫害。二零零一年元月,在奉新向世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关押在奉新看守所后转入南昌第三看守所,因拒不“转化”,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非法教养三年。二零零四年六月释放,同年九月在江西贵溪散发资料张贴“法轮大法好”,被恶人举报,被贵溪国保大队关押至鹰潭看守所,二零零四年九月判三年劳教。二零零七年十月被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拖延一个月,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因向世人散发《九评共产党》被塘山派出所恶警绑架至南昌第三看守所,后因绝食放回家中,二零零八年元月八日十几名恶警冲入吴井军家中,强行将其绑架至劳教所,被劳教二年,九年的迫害,吴井军经济上不仅身无分文、任何劳保均无。身心遭受极大损伤,现在家中还经常头痛、浑身瘫软、呼吸上不来。

现将各处迫害经过曝光如下:

一、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恶行

吴井军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关押期间,有五年时间被关押在禁闭室的,那是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小黑屋子,终日不见阳光,管教极少带她出来放风,长期由两名吸毒人员包夹。不许其炼功,不能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甚至连望一下也不允许。为了抵制迫害,吴井军在狱中绝食抗议十余次,每次都遭受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人呈大字形铐在床上,不管其怎么呕吐,鼻管直插入鼻内,零四年以后每次睡在大小便里,呕吐物、大小便不许包夹接。

二零零一年五月,她在省所拒绝转化,绝食反迫害,惨遭恶医陈爱芝(音)灭绝人性的灌食,当时因管子无法插入鼻内,恶医陈爱芝(音)还是不停的插,导致两个鼻孔喷血后,管子拿出来时整根管子全是血,当时在场一名转化人员吓的脚打抖。

二零零三年四月,因绝食抗议,被恶警洪创华(现一大队大队长)拖着头发一直从四楼拖至二楼禁闭室,当时恶警邓俭(现副所长)还照她脑袋猛打一拳。

二零零五年三月,绝食反迫害,当时所长宋波亲自动手给她灌食,导致其呕吐,还耍流氓说:“是吴井军故意吐到她身上的。”后一次绝食还遭恶警石琼英殴打头部。

二零零七年四月绝食,恶警洪创华又是一把揪其头发逼她灌食,当时两个包夹手脚稍微软一点,便遭其训斥、恐吓。

在女子劳教所多次插管,呕的身上全是血、污物,也不松铐清洗。

多少次睡在尿里几天几夜,好几次管子插在胃里导致其整个胃呕吐不止,痉挛,包夹们都吓的要命,可恶医们只轻描淡写说一声“没关系的”,就这样折磨,恶警们还说是为了挽救她,为她好。这些恶医:刘花、黄河、丁医生、钟小兰。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恶警们专门调入两个打手看管着她,其中一恶人余丽香是恶警洪创华专门从其他大队调来看管法轮功学员,此人不仅性情暴戾、喜怒无常,曾殴打过多名法轮功学员,果不出所料,没过几天,恶人余丽香对吴井军便大打出手。这下高兴的是这群恶警们,这边利用了吸毒人员迫害了法轮功,那边给吸毒人员加期又可为其干活,讲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说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对吸毒人员的迫害也是毫无人性的。其实有不少吸毒人员并不想帮恶警们看守法轮功学员,有的不知跟她们提过多次,有的也找领导反映过,可不是遭其欺骗,就是威逼、恐吓,甚至加期。生产任务不知翻了几翻,这边疯狂的逼迫她们劳作,那边还厚颜无耻的说:“还不是为了你们好啊!”可当她们一多做了,马上便把产品价格下降,现在生产任务虽然看似还是百多元,可产品实际价格比前几年起码翻了四、五翻,真是贪得无厌到极点,试想这样的干警能把人教好吗?

其实她们把包夹逼迫如此,也是有目的的,一是为了满足其贪得无厌的欲望,二也是针对法轮功,试想一个牢犯被逼的精神、体力紧张能不情绪暴戾吗?不少包夹就把怨气撒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就有包夹看到法轮功学员不帮其做,就对其打骂。许多法轮功学员也劝干警不要这样逼迫任务,她们根本不听,还伺机报复,她们使的都是阴招、毒招,表面上说要包夹和法轮功学员好好相处,可一旦处的好,她们就克扣这些包夹的期,反而对那些坏的包夹给予私下鼓励。目的就是指使包夹不要与法轮功学员好。

二、北京暴行

二零零零年四月,吴井军去北京和平请愿,遭天安门公安分局恶警毒打,她丈夫、家中小阿姨也遭殴打。当时四、五个恶警在走廊毒打完她后,竟将其踩在脚下。后因她继续背诵师父的《洪吟》,恶警又将她及两名法轮功学员拖至地下室,“飞机铐”,并用脚狠命踢她们,拿警棍抽打她们,臀部一直到脚全打成乌紫色。回家后,家人也全部见证。

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天安门,吴井军被恶警抓上伊威克车后,因制止恶警殴打另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遭其报复毒打,当时恶警竟将其一把头发生生扯下,并不停扇其嘴巴子,导致其嘴唇片刻便肿起来,后关至北京崇文看守所,遭恶医野蛮灌食,因恶医无法将管子插入其鼻内,便拿扩口器直接捅入其食道内,导致其食管严重插破,在仓内不停呕血,后恶警怕其死在看守所内,才将其放出,后来一次关在平谷看守所时,被恶警殴打,野蛮灌食,还被恶警抢走现金200元。

三、贵溪国保大队恶行

二零零四年,吴井军在贵溪散发资料,被贵溪国保大队绑架,送至鹰潭看守所,后遭国保大队七八个警察逼供,三天三夜不让睡觉。贵溪公安局一副局长审讯她时,先说让她叫其大哥,后在问不到任何结果的情况下,立马变了脸,叫嚣着:现在让你坐着说话,一会给我站着,再过会,给老子跪着,到时就名誉搞臭你,肉体折磨你。完全中共的流氓嘴脸,被恶警大队长鄱新开关押在鹰潭看守所时,因绝食抗议,一恶警王飞狠命掐其脸部。

四、塘山派出所恶行

二零零七年,吴井军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因在一居民小区散发《九评共产党》,遭恶人举报,被七、八个恶人强行拖入车中送至塘山派出所。在派出所,吴井军遭恶警毒打,后送至看守所,路上又欺骗她们关几天便放了她们。十二月十一日绝食放出。二零零八年元月八日,塘山派出所十几名恶警闯入其家中,将其绑架至江西省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在公交车上,吴井军给世人送护身符,被朝农派出所恶警李某某劫持到派出所,后送至南昌第三看守所,途中被派出所所长恶警刘某毒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