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一岁,我丈夫已经七十三岁了。我们夫妻俩是在一九九六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一、修炼法轮功后,我们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

在这之前我丈夫的身体非常不好,他有多种疾病:肺心病、哮喘咳嗽;腰间盘突出、脊椎变形,成“S”型;梗椎增生、肩周炎、肾盂肾炎,尿急尿频,一年四季从腰部往下到脚底都是冰凉的。为了他能好病,我四处奔波,求医、买药,什么新药、特药、中药、西药、偏方和進口药等都不见效。我还求“神”、求“仙”、求假气功治病等,结果是劳民伤财,病不但没好,还越来越严重了,我失望极了。

丈夫整天痛苦不堪,也无情的折磨着我的身体和心灵。每当他肩周炎犯病时,他用一只手抱着另一只胳膊整夜的满地打转转,不能休息;特别是他的肺心病,每年春、秋、冬都犯,一到严重时,夜里不能躺下,咳嗽不止,喘不上气来,整夜整夜地坐着。每当这时我也不能入睡,他承受着病痛的折腾,我只能陪着他。

同时,我自己身上也有多种疾病:双耳耳膜内陷,造成耳鸣;左侧半身瘫痪、后来又造成左腿髌骨骨裂、尾椎骨二次摔伤已弯曲变形、胃病、痛经等等疾病。就说这耳鸣疾病,就好象是在脑袋里,装了一台永不停电的发电机一样的轰鸣着,从不间断。谁要和我讲话都得大声说,不然听不清,夜里耳鸣声更大,难以入眠,只能靠服安眠药维持,各医院的专家门诊都看过了,他们都说再发展下去就是终身耳聋。多次治疗没有一点效果,病痛时间长达六、七年之久。

再就是我在一九九四年的夏天开着窗子睡觉,一下子把我睡瘫了,左侧身子动不了,经治疗后,虽然能起来了,但是却落下了毛病,左胳膊疼痛抬不到头顶,脖梗子硬,后背总感觉象背了一块冰凉的沉重大石头,左腿走路不灵活,有时上楼抬不到位时就摔跟头,滚楼梯。左侧身体一年四季都是凉的,只能靠针灸和服药维持着。

我每天要上班,还要负担照顾家庭、孩子们的学习、生活等的各项事宜。丈夫的工作不但很忙而且体弱多病,我自己的病痛都苦不堪言,再加上家庭的负担,在这样长期的身心摧残下,我几次想一死了之。那时真是度日如年。

一九九六年正月初六的那一天,我去了原来单位的一个同事家,她在询问我家庭生活如何时,我告诉了她,我和我丈夫因病痛的苦不堪言。她接着我的话说:“那你们就炼法轮功吧,炼法轮功的人没有病还不用吃药。”就这样我和丈夫在正月初十那天晚上看到了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像带。从那天起我们俩人共同走上了修炼的路。

听完师父的讲法后,我们明白了“病”是怎么回事。从那天起我们俩虽然都有公费医疗,但是从没有看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我们的身体越来越健康,就这样我们身体上的所有疾病都神奇的不见了,折磨我们多年的痛苦不堪的各种疾病真的不可思议的不翼而飞了。

同时当我们听到师父讲到关于杀生、吃肉、喝酒、抽烟等问题的法时,我和丈夫一下子就戒了烟、酒。他抽了五十多年的烟一下就戒了。另外,他在炼功之前,读高中时就戴上眼镜了,眼睛患有近视带散光、随着年龄的增长,离开眼镜就看不清楚,一片模糊。炼功后眼睛看什么都非常清楚,眼镜也摘掉了。随着我们不断的学法炼功,知道了如何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遇事向内找,不争不斗做一个更好的人。身体得到了净化,病痛没有了。工作更加努力了,心胸也开阔了,任劳任怨以苦为乐。夫妻不吵架了,家庭也幸福和睦了。丈夫原来是又黑又瘦的人,现在变的又白又胖了;过去弯腰驼背的,炼功后腰也直了,背也不驼了。我的身高是一米六八的个头,炼功前体重才一百零二斤,现在体重增加了三、四十斤,人也变的又白又年轻,干活感觉浑身是劲,走路非常轻盈。内心的喜悦真是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我们共同的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妙和神奇。

二、难以忘怀的那段日子

我们俩得法后,由于修炼的环境都形成了,所以每天我们俩非常正规的,早晨到公园炼功,白天上班,晚上到学法班去学法(借用或租用教室)。后来不长时间又走進了家庭学法小组。我们家让出了一个大屋,作为学法用。就这样,成立了家庭学法小组。每周一至周六晚六时开始学,八点左右散。集体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听师父讲法录音。我们学法炼功很精進,主动为别人服务,背炼功用的录音机、师父传法教功、洪法等大横幅,有新来的学员还教他们炼功的动作。另外还有一项义务,那就是每天背着装着法的书包,里面有师父的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有大法像、有小法像)和法轮章等为需要的人提供方便。每天都有许多人买大法书、法像、法轮章。我和丈夫每天都能把师父的法送到有缘人手里,那种心灵的喜悦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真的是可喜而又神圣的,至今想起那段日子还是心潮彭湃、难以忘怀。

三、保护大法书籍遭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的上半年,我们的炼功点经常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在集体炼功时,有人偷偷拍照;炼功结束后我们各自回家,有人跟踪,甚至有的直接二、三个人挡着去路,要是强行走他们就拽你的衣服和胳膊,不停的问这问那,你要不理他们,他们就对你纠缠不休,没完没了。有的人还在写着什么,做着记录。例如问:你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在炼功点上负什么责任,每天炼功的人数等等。后来我们炼功的场地被一群群的老头、老太太们给占领了。你要炼功他们就大声说话,有时拽你的胳膊捣乱,让你炼不成。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听到了市总站的负责人都被抓了,而且还听说是公安部下的什么绝密的红头文件,是全国性的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了。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真的是半信半疑的。因为在这之前,政府是支持各门派气功的,而且还有对气功的“三不准”政策。真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政府非要取缔呢?怎么顷刻之间就对这么好的功法打压了呢?百思不得其解。在七月二十一日这天上班后,单位就通知我下午在大会议室开会,内容是传达文件。结果整个下午传达的都是中共中央、国务院等一系列关于“取缔法轮功”、“共产党员不准炼法轮功”等等定性的打压文件。这时我真的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传达完文件后,已到下班的时间了,我匆忙的回了家。在学法小组上我说明了情况,并和学法小组的学员進行了交流切磋,准备要自发自愿的到省政府去和平请愿,用我们的亲身经历和事实,向政府的有关部门说明打压法轮功是错的,并为师父讨回公道,同时向政府说出我们的心声与请求:一是要给我们一个宽松炼功的环境;二是允许出版《转法轮》书籍,使更多人受益;三是无条件的释放被非法抓捕、关押的总站所有的负责人员。

当天晚上我正在收拾去省政府上访请愿所带的物品时,突然单位的领导来电话了,说他还没回家要来我家看看我,说怕我出事,我一看已经七点多钟了,就笑着说,我什么事也没有,你快回家休息吧,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他听我说的很轻松,就没来我家。第二天一早二点多钟我们就到了省政府,在省政府的人行道上靠边有序的站着,等待着政府的领导上班后好接待我们,听听我们来自基层群众的呼声。我们到了省政府那儿一看,人越来越多,但是我们都是主动的自觉的在人行道上整齐的排着队,一点也没堵塞交通。就这样没有一点吵闹、拥挤、喧哗、哄笑,静静的等待着时间就这样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由于省政府处于特级戒严状态,所以道路上没有车辆行驶,甚至没有行人。后来我们席地而坐。我们时常看到黑色的轿车在马路上慢慢的行驶,等行驶到我们身边时才看清,在黑色的车窗上有一个圆圆的红色亮点,丈夫告诉我那是摄像机,有红灯说明摄像机正在摄像,他们在偷偷的拍照。另外我们还看到了省政府对面的大高楼屋顶上架有远镜头的摄像机。后来才知道这是为他们疯狂的非法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做准备。

大约在早上七、八点钟的时候,被封闭戒严的马路上突然开来了许多辆大客车,而且客车上装满了武警。车停下后,他们都下了车,他们一个个的都是很粗暴而且是全副武装的。这些人蛮横的把我们每个请愿的学员无论年纪大小、老少一个个的连拽带拖,又搡又踹,如有不让他们这样的野蛮对待时,他们就几个人蜂拥而上把人甩到车上,甚至于大打出手。有的学员被他们拽的胳膊从小臂到手腕处,皮都捋掉了,露出了皮下的黄油,很残忍。我们还看见了一个老头有七十多岁了,拄个拐杖,拐杖被夺下扔在地上,老头被推搡的摔在地上也没人搀扶,我要挤过去扶他,但被武警连拽带搡的把我和我丈夫一同推進了大客车里。这时我无意中把头从开着的车窗伸出去,奇迹发生了,我看见了太阳是个大法轮,我就喊了起来:“快看大法轮!”结果许多人都看到了,有的人还看到了我们的身边到处都是各种颜色的法轮。现在想起来那就是师尊对我们的鼓励和加持。

每辆大客车都装得满满的人后才开走,把我们拉到了体育广场,因为那的场地特大。我们到了那儿都席地而坐,非常有序的排成行,我们集体的背《论语》、背经文,由于人特多,背法的声浪此起彼伏,那种场面真是非常的壮观、气势非常的洪大,是我有生以来从没见过的。每当装的满满的大客车开進体育广场时,在广场内的学员就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那真的象欢迎凯旋而归的勇士一样非常的热烈。体育广场被装的满满的。后来有一个广播车在广场上游动,并不停的宣传着什么“尽快离场、否则后果自负”。由于广场装不下了,后来我们又被一车车的送到各学校的校园里。我们就在操场上席地而坐,集体背法、炼功。有时那些关押我们的警察,他们二、三十人一起走向我们,让我们放弃炼功,我们就用自己炼功后亲身受益的事实,告诉他们法轮功有多好。他们就这样一次次凶狠狠的来了,又一次次灰溜溜的退去,周而复始。直到下午二、三点钟,他们把广播喇叭打开,这时传出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完全是诽谤、诬蔑法轮功的言词。播完之后,这些关押我们的人就抬出了桌子放在操场上,然后桌子上放了很厚的一叠纸,这时他们就一个一个的拽上访的学员到桌子前谈话,等学员回来后,听他们说桌子上放的纸是不炼法轮功、不上北京上访的“保证书”,让每个请愿的人填写后并签字。现在回想起来邪恶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迫害早就是居心叵测计划好了的。就这样我们和周围的人经过切磋一致不给邪恶写保证,更不签字,在晚上六点钟左右,我们二、三十个人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由很多警察把守的学校大门,回家了。

回到家一看,丈夫单位的领导三、四个人在家里等着我们呢。我们的孩子,由单位领导特批在家等待我的消息。我们单位的领导听说我回家了,马上就来了四位,领导做我们的“工作”,先是对法轮功進行了恶毒的攻击,谩骂我们的师父、谩骂我们如何愚昧无知,没头脑的痴迷。我们就用亲身经历的事实一一進行了反驳,告诉他们中央电视台播放的那些事情都是欺骗和谎言的宣传,是不能相信的。并且劝他们用心的去看看那本《转法轮》。他们一看此方法对我们不见效,就开始拿家庭的社会地位、社会影响来压我们,一看我们不怕这些,就用要免去一切工作职务级别、开除工作、开除党籍、子女就业、子女考学来要挟。虽然我和丈夫是分别在不同的房间里和自己本单位的领导進行谈话,但是最后我们的回答却是一样的,那就是“即使你们所说的一切我们都失去了,我们也要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太好了。”同时我们俩不约而同的提出了:“如果不让炼法轮功我们马上退党!”就这样我们俩的,两个单位的领导谈话都无法進行下去了,他们就互相招呼着走了。

我们的单位、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主任等都通知,让我们把法轮功的书籍都上交,否则后果自负。我们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一本也没交。这样我们和孩子们共同保护了大量的大法书籍;师父的各地讲法录音、录像、大小法像;法轮章、大法宣传栏等,保存的完好无损。

四、在证实法中唤醒良知,救度世人

由于单位、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主任、组长和我们的子女都分别成为了我们俩的责任担保人,又把这个责任担保同这些人的工作、职务、级别、经济利益等挂钩,所以对我们俩的干扰就来自于方方面面。几乎我们家每天都有来电话询问的;来家巡视走访的;在单位里就是开会及写材料表态等等。就连邻居都密切关注监视我们俩的行动,什么人来了、几个人、多长时间。但是我们俩的心态是:无论是谁,带着什么样的任务,什么目地,只要来到我们的身边,我们就用自己修炼的亲身经历,用事实来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有多么好;政府打压法轮功为什么是错误的等一切真相,让他们正面的了解法轮功,不要听信谣言、谎言,上当受骗。有人明白后,当时就表态退休后也要炼法轮功,有的人还看了书。有的人也有了正念,知道了善恶有报的天理。我们无论在哪儿,就把法证实到哪儿,在证实法中唤醒生命的良知。

(一)在单位里。迫害法轮功后,正赶上我的单位搞“三讲”运动。每一个人都必须对法轮功進行表态,这个表态是与你的职务、级别、党籍相挂钩的。所以各层领导反复的找我谈话,让我不但口头表态,还要开支部大会表态,而且还要写材料表态装入档案。我就针对层层的领导给他们讲真相,证实法。

最后,有一天我单位的一把手(厅、局级)党组书记找我谈话。在谈话时她对我说:“你还炼法轮功哪?”我回答说:“是,在炼!”接着我对她说:“法轮功可好了,您也应该炼,您会受益无穷的。”她说:“也许是缘份吧,我吃不了那个苦。法轮功这么好,你愿意炼就炼吧。但在思想上、精神上不要有什么压力和负担。再有什么单位、什么人去干扰你,你就和我们讲,单位出面去解决,你别个人和他们交涉,有些事你不知道,是纠缠不清的。我对你关于炼法轮功的问题是签了责任状的,而且是层层的领导都签了,所以得对你负责任。”

我丈夫单位的领导也对他说:“你愿意炼法轮功就在家里炼吧,别到处去惹事就行。”

我们在证实法中,救度了世人。

(二)面对迫害我们的人。我和我丈夫于二零零二年的一天突然被省“六一零”和国保大队抓進了拘留所非法关押(后来我们知道了这是省“六一零”指使国保大队干的)。

有一天提审我的国保大队的警察,她在做审讯笔录时,停下来用手机打电话,打完电话她讲:“我母亲病了,正在打点滴,好几天了,病情不见好,还那样。”这时我祥和的对她说:“你们没收了那么多《转法轮》书,为什么你就不拿一本给你的母亲看一看呢?”她接着说:“我不相信这些。”我说:“你没想一想,为什么这么多人在炼法轮功?你信与不信,可我说的都是真话,你看我在这种情况下,(说着我举起了被她用手铐铐在一起的双手)我为什么受这样的罪还是不放弃法轮功?就是因为法轮功太好了!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她说了一句:“谢谢。”

(三)在家庭的亲人中。二零零二年五月,有一天老家我哥哥的孩子来电话,说他爸爸病了,病的很严重,已经瘫痪一点不能动了。我和我丈夫一起回到老家去看他。一见到我哥哥,他虽然还有意识还认得我们,但是身体一动不能动,说的话言语也听不太清。他见了我们就放声大哭。我嫂子边哭边说,他看治疗没有效果,已经绝望了,他不吃也不喝就等着死呢!他的单位早就解体了,又没有生活来源,身体又失去了劳动能力,现在又卧床不起了,该咋活呀!他对生存真的绝望了。我抱着哥哥的头,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劝他说:别哭了,不要往绝路上想,活下去是有希望的。我说:“如果有一种功法你要是炼的话,不用花一分钱,人还没有病,你炼不炼?”他说:“要是真的话,我炼,你可别骗我。”我说:“你看看我们俩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他不哭了,看了看我们俩之后说:“我现在都这样了,咋炼?”我说:“你先听法,慢慢身体会好的,能炼的时候你再炼。”说着就把我们带去的讲法录音带用新买的录音机给他放上了。由于住院部的人很多,开始他有些紧张、害怕。我告诉他别怕,好好听师父讲法。就这样和我哥哥一起住院的患者和家人都得了法,他们还向我们要了大法书回去看。我就把我看的大法书送给他们。我哥哥四天后出院回家了。现在他的生活基本上能够自理,只是走路活动还有些不便,能到外面遛达了。我们帮助他交齐了养老金,从二零零五年开始领养老金了,现在能开一千来元了。他高兴的直感谢我们俩,我们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师父吧:“是师父救度了我们。”

(四)在劳教所里。我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用正念去和每个接触我的管教谈话。在谈话中,他们都流露出了他们是工作性质的无奈,就是真的错了也没办法,那是上级的错,与我们无关。我和他们讲:“不会无关的,谁做了什么,那都是要算在谁身上的,一推了之是推不掉的。善恶是必报的,这是天理。”

由于我的正念很强,有几次恶警要对我动刑上大挂、坐铁椅子等都没得逞。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我。劳教所有一个管教是我孩子的同学,自从我们接触后,他千方百计的关照我,每逢节日他都给我送来他自己亲自做的菜和包的饺子。我告诉他:“千万不要对大法不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如果不听我的劝告,罪大如山如天,会遭报应的。”他真的听了。我回家后,他来家看我,并跟我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你接触后,我对法轮功有了新的认识。”还有一位身在领导岗位的警官,为了让我早日离开那个黑窝,亲自拿着我的卷宗到处去报批。我丈夫在看守所里,给接触到的刑事犯罪人员讲法轮大法如何好,自己炼功后心身的巨大变化,并告诉他们一定要相信神佛的存在,心要向善。有许多人表示,出来后要得法炼功。就这样一个又一个人的良知被唤醒,一个又一个生命被救度了。

(五)在社会上。为了让更多的人对法轮功有正面的了解,不被恶党宣传的谎言所欺骗,我们认识到,只向我们周围的人,和我们所能接触到的人讲真相是很有局限性的,是不够的。那么散发真相资料就起到了范围广、面积大,接收到的人员众多的效果。因为恶党多年来一直是用卑鄙流氓的手段一方面造谣、诽谤法轮功,惨无人道的迫害和虐杀大法弟子,活摘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牟取暴利;而另一方面又极力的伪装和掩盖事实真相,用谎言蒙蔽和欺骗国内外的民众。所以我们就把恶党所干的一切坏事用事实真相统统的给以揭露、曝光,这是邪恶最害怕的,能震慑邪恶,让世人觉醒。

多年来,我们散发的真相资料有光盘、有书、有小册子、有宣传单、有不干胶、有真相币、有挂大小横幅和做各种护身符等等。回想起我们第一次做真相资料时,是用刷帚蘸上自己打的浆糊直接往墙上刷,由于当时是冬季,怕浆糊冻了,就把浆糊用大缸子(盛饭的器皿)装上后放在书包里,书包的带挎在脖子上,书包搂在棉大衣的怀里。贴传单的时候,我刷浆糊,我丈夫贴传单,我们的动作要非常迅速,不然的话浆糊就冻了,传单就贴不上了。我们贴了很多,回家一看,我们俩满身都是浆糊,不由的大笑起来,但是我们的内心却非常的喜悦。我们散发的真相资料从城市到乡村;从大街到小巷;从院落到门前。无论是严寒酷暑、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白天黑夜。我们就是这样不间断的坚持做着,把大法洪传的福音,把美好未来的选择,传送给更多的有缘人。

现在在中国大陆世人都知道法轮功好,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所以,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无论它表现的多么惨无人寰,如何疯狂至极,都逃脱不了失败的可耻下场,因为它是不得民心的,必遭天灭。

因此,我们无论是在家庭中、在单位里、在社会上,也无论我们所在的环境是邪恶还是宽松,我们都要一如既往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五、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圆满随师还

(一)学好法

学好法是师尊在每次讲法中都是反复强调的,是极其重要的。我们体会到学好法是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的保证。因此,我们非常重视学法,从来不放松学法。虽然法轮功被非法打压迫害十一年了,大法弟子还在不断的遭到非法迫害,邪恶的表现也越来越疯狂,可是我们一直坚持着集体学法(有学法小组)和个人学法。

为了能加深对师尊讲法的理解,我和丈夫于二零零零年决定抄法,我们利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将师尊的讲法从《转法轮》开始到各地讲法全部的抄写了一遍,一边抄还一边校核。新出的讲法学两遍后,马上抄写然后再校核。一直到现在从没间断过。在抄法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我丈夫有一天将他抄的大法书和抄法的笔记一起放在了窗台上,结果由于窗户没关,那天正好下雨,就把法书和笔记给淋湿了。我一边撕着白纸,准备往书页和手抄笔记里夹放,以免书页干后会粘在一起,一边说:“那你看看你用钢笔抄法的笔记虽然被雨水泡湿成这样了,可是每个字都非常清晰,没有一个字是洇的,你说这还不神奇吗?”我们都悟到了师尊的法是最珍贵的,一定要重视、珍惜。

(二)发好正念

师尊讲:“发正念的事情每个人都要重视。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在为大法做事,而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还讲:“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 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的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 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 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 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 极其重要的事情。”(《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师尊在讲法中告诉了我们发正念的重要性。我们体会到发正念能对自身空间场和身体的外部形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自从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以来,一直都非常重视、紧跟,如有事耽误了也要用其它时间补上。有时还有本地区、还有针对性的锁定目标发正念,以及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和邪恶聚集的地方去发正念,我们都非常的重视。

记的有一回,是邪党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时候,全国各地污蔑法轮功的流动展览在我市展出,我和丈夫俩人一连三天去展厅附近散发真相资料、粘贴A4纸整张的不干胶和近距离的发正念。我们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不干胶,粘贴到展厅附近的多个电线杆子上、展厅门前的灯座上、展厅门前地下通道的墙壁上。并且近距离发正念,就看那全副武装的警察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从展厅里慌乱的窜出来,都上了警车疯狂的逃走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顺利平安的回了家。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在随时随地的清理和解体一切邪恶生命和一切邪恶因素。

(三)传《九评》、劝三退、救众生

自从《九评》发表后,我们认为自己要先看几遍,了解《九评》中所阐述的恶党的邪恶本质,而后用我们自身被恶党文化毒害和被非法迫害的事实,再用为证实法而被恶党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惨烈实例去唤醒被其蒙蔽的世人,脱离邪恶从而自救保平安。因此,广传《九评》就是我们唤醒世人,退出中共邪党及其中共邪党的其它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使其抹去兽的印记,因此救度世人,劝“三退”就成为我们的当务之急。

(四)愿做一朵“小花”

明慧网曾多次刊登了关于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文章,我们看了以后有很大的启发。我们认识到在中国大陆这个邪恶的环境中,大型的资料点在人、财、物、设备等方面都非常集中,从而造成了目标大、人员多、资金大、转移困难等不便。同时也是邪恶破坏的主要目标。而家庭资料点却目标小、人员少、资金少、移动方便。所以家庭资料点的遍地开花,是邪恶最害怕的,也能有利的抑制和震慑邪恶。就这样我们从一个什么都不会,不懂电脑的人,在技术同修和孩子们的支持及帮助下,于二零零三年初我们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多年来,资料点的费用都是我们自己的生活费,我们的这朵小花,她已经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份,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在逐步完善的基础上走向了成熟。

总结起来,自修炼以来虽然做了一些事情,这都是自己应该做的。在实践中我们深刻的认识到:只有按照师尊所要求的做好,才能彻底的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走师尊安排的修炼路。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们要用“真、善、忍”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坚信师尊、坚信大法,走好最后的路,救度更多的世人,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